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February 10, 2009

印加巡禮 庫斯科和馬丘.比丘的故事

【聯合報╱作仁】 2009.02.10 04:18 am



庫斯科古城內的「大教堂」。
(本報資料照片/記者蘇斐玫攝影)



祕魯馬丘.比丘遺址。
(路透)

造訪印加古文明是孩提時期就有的嚮往。但關山遠隔,要專程安排這樣一趟旅行,一定得有很強烈的意願,即使公務再忙也得放下,不過一而再、再而三,公忙一直成為最好的藉口。想不到這個願望最後卻因為參加一個國際會議之便,得償夙願。會議的地點在智利,開完會後立刻搭機飛向印加古文明的搖籃──祕魯。

庫斯科(Cusco):太陽的孩子


子夜一點半從智利起飛,四點多抵達利馬──祕魯的首都。接著又要換搭前往庫斯科的飛機,還得在機上折騰六個多小時。全利馬機場看不到幾個英文字,從海關開始幾乎沒有人講英文,比手畫腳一番終於找到國內機場的登機櫃台。突然自覺又聾又瞎又啞的,好在搬出以前學過的拉丁文,還算小有用處,但仍差一點坐錯飛機。剛上飛機時有點累,順便打了個盹。張開眼睛時,太陽已經出來了,眼前一片雲海,而穿透雲端的一個一個山頭活像是在海中的島嶼。朝陽初現,層層岭嶒,晦明交錯,變幻莫測,鬼工崢嶸,雲隨波逐,真是大自然中的壯觀美景,使人心曠神怡。仔細一看,在崔嵬絕嶺中卻有人跡,還有曲迴的羊腸小徑,及山澗畔的片片梯田。不禁感嘆,在峻屺之中也可以開闢出一片天地,人真是偉大。不一會兒,飛機就在庫斯科降落。

庫斯科是一座山中古城,高三千二百多公尺,千百年前印加人就在此地建都。他們從的的喀喀湖(Titicaca)到安第斯山脈中建立了一個謎一般的古文化。庫斯科南通北達,是印加帝國的中心。他們興建了幾千公里長的「印加公路」,開墾出數不盡的梯田,蓋了一座又一座的石城、石廟,他們叫自己是太陽的孩子。他們是一流的建築師,幾公尺厚的石牆完全不用黏著劑,全靠一塊巨石跟另一塊巨石緊密地連疊在一起,中間連一片紙都塞不進去。幾百年來一次又一次的大地震,導致後來西班牙建築一次又一次地倒塌,印加的石牆卻還是完好如初。有人說他們這樣的建築是象徵他們帝國的力量,來讓外來人感到敬畏的,身歷其境,也的確讓我嘆為觀止。從他們的日曆中,也可以看出他們對天文的瞭解。但一個幾千年高度發展的文化,卻在短短的一百年中被幾百個西班牙人完全消滅了,以致一直到今天他們的文字還沒有人完全懂得,歷史散失,宗教被同化,真是令人浩嘆不已。不知是人類文明太脆弱,還是人性太恐怖了。得得失失,幻夢一場,徒留一份澹然懷古的心境在庫斯科。

印加文化還有一些值得一提的,是它有許多地方和中國文化很像。他們認為世界是由四大元素組合而成──水、地、空氣及太陽,而印加帝國是世界的中心。世界可再分為三大塊──天上、人間、地下。飛鷹代表天,奔豹代表人間,蛇代表地下。這不就是中國的天、地、人三才嗎?我想全世界的人都很相近,在一個無限的宇宙中過著有限的日子。但我們仍然可以在寸衷之間孕育蓄積萬千之勢,從渺小的物質中開創無限可能的妙境,而人世間不正是虛實相生,不是嗎?

馬丘.比丘(Machu Picchu):古印加的Lost City?


天仍是漆黑的,導遊就來接我們去坐六點出發的小火車前往馬丘.比丘──印加的Lost City?抵達車站時已有不少遊客開始上火車了。清晨六點準時發車,天色也慢慢開始轉淡了。天上一點雲都沒有,只有幾顆晨星還在做最後的閃爍。火車開始吃力地爬離庫斯科,但因為這個城市落坐在一個山谷中,火車只能用Z字形來回爬升,而無法盤山而行。小火車一層一層地爬高,途經許多人家的後院,可以看到人們洗臉、刷牙,開始準備他們一天的工作。狗兒們嬉戲的嬉戲,打鬧的打鬧,毫不理會他們的小主人在山徑中攀爬著去上學。只有幾隻小豬仍然是懶洋洋的,好像還沒睡飽一樣。火車開到半山腰時,朝陽終於突破山頭。金黃色的光芒灑向初醒的山谷,剎那間,灰藍的都市變成了閃亮的黃金城,所有的顏色又再還原回到人間。難怪古印加人要崇拜太陽神,因為太陽給了人們生命,也給了人們多采多姿的世界。火車爬出了山谷後,就開始往下山之路行駛。

在高峻多岩的山坡上開墾出一片又一片的菜圃麥田,好一幅典型的山地農業景致。雖然不是整整齊齊的,但是一線相連依偎著崚嶒崎嶇的陡坡,讓我感到人類的偉大及老天的寬容。鐵軌沿著山澗而行,不知不覺中,蜿蜒小溪變成了怒水激流。點滴的柔弱細流,匯聚成刻畫山嶽外貌的利斧。翻滾的濁浪留下傷痕斑駁的砂岩礫片,在群山中劈出一條細細的峽谷。人們在這對人類並不友善的莽原荒林中,鋪陳深耕創造出一片翠綠的盎然生機,澎湃洶湧的河流也成為象徵人們生機的音符。他們說這是亞馬遜河的源頭,不禁想到在這交錯蜿蜒荒野中的河流曾經創造出多少的生命!

