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28, 2009

走出淘金失樂園的憂鬱

新竹科學園區是台灣的科技地標,超過4萬多名工程師,是最典型的「科技新貴」,代表股票領得多,努力工作15年就可以退休。但隨著竹科的發展,從草創到成熟,「科技新貴」也面臨園區成立二十多年來的最大變動。他們當下該如何自持,迎向未來?


上班時分,新竹科學園區的幾個出入口,照例又塞車,超過10萬的就業人口,造就竹科成為台灣最有活力的園區之一。雖然兩年前受到整體景氣下滑的影響,產能空轉、裁員重整,園區內的廠商面臨開園20多年來最艱辛的時期,但這裡仍是許多年輕人夢想中的淘金樂園。

1987年,竹科為了吸引優秀人才投入仍是黃土泥地、公司也還在草創階段的園區工作,聯電的曹興誠首開改良歐美慣用的股票選擇權作法,以固定分紅的方式,激勵員工與公司一同成長,由於員工不用付出額外的成本,就可以直接到股市變現,之後,許多公司也採類似作法,在股市飆漲的年代,「科技新貴」成了園區從業人員的同義詞,其中需要具備高學歷及專業知識的工程師,更是人人稱羨的一群人。

根據竹科管理局近期發布的〈新竹科學園區92年上半年營運分析〉,至今年8月止,從業人員突破10萬,是10年前的3倍。早年「來來來、進台大,去去去,去美國」的模式,已經被「來來來,台清交,去去去,進竹科」取代,不少學校教授就感嘆:優秀的學生不再想出國唸書,只想趕快畢業進竹科賺錢。

今年8月初,大學聯考放榜,資訊電子相關科系依舊佔掉工學院前十大志願,顯示整體台灣社會對這一行仍是熱衷不減。大學博覽會的現場,不時聽見這樣的對話:「還是選電機系比較有前途,工作機會多,不用怕失業,更重要的是可以分到股票,」父母與子女討論填寫志願,一位母親這麼告訴兒子。

8月底,幾個資訊大廠如台積電、聯電、友達、神達等,不約而同舉辦大規模徵才活動,動輒吸引數千人應試,其中不乏高學歷的工程師。這些都顯示了台灣資訊產業的繁榮、就業價值的轉變、到社會整體對竹科的觀感,一切都跟股票分紅脫離不了關係。

現況:我們不再是新貴
「竹科工程師」成為社會的特別標籤,尤其與多金劃上等號,讓許多人對竹科工作的嚮往趨之若鶩,但是這樣的好光景,還能持續多久?一些指標性公司開始檢討「股票選擇權」的適當性,將逐漸打破衝著股票至竹科淘金者的心態。

去年美國由世界通訊(Worldcom)公司宣布破產開始,接連爆發數起財務醜聞,使得美國業界重新檢討整體會計制度,其中股票選擇權是否應該認列為支出費用的執行,成了熱門話題。國內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曾說,分紅制度是「一失足成千古恨」,這番說法還引發了他與曹興誠兩人之間的筆戰,在今年的股東會期間,也開始出現許多「肥了員工、瘦了股東」的批評言論,認為有重新檢討制度的必要。

另一方面,當年園區興起的公司,多半屬於小型企業,發放股票的彈性大,但20多年過去,越來越多園區的公司身形日漸龐大,為了避免股本太過於膨脹,造成財務運作上的壓力,公司對於發股票的數量,也相對保守起來。

但是礙於吸收人才的現實,許多公司不敢明著表態放棄行之有年的制度,卻以漸進的方式,修改發放股票的方式,例如台積電、華邦電子,開始採取認股權證的作法,將原本完全不需付出成本即可取得股票的方式,改由負擔每股面值的方式支領,有些公司則改以發放現金股利的方式,或是分紅加選擇權方案取代。

園區工程師不再像以前,似乎輕鬆就可以領取高配額股票。業主也逐漸體認到「股票分紅的確有助於吸收人才,卻也形成『逐股票而居』的不正常跳槽現象,」華邦電子人力資源處處長劉錚指出。

隨著股票分紅制度的改變,這些竹科新貴也開始認知過去新貴的光環不再,因此,對於工作與金錢的價值,也有了與以往不同的改變。「跟一些上班族比起來,也許整體薪水表現是好一點,但我們絕對不是新貴,想想看,園區上百家公司,聯發科的情況,對我們來說也是可遇不可求,」周六的中午,幾個園區工程師聊著工作近況,他們不否認,多數人進園區都衝著股票而來,但身在其中才發現,早已時不我予。

思考:用力工作15年?
「進了產業才深刻體認到,工程師股票再怎麼領,最後也只是老闆們資本遊戲下的一點點打賞,」一位聯發科工程師質疑,「既然如此,我們幹嘛犧牲那麼多自己的生活品質,只為了看起來好像很有錢?」

有錢不一定就是快樂的開始。一個早年進聯發科工作,因為股票分紅,目前已經退休的張先生,一家人還是開著10年前的舊車、住著10年前的小公寓,簡樸的原因,不是因為捨不得,而是外界「科技富豪」的標籤,讓他的生活不得不低調以對,「總是會有些奇怪的人出現在身邊要跟你借錢。」

