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rch 07, 2009

替代能源 向台電說不 發電夫妻追夢

* 2009-03-07
* 【高有智/專題報導】

是一個自己實驗發電的故事,也是一段追求夢想的過程,雖然還沒有實現,卻已經感動許多人。

阿美族女婿朱士杰和太太曾秀美在台東重安部落的村子裡,買了三分地,打造一個「能源農村」,外表看似普通農場,卻是一個大型實驗室,裡頭正在嘗試各種替代能源發電的可能性,想要挑戰「不用台電供應電力」的不可能任務。

部落女婿 綠色創業能源農村

五十七年次的朱士杰是道地台北都會長大的孩子,娶了阿美族的姑娘,變成了重安部落的女婿,並對保存當地部落文史有著高度熱情。他是文化工作者,也是從事有機耕種的農夫,如今又鑽研替代能源領域,對他而言,生活就是一連串的實驗,只要有心,沒有不可能。

能源農場是大亞電線電纜公司贊助的「綠集合」計畫,鼓勵綠色創業機會,朱士杰稱不上環保人士,也不是能源專家,只想讓自己生活多一些改變,於是為自家農場提出了嘗試使用替代能源的企畫書,爭取了一筆六十萬元贊助經費。

「我們要反對核能發電就應該採取替代方式,不然,豈不是只有口號?」朱士杰說,他反對台東放置核廢料,但不要核電就要有替代能源,於是就把自家農場當成實驗室,希望能找到替代能源的出路。

廣電科班出身的朱士杰,只有國中理化基礎,對於發電學問是十足的門外漢。但是,他靠著優勢的外文能力,上網找遍各種替代能源和提高能源效率的方法,也訪問接洽國內廠商,甚至跑到中國四川的沼氣研究所取經,一步一步打造能源農場的藍圖。

政府空談 訂設備廠商留一手

從二○○七年中旬,朱士杰開始規畫農場的能源工程,透過風力、水力、太陽能和沼氣發電交叉使用,希望達到能源永續的目標。目前從國外陸續訂購了風力與水力發電設備,也添購了一百八十瓦的太陽能板,至於沼氣發電則打算從國內的農具設備改裝。

朱士杰說,許多第三世界國家或偏遠農村社會其實都在使用替代能源,因為當地化石燃料發電並不普及,聯合國或國際性NGO也都有輔助計畫,但這些設備未必適合台灣環境,真正要發電還要經過一番研究。

在尋找和測試發電設備的過程,朱士杰吃盡苦頭,也發現原來政府鼓吹「替代能源普及化」都還只是空談。就算自己添購設備,卻常發現說明書標示不清、過度簡化甚至誤導消費者,背後往往都是因為廠商還要索取安裝費用。

他當初買到的風力發電機,說明書寫的明明是供應「直流電」,卻老是發現電壓不穩,後來經過台東大學教授測試才發現根本就是「交流電」。至於水力發電或太陽能板等設備,廠商也都會故意留一手,刻意拉高替代能源普及化的門檻。

朱士杰曾經拜訪過國內廠商,對方最後擺明直說:「如果沒有一百萬,這不是你們一般人玩得起!」遇到香港廠商甚至表態只想做大宗生意,不想賣零售設備。

收集沼氣 發奇想養牛衝糞量

懷抱滿腔的熱忱,朱士杰和太太曾秀美一股腦兒投入鑽研發電工作,不斷嘗試失敗經驗。在構思收集沼氣過程,擔心「糞量」不夠,一度還想養兩隻「便牛」負責拉大便,還有親友打趣說,乾脆把全村居民拉來輪流大便就好。各種天方夜譚、謬思狂想滿天飛,在原本平靜的阿美族部落到處流傳。

這對「發電夫妻」如同研究室的工作伙伴,四處找尋材料和方法發電,他們更樂於分享,經常舉辦相關講座並開放農場,號召族人參與推廣替代能源實驗。

朱士杰三年前開始在當地推動「鴨耕法」實驗,讓水鴨幫農民除雜草與福壽螺,鴨的排泄物也可以當肥料,最近則積極宣傳替代能源發電,這些突破傳統的思維,儘管常被笑作傻子,他卻毫不在意。

接受採訪這天,朱士杰又突發奇想,拿著兩片保麗龍板加在拖鞋上,希望因此增加浮力,方便到水田插秧。他在族人面前進行「水田鞋」試驗,沒想到一下田就陷入泥土中,一旁親友見狀笑到不支倒地,還不斷模仿他的矬樣。朱士杰則故作鎮靜,仿效阿姆斯壯登陸月球,緩緩發表宣言:「我的一小步,將會是水田一大步。」

瘋傻絕配 執著實驗幸福洋溢

「他是瘋子,我是傻子,我也搞不清楚他的實驗,就是傻傻地跟著他做。」曾秀美一邊喃喃說著老公的執著與傻勁,不時轉頭注意不遠處,弄得一身泥巴的老公,臉頰浮現無比幸福笑容。

一個瘋子,一個傻子,兩人碰撞出不可思議的生命方程式。這場發電實驗還在繼續,不管未來成功與否,眼前已經打造出一個幸福的農場。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