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rch 10, 2009

都市的腸胃

【聯合報╱賴瑞卿】 2009.03.10 05:02 am


幸運兒上天堂,悲慘者下地獄,是人們習慣的思考。

為善者向上昇華,作惡者向下沉淪。天堂是明亮的,地獄是黑暗的,不僅地獄,所有地底世界,都是陰沉、齷齪、凶險四伏,特別是下水道。古老的歐洲,它是垃圾的堆積地,亡命徒逃亡的捷徑,一切事物變壞的起點,法官的帽子和淫婦不用的襯裙,在淙淙流水聲中,親密相擁,酒瓶和《聖經》在刺鼻臭味中擱淺。雨果名著《悲慘世界》中的經典片段,就發生在巴黎的下水道。歷盡滄桑的主角冉阿讓,揹著受傷的馬呂斯,在走投無路下,闖入陰暗潮濕的下水道,展開驚險的逃亡。命運多舛的冉阿讓,和法律最後的周旋,要以下地獄(下水道)作最後的了結,靈魂和肉體都得經過地底的焠煉,才能獲得救贖。

故事的另一面是,巴黎的下水道,雖然是陰溝,卻大到可以行人,不但四通八達,而且就在街道正下方,城市在上面擴展,陰溝在下面滋長,明街陰渠上下對照,令人嘆為觀止。

今天遊巴黎,只要買張門票,就可以參觀下水道,全長兩千一百公里,是法國人數百年的心血結晶。從中古世紀以來,陰渠一直是神祕、猥瑣的世界,一直到1805至1812年,經過七年的視察,才摸清它的全貌,奠定了日後擴建的基礎。1850至1870年間,George-Eugene Haussmann男爵在前人的基礎上大事擴建,如今不但汙水有道,電纜、瓦斯等管線,都能容納其中,不必為了些小工程,東挖西補,真是前人種樹、後人乘涼,一個偉大的城市,連陰溝都能亮麗展示,據說施工二十年間,巴黎公共工程的總預算高達二十五億法朗。

一百五十八年後的今天,台灣的汙水道工程,開挖到了我家門口,而全台開挖陰渠的工程,已經進行了二十年。街頭巷尾都有工程圍籬,至少鑽四米深,再用潛盾機,將水管一節一節往前推進,橫塞的水管,直徑從四十公分到一米,越靠近汙水處理場,管徑越大,最末端有五米,不過比起巴黎的下水道,還是小巫見大巫,目前為止已經花了1732億台幣,還要花多少錢?多少年後,才能全面普及?仍是未知數。

做事嚴謹的日本,東京都的地下水道,從1908年貼出設計圖,1913年動工,到1995年全面完工,前後花了八十三年,真是一條漫長的路。

目前進行中的工程,是汙水道的主幹道,主幹道的汙水,一路流到海邊的處理場,經過處理,最後排入大海。主幹道完成後,還要建分支系統,也就是支排,容納家庭排放的各種廢水,像洗澡水、廚房用水、化糞池的廢水,再注入主幹。過去,台灣沒有汙水下水道,只有雨水排水溝,廚房和浴室的廢水,都流入雨水溝,注入社區的排水箱涵,再接管排入附近河川。抽水馬桶的水,則流到化糞池,糞池滿了,還是注入雨水溝,因為兩者相通。所以下過雨後,雨水溝特別臭,因為水滿時,化糞池的穢物,便被帶入雨水溝。

醫師常說:健康的人,要能吃得、拉得。都市也一樣,下水道是它的腸胃,也是它的排泄系統,地面設施再亮麗,沒有完善的排泄系統,遲早生病。1830年,法國流行霍亂,據說就是水汙染造成。

最近,住家巷子的汙水道,已經挖掘完畢,動過工的大圓窟窿,用一個新的鐵蓋子蓋上,鐵蓋有複雜的凸紋圖形,一個小孩踩著單車,背景是晴空萬里,上有小鳥和蝴蝶飛舞,下方是魚蝦嬉戲,象徵環保的烏托邦。再兩步是電力公司的圓形蓋,再過去是電信公司的鐵蓋,看來地下道,至少有汙水、電力、電信三國鼎立,要像巴黎的地下道一樣,三者匯流,路還長著呢!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