一位在台積電工作近十年、已是小主管的工程師,毅然地辭去工作,決定花一年的時間好好讀英文,到國外唸書看看外面的世界,他的太太也相當支持這樣的決定,「老公終於回到身邊了。」不想再用力工作15年等待退休,希望重新發現自我的價值。

原本以舉辦技術研討會與網路科技新聞起家的贏代爾公司,兩年前,發現園區的氣氛開始有些改變,「以前園區的人目標很明確,就是工作第一,」經理盧瑞琪觀察,但隨著園區產業越來越成熟,就業人口越來越多,過去股票所帶來的價值感被沖淡,園區的工程師開始會轉向關心自己的生活品質,最顯而易見的,是對愛情及婚姻的渴望。

網路上流傳的一則笑話:
阿謀是一名竹科的工程師,一天他走在路上,一隻青蛙突然開口說:「先生,請吻我,我就會變成一位漂亮公主,快吻我吧。」
阿謀停了下來,把青蛙撿起來放口袋,然後繼續往前走。
青蛙又說:「請吻我吧,我願意跟你共度一天,隨便你要對我做什麼都可以。」
阿謀把青蛙拿出來看了一下,笑一笑,又放回去繼續走。
過一會兒,青蛙又說:「好了,好了,我願意跟你在一起一個禮拜,請快吻我。」阿謀又把青蛙拿出來,還是看了一下,笑一笑,又放回口袋繼續走。
青蛙又說:「怎麼回事?一個禮拜還不夠嗎?你說你到底要我陪你多久,你才肯吻我?」
阿謀把青蛙拿出來,對她說:「我是新竹科學園區的工程師,我根本沒有時間跟女人鬼混,但是我有一隻會說人話的青蛙,真的好酷!」

贏代爾開始業務轉型,專業化經營園區婚友聯誼市場。8月初聯電男性工程師與花旗女性員工的聯誼活動,甚至吸引電視台爭相報導,看似傳統「金童玉女」的戲碼,背後卻有不一樣的意涵。

突圍:發現生活樂趣
「現在園區的工程師比較願意走出來,與不一樣的世界互動,」盧瑞琪說。這些受理工訓練的工程師,相對邏輯性思考能力比較強,所以這群人不是不知道他們要什麼,只是有沒有管道、有沒有資訊讓他們可以跨出界線。

「離開辦公桌的小天地,走到戶外後,你會發現很多事,是可以海闊天空的,」在瑞昱工作的小毛、華邦的阿貴,他們被其他人暱稱為「老屁股」,是園區登山健行社的成員,一開始,他們也像多數園區工程師的生活一樣,「整天往辦公室裡鑽,一周工作七天,」他笑說,真是年輕不懂事,貪圖公司的免費冷氣與網路。

工作一年多後,有一天,小毛突然懷念起唸書時期登山的歲月,心念一轉,他加入了園區登山社,雖然小毛被其他人取笑是因為貪圖工讀妹妹的美色而加入,不過小毛的生活,的確有了不一樣的面貌。

「看到山、看到水,整個心情會跟著開朗,更重要的是,結交了一群志同道合的好朋友。」就像在學校參加社團一樣,抽著煙,小毛跟阿貴聊起到新竹司馬斯山上溯溪漂流、立志要去松羅湖20次才結婚的壯志,產品開發的煩人壓力,在那一刻煙消雲散。

因為社員自己的經驗,園區登山健行社十幾位顧問嚮導群,利用自己工作空檔,一年規劃並帶團超過50個以上的戶外活動,從大眾化路線到專業登山活動都有,就是希望其他人可以跟他們一樣,展開不一樣的視野。「發球權都還是在自己手上,不論工作還是生活,一定有可以讓自己快樂的方式。」小毛說。

出路:新工程師文化
快樂的另一個來源,則是工作的成就感。
對於工程師而言,追不上環境變化的腳步,是他們內心極大的壓力,在消費性IC設計義隆工作的小吳舉例,當初USB1.0產品的技術規格書大約是200頁英文,到了目前當紅的USB2.0,頁數已經爆增到600多頁,而且競爭者日多,產品開發速度比以前更快。

「問題是,做為一個工程師,不會只想要跟著別人的技術走,」在光碟機大廠工作的阿諾說,相較於外商給予一段較長的研發期,台灣工程師趕著專案進度的模式,時常會讓他們發出跟生產線員工沒什麼兩樣的感嘆。

台灣能不能形成新工程師文化,更是園區工程師在股票價值大減的現實下,新的解套之道。友達光電人資部經理孫滿珍說,企業設立研發或學習中心,是一個起步,以友達為例,就設立了包括技術、管理、資訊、法商等七大學院,讓工程師可以在專案之外,有不一樣的學習。

因為股票分紅的好景不再,有人形容園區工程師是一群沒落的貴族。然而,真正的貴族,絕對不是外在的金錢,而是對於自我的認識與肯定,作為台灣產業轉型升級的生力軍,加油吧!園區工程師。當然,不是工程師的你,也應該擺脫刻板印象,再一次認識這群人。(轉載自《數位時代雙週》第65期)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