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pril 23, 2009

凱撒的面具 75位老將合演木馬屠城記

2009-04-23 中國時報 【王健壯】
 一九七一年,越戰陷入泥淖,CBS拍了一部紀錄片《出售五角大廈》,揭發國防部宣傳機器如何透過媒體「美化」戰爭的真相。

 紀錄片播出後,立即引起白宮、五角大廈與國會右翼保守勢力的圍剿,眾議院委員會甚至發出傳票,命令CBS總裁史坦頓(Frank Stanton)出席聽證會應訊,並要他交出紀錄片的原始拍攝資料,史坦頓以新聞自由為名嚴詞拒絕,委員會決議以藐視國會罪名要法辦他,但所幸眾院全院委員會議推翻了委員會決議,讓史坦頓逃過牢獄之災。

 三十多年後,伊拉克戰爭餘波盪漾,《紐約時報》調查記者巴斯陶(David Barstow),花了兩年時間採訪,閱讀過八千多頁依「資訊自由法」取得的五角大廈文件後,寫了兩篇調查報導,再度揭發國防部宣傳機器透過媒體「美化」戰爭的真相。

 但巴斯陶比史坦頓幸運,史坦頓因揭發真相而差點坐牢,巴斯陶卻獲得今年普立茲獎的調查報導獎。

 越戰時期的美國媒體,批判質疑政府者居多;但伊戰初期的媒體,卻幾乎一面倒支持政府,巴斯陶在《紐時》的鄰座同事米勒(Judith Miller),雖也曾是普立茲獎得主,卻因被布希政府誤導,相信伊拉克確有大規模毀滅性武器,讓她一世英名掃地。

 但米勒其實祇是布希政府戰爭布局裡的一顆小棋子。根據巴斯陶的調查,伊戰爆發後,倫斯斐當部長的五角大廈就已決定要打一場資訊戰,但戰爭對象是美國民眾,並非伊拉克民眾。

 五角大廈的計畫是,徵召七十五位退休軍事將領,每周與國安高官開會,聽取官方簡報,分享機密資訊,並討論媒體策略,擬定談話重點後,這些退休將領再分別投書報紙,或應邀上電視當評論員時,替五角大廈辯護。

 例如,當關達那摩監獄被批評違法濫權虐待人犯時,五角大廈立即安排退休將領搭機參訪該地;當輿論批評伊拉克戰後仍動盪不安時,五角大廈也分批組團,讓退休將領親赴前線實地觀察,參訪歸來後再上媒體散播他們的第一手觀點,當然那是五角大廈的觀點。

 巴斯陶形容這是五角大廈精心設計的「媒體特洛伊木馬」戰略,從媒體內部去改變媒體的反恐新聞報導,並且透過退休將領的軍事專業,去包裝五角大廈的洗腦陰謀。

 但這些退休將領何以會臣服於五角大廈的指令?除了他們的軍人習性外,更重要的是,他們雖已退休,但其中許多人卻替國防合約商工作,不是當有薪顧問,就是負責遊說,替軍火商爭取龐大的國防預算。麥卡菲瑞(Barry McCaffrey)就是巴斯陶報導中「軍商媒複合體」的代表性人物。

 麥卡菲瑞曾是四星上將,「沙漠風暴」英雄,拉美最高司令,柯林頓內閣的「禁毒沙皇」,橫跨軍政兩界,全美家喻戶曉。退休後,他自開顧問公司,每個月從兩家國防合約商領取數萬美元顧問費,也是NBC的簽約軍事新聞顧問兼名嘴,並且常替《紐約時報》與《華爾街日報》寫稿。

 但麥卡菲瑞卻從未坦白告知NBC他與國防合約商的關係,當他在電視上侃侃而談駐伊拉克美軍需要更多裝備精良的軍車,需要更多翻譯人才時,大家都以為那是他的專業觀點,沒人知道其實他鼓吹的,正是他服務的國防合約商積極在爭取的生意。

 巴斯陶用「一個人的軍商媒複合體」形容麥卡菲瑞,其他退休將領雖然沒有「四顆星」的影響力,但加總起來,他們起碼跟一百五十家國防合約商有生意關係;他們之所以願當五角大廈的傀儡,貪圖的就是跟五角大廈之間的「管道」與「資訊」,沒有這兩樣東西,他們的生意與生計都將大受影響;利之所趨,再亮的星星也會墮落。

 巴斯陶的調查報導雖然揭發了五角大廈的木馬屠城陰謀,但就像特洛伊人一樣,當木馬進城之時,巴斯陶與所有媒體記者卻渾然不知大難臨頭,當然也忘了越戰時期CBS的歷史教訓。普立茲獎雖是個人榮耀,但若因巴斯陶得獎而能提醒媒體,防範下一個版本的木馬屠城記再發生,這個獎也許才更有價值。 (作者為中國時報前社長)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