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pril 30, 2009

陳彧馨旅札》是咖啡館大道也是薄餅小街

‧邊邊角角藝文論壇 2009/04/27



【邊邊角角藝文論壇╱陳彧馨】



如果有一條街,街上開滿間間可愛小店,小店全部賣著和著麵粉雞蛋糖做成的法式薄餅(crepe),會是一條怎麼樣香甜可口的街呢?


從圓亭(La Coupole)到圓頂 (Le Dome)咖啡館,順著如此方向,走在蒙帕納斯大道(Boulevard du Montparnasse) 這條幾可被稱為咖啡館大道之路後,就可以穿越羅丹作品「穿著睡衣的巴爾札克」佇立的「發煩」(Vavin)街口。再順著走約莫十分鐘,就能發現與蒙帕納斯大道交叉的蒙帕納斯街 (Rue du Montparnasse)。


從蒙帕納斯大道往右轉進蒙帕納斯街的這段短短路程,於我來說,就是巴黎午間最幸福的路線。靜靜享受完大蒙帕納斯名咖啡館的氣息後,轉進這條小蒙帕納斯,面對的,就是巴黎這樣一條充滿甜香薄餅的至福之街。


我仍然記得第一次吃到法式薄煎餅的幸福時刻。


第一次嘗試法式薄餅,並不在熱鬧小攤,而是規規矩矩穿著好衣服像個公主似地端坐在高雅餐廳裡,舉著刀叉,忍受甜點師傅在桌邊煎著薄餅的香氣陣陣襲來,拼命地擺出氣質隱藏垂涎模樣。那年,我十二歲。


父親首次帶著我到他所喜愛的法國館子吃飯,那是位於天母的雍雅坊,名字聽上去東方,卻是道地法國菜。父親點了海鮮盒作前菜,給我點了鴨胸當主菜,末了,要了一份兩人吃的酒汁煎薄餅。那大約是菜單上最華麗的點心,甜點師傅像要登場表演地推了迷你料理桌到我們桌旁,在餐廳所有客人注視下在爐上點了火,攤開薄薄一層雞蛋麵糊在平底鍋,小火慢煎,滋滋作響。餅子將熟未熟之際,師傅順著削成美麗弧狀的橙皮倒下桔子酒,火焰霎時順著橙皮而上,焦香酒香、奶糊甜香、橘子醬酸氣撲鼻而來,伴隨餐廳客人如雷掌聲。我一直記得那幕,鮮明地連那氣味也彷彿有顏色,在記憶裡泛著春綠的明亮橙黃,溫暖而有點幸福的驕傲。


火腿蛋口味的法式鹹薄餅,鹹薄餅以蕎麥製成。攝影/陳彧馨



雍雅坊已經收了,然而當我站在蒙帕納斯街上,看著一間又一間,一間再一間似乎沒有盡頭的薄餅小鋪面容愉快地朝我招手,與父親同享法式薄餅的時刻便如在眼前。


推開名為普魯嘉斯坦的薄餅小舖大門時(Creperie Plougastel),已經是下午二點。雖然喝了香料熱紅酒又喝了加奶咖啡,但是從冬日早晨八點開始的漫遊持續了六個鐘點,也不過就喝了這些,肚子自然餓得很,不客氣地咕嚕嚕直叫。普魯嘉斯坦小餅舖裡不大、氣氛溫暖,幾乎每張桌上都是一碟子或將要吃完、或剛上菜的法式薄餅,外加一壺香熱蘋果酒,層層疊疊美妙的氣味,簡直要讓我餓暈在小木桌子前那樣香的過分。


「普魯嘉斯坦」是據說薄餅發源地法國布列塔尼(Brittany)地區的城鎮,不過除了這一點,對於這個城鎮一點印象也沒有,再說腹中饑餓如雷,也不由人細想。等不及地翻開菜單,完全只找認得的字隨便點,結果一氣吃下一小碟肥美白蘆筍沙拉、一份培根蛋火腿鹹薄餅(galette) (到底怎麼叫了這口味?)、喝下半壺熱蘋果酒,才終於可以保留點氣質稍事休息。


「那麼可以上甜點了嗎?」店鋪裡午餐的食客逐漸散去,用午茶的人還尚未進來,轉眼間我幾乎是惟一一桌還在用餐的客人,大約如此和氣的胖老闆服務地很仔細。 「麻煩你了。」我輕聲說。


點了套餐,包含沙拉、當做主餐,使用蕎麥製成的鹹薄餅,和最為懷念的雞蛋牛奶甜薄餅。蕎麥薄餅的口感與雞蛋甜薄餅略有不同,因此雖然止了飢,但對於回憶的飢渴尚未飽足。小店裡自然沒有酒汁薄餅這樣後來曉得算是高級的桌邊甜點,所以點了白糖口味薄餅,乾淨清爽地省去香蕉草莓巧克力楓糖漿這些甜膩。


望著桌上鵝黃色樸素簡單的餅子,忍不住向老闆討片柑橘,說是想回味當年初次滋味。胖老闆笑了笑,搖搖擺擺地回到櫃檯後,端出了一小玻璃杯酒,大方地澆在白糖薄餅上。「這是桔子酒,就是那種酒汁薄餅使用的唷。」金黃的酒汁一點點暈開在薄餅上,慢慢融化白霜似的糖粒,逐漸地,空氣中再次充滿泛著春綠的明亮橙黃,充溢在鼻尖唇上。


蒙帕納斯街就是一條這樣香甜可口幸福的街。我閉上眼睛深深嗅聞著,彷彿再次回到了十二歲。


普魯嘉斯坦薄餅小舖(Creperie Plougastel)地址:47, rue du Montparnasse Paris, France 75014



(陳彧馨/紅蜻蜓‧邊邊角角藝文論壇成員)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