火車慢慢地駛入高山雨林,枯乾荒蕪的高原轉換成濃蔭的山林。野生蘭花、蔓藤繾綣纏綿著高大的喬木,薇蕨蘚苔長滿了山坡,連高陡的岩壁都攀掛著點點紅綠的仙人掌,到處是盎然生意。三個多小時以後,火車到了終點站──一個在崇山峻嶺中的水畔小村落。

逃過無數賣土產的印地安小女孩們,再搭上小巴士開向馬丘‧比丘。記得小時候就對這個古印加的「Lost City」充滿了好奇及嚮往。如今馬上就要看到了,心中著實有著一份近幾年來少有的激動。走了二十分鐘的山路,七轉八彎,一座多次從照片上看到無比熟悉的山峰赫然呈現在眼前。古城就在山峰下的人造高原上──久違了,古城馬丘‧比丘!爬上層層的梯田,坐在古城上方的草地上看著這仍充滿鍾靈毓秀之氣的印加古城。五百年來它仍是那麼的有氣勢,那麼的雄偉。雖然已是廢墟一座,它還是那麼的動人。藍天白雲之下,遊客迎著清風在古城中走動,只剩下小小的黑點,彷彿是它的創造者古印加人仍活在這座古城中過著他們逍遙遺世的生活。駱馬穿梭在綠油油的山徑中,農人在又陡又窄的梯田上種植著玉米及番薯。

Goood-Byeee!!! 傳信兵的後代!


沿著古石階,一步一步地爬入石城。石板路被磨蹭出了無數的步痕,不知道是遊客還是古印加人所留下的。爬上城中的最高點──天文台,好像看到了大祭師正穿著五彩繽紛的羽毛法衣,迎著從山谷吹上來的清風,利用太陽的影子在昭告百姓何時該下種,何時該收成,今年必定又是一個豐收年!百姓們歡天喜地到城中的神殿中慶祝。太陽神、飛鷹神、大地之母神、水神,各個神殿都還在。水神殿中仍流著終年不斷的泉水,好像歡樂的笑聲也還在眾山之中回響著。但不知何時石城之中只剩下山風綠草伴著空無一人的綠石建築。曾經縱橫南美的印加帝國、印加文化,也就在馬丘‧比丘最後山谷的回音中不知不覺地消失了。無論是因為古印加祖先生性愛好和平(這是現在的祕魯人說的),還是軟弱怕死,他們都讓自己的子孫及城市文化被侵略者玷辱蹂躪掉了。至今,印加子孫說著侵略者的語言,信奉著他們的宗教,但仍是二等公民。可見上一代的所作所為,對他們的子子孫孫影響有多麼的大。西班牙人所奪走的不只是印加人的生命財產,更是他們的尊嚴。馬丘.比丘是印加人最後留下來最完整的城市,這並不是因為西班牙人手下留情,而是因為西班牙人自始至終沒有找到過這個城市,是因為高山叢林保護了它,但最後仍無法保護印加人。馬丘.比丘不是被侵略者所毀滅,而是最後被自己人所遺棄了。手指輕撫過幾百年來仍緊緊砌在一起的石塊、石牆,想著印加人為什麼不像他們的建築一樣團結,難道他們只了解建築,而不了解人性嗎?

原是滿懷著興奮的心情而來,現在卻是帶著沉重的思緒下山。坐在下山的小巴士上兀自發呆,突然間一聲宏亮貫耳但不脫童稚的Goood-Byeee!!!聲從車外傳入,是一個六、七歲的印地安小男孩在跟我們說再見,真看不出一個小孩可以發出那麼大的聲音。巴士順著山路迴轉而下,才剛轉一個彎又聽到一聲Goood-Byeee!!!那小孩又跑到前面等著跟我們說再見。每轉一個彎這小孩總是先我們一步搶在前面跟我們說再見。約莫經過半小時之後,當我們抵達山腳時,他已經在橋頭等著我們。同車的每一個人都說要給他錢。當他帶著微喘的呼吸聲上車時,每個人都拿錢給他。想必在這荒山僻野,這也算是一筆不錯的收入。導遊說以前印加帝國全是靠「傳信兵(Runners)」去聯繫的,小孩的祖先想必就是傳信兵。有一個美國遊客說:「如果好好訓練他,十幾年後一定是奧運金牌得主。」我卻在想,他的先人是為國王傳遞國家大事的,如今小男孩卻只是為了小費而跑。不知這是諷刺,還是悲哀?但這就是馬丘.比丘的故事。

【2009/02/10 聯合報】@ http://udn.com/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