Tuesday, May 19, 2009

老男人的菜市場》果子狸愛吃的鳳梨

【聯合報╱◎劉克襄】 2009.05.19 03:23 am


去年夏日,在大肚山旅居,邂逅一荒涼的果園。

大肚山乃貧瘠的紅土環境,少有耕作之處。我經過時,一位農夫正在清理樹枝。他跟我慨嘆,土質貧瘠,果樹甚難發育。栽種的荔枝和芒果,結果都不理想。如果不是年紀大了,根本不想回來。

這時我發現園內還有幾株廢棄的鳳梨。不少果實已黃熟,只是體積比尋常的小了許多。其中一顆,還被咬了一大半。我好奇地探問,「有誰能把鳳梨吃成這等形容?」他一看,立即斷定是果子狸,一邊驚嘆,「這些貘仔真厲害,都知道跑到這兒,專吃這種土生的鳳梨!」

大肚山還有果子狸嗎?我心裡研判,恐怕是田鼠吧。順手用瑞士刀切了果肉一角,嘗試味道,風味還真不差。這一吃,不禁聯想起一個名間鄉的故事。

名間跟此地一樣,屬於紅土台地,排水良好,非常適合栽種鳳梨。但十多年前,那兒發生了花樟病,整個鄉的鳳梨幾乎都罹患。幾位專家研究的結果發現,原來那年連綿陰雨,再加上施用過多的化肥和生長素,導致病菌迅速成長,果實全都黑心腐壞,無法收成。

他們四下察訪時發現,還有幾處鳳梨田,居然倖存。這些地方都是被遺棄的,並無施肥或添加生長素。乏人照顧下,果實自行生長,個體變得較小。但試著摘食,果皮薄,皮肉界限分明,而且風味甜度佳。

專家們很不解,沒經過改善、自行生長的鳳梨,既然如此好吃,農民也知道,為何不省下肥料和生長素的費用,改採自然農法,反而捨近求遠?

原來,農民有不得已的苦衷。他們若不施化肥,果實不會碩大。少了生長素,果目難以凸膨。當時,大家都以貌取果,喜愛橘腰綠身、甜度濃稠的鳳梨。若種出來的鳳梨賣相不好,根本吸引不了中盤商收購的興趣。

如今針對花樟病,政府也積極輔導農民,朝品種多樣化調整。近幾年還發展出什麼春蜜、甜蜜蜜、冬蜜、金鑽等品種。產期不一,各具風味。一般人根本搞不清楚鳳梨族群的差異。感覺上,每個季節都有出產,不再是夏天的專屬產物。

但自那回的果子狸事件後,我即摸索出一套買鳳梨的個人標準。不管是哪一種,我繼續偏好接近夏天的,不找那什麼名牌的。如果傳統市場,還有小攤願意擺出古早味,果實瘦小,不刮舌磨嘴,葉片不下垂刺人的,我都樂於考慮。

【2009/05/19 聯合報】@ http://udn.com/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