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02, 2009

校長種的有機菜

2008/11/16


王德愷 林煌賓







自己搬菜上車,還要開將近1小時的車下山,黃美玲要送的,就是這幾棵菜。

親手種菜、親自送到,也親自包裝,黃美玲仔細照顧她的有機蔬菜,因為種在水源保護區的烏來山上,不灑農藥,菜有小小的蟲咬痕跡,擺在台北東區的書店內,青菜不時髦不犀利,卻很特別。

每天只送最新鮮的一箱菜,黃美玲很關心消費者的反應,不過山上還有別人,等著她回去關心。

福山國小,小學加幼稚園40個孩子,黃美玲全認識,不久前她還是福山國小的校長,申請提前退休,留在山上種有機菜,也還是為了山上的孩子。

台大園藝系教授,幫她調配蔬菜生長酵素,牛奶廠商免費提供鮮奶,朋友、志工都來幫忙,因為知道黃美玲不只想養蔬菜,還要養小孩。

賣了菜、賺了錢,要幫助山上的孩子存教育基金,用牛奶澆菜倒不是菜特別嬌,只是希望 讓不噴農藥的菜,多點抵抗力,長得比較好;黃美玲的有機菜,是喝「特調優酪乳」長大的,小朋友嫌臭,黃美玲卻連連說好香。

黃美玲:「我本來是受到家裡很大的阻止啊,說退休就留在家裡好好休息了,帶帶…,我說有孫子了嘛,含飴弄孫這樣日子不是很好很輕鬆嗎?為什麼要這麼很辛苦的,跑那麼遠的地方去,而且還住下來不能回家。」

民國72年,黃美玲第一次來這裡,在福山國小從老師做到主任,5年裡調養好了身心,也對這裡有了感情,10多年後她考上校長,再回福山,這裡依然是好山好水,孩子卻一樣缺乏照顧,居民一樣窮困,酗酒比率很高,因為家貧,孩子們多半只讀完國中。

黃美玲:「那我想說這樣下去,對後代是不太理想的,我希望他們有機會去升學,去讀高中、去讀大學,那需要這個很大的一個經濟來源支援嘛,所以我就想,欸,要讓孩子去讀書,就必須先改善家庭的經濟。」

就像鮮奶不能直接灑在菜上,孩子們繼續升學的錢,如果是現鈔直接給,對村民和孩子們也不見得好,黃美玲知道凡事要有方法。

牛奶要用滴管慢慢滴入土裡,教育經費要透過父母們的努力,慢慢賺來累積,黃美玲想讓福山村有自己的產業,村民們不用再外出打零工,有穩定收入,也可以多照顧孩子。黃美玲:「放進這個管子,它就順著這個管子就滴出來。」

拿粉筆的手,現在戴上手套,改摸泥土與水管,摸清楚灌溉的方法,還要搞清楚土地荒蕪的原因;原來,村民們對銷售不在行,過去好幾次有人委託他們種植作物,收成時卻沒來收購。

黃美玲:「就沒有收入啊,就停下來沒有種,有一次說請他們種紅肉李,種了很多,現在還有一些,紅肉李到6、7月的時候,也見不到有人幫他銷售,所以他們現在也都有點怕,我們平地人來叫他們種什麼,都沒有幫他們賣的話,也是白種了。」

因為村民們對校長的信任,福山農莊開幕了,但熱情不能保證成功,因為黃美玲堅持,這塊水源保護區的菜園不噴藥,剛開始連菜苗都被蟲吃掉。黃美玲:「就是因為你知道,育苗有時候也就開始噴藥了,我們就是沒有噴藥,所以苗有時候就會被蟲吃了。」

剛開始就是因為種南瓜成功,讓黃美玲有了耕作的勇氣,南瓜可以擺2、3個月不會爛,黃美玲親自打電話,向熟悉的教育界同事推銷。黃美玲:「剛銷售的時候是比較困難的,我們的菜,收成一半可以銷售,一半呢要送到養老院去捐給他們,因為那時候消費者,還不是很多的時候。」

所幸後來賣出了口碑,來山上幫忙的朋友多了,幫忙種菜的志工,買菜可以打折,校長的菜銷路才開始穩定增加,現在不只種南瓜,地瓜、葉菜、玉米都是搶手貨。

休耕田裡的野草,是未來的綠肥,也是「校長菜」唯一添加的肥料,黃美玲相信,好山好水好土,只要順著時令耐心栽培,種什麼都能長得很好,蔬菜這樣,孩子也是如此。

做田一整天,天黑後黃美玲還要忙,孩子們的家庭不完整,沒有一頓熱騰騰晚飯吃的,都到校長這裡來,吃飯寫功課。

暴躁的孩子,也許因為家裡沒人對他們溫柔,在這裡,校長永遠收著脾氣。黃美玲:「那個那個不能,要用電腦才能的喔,現在他們在看書,你不要發這個給他,好,來。」

黃美玲:「(以前)上班5天嘛,現在都7天了,7天上班,就是種植是沒有假期的,禮拜六、禮拜天還是繼續成長啊,菜還是繼續需要水啊,需要肥料啊、需要養分啊!所以是不停的。」

孩子們的成長也是不停的,所以校長退休後也不能休息。黃美玲:「我想說,能夠做個10年、10多年,看看可不可以就有一點績效出來以後,再找個人來接,我是希望,我們接受我們輔導的小朋友,能夠還鄉來接這個工作,這樣。」

種菜、賣菜、存學費、照顧學生,福山農莊現在可以間接照顧10個村民的家庭,黃美玲還希望大家都來學用這個方式,照顧其他偏遠部落。黃美玲:「這個路是很漫長的,是要有耐心的,要有毅力的。」

希望讓不噴農藥的菜,都喝到牛奶,長到頭好壯壯,也希望讓經費不夠的孩子,都繼續升學,開拓人生的機會,綠油油的菜園,種的是一畦畦的希望。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