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rch 13, 2009

台灣神祕金主葉國一

* 2009-03-12
* 中時電子報/吳家詮綜合報導

本期《今周刊》封面(圖/《今周刊》提供)

金融海嘯過後,企業大老闆無不縮衣節食、準備過冬,不過這時候卻有人手握兩百億元重金,積極尋找投資機會,他就是現任英業達集團會長葉國一。

科技業惟一能讓郭台銘、林百里稱之為「老大」的,就是葉國一。

事實上,不止林百里、郭台銘與柯文昌,包括郭台銘的弟弟郭台強、穩懋董事長陳進財、國揚顧問侯西峰和已故的英業達副董事長溫世仁,都叫葉國一「老大」。

這位外號「小孟嘗」的全台最大金主,他發跡致富的過程,以及種種「樂善好施」的事蹟,堪稱台灣企業界的一頁傳奇。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本期《今周刊》)

搶救唐雅君、金援侯西峰 林百里、溫世仁的最大貴人

撰文/王榮章

某次飯局,眾人提到金融海嘯肆虐,幾乎無人倖免。席間,國揚實業顧問侯西峰無意間提及「在金融海嘯後,手上還有最多現金的是葉國一!」此話一出,令在場所有人十分好奇,「為何葉國一有這樣的實力?」

《今周刊》經過一個多月來的約訪,終於得以採訪葉國一。年近七旬的他,看起來比實際年齡年輕很多,氣色紅潤、說話中氣十足、握手厚實有力,顯然深諳養生之道。

初次接觸葉國一的人,幾乎都會對他笑口常開、親和力十足的態度留下深刻印象,完全沒有一般科技大亨的霸氣;事實上,葉國一念的是商科,初入社會時做的也是傳統產業,卻在三十四歲時創立英業達,到現在成為科技界大老,在國內電子業中可以說是絕無僅有。

美國次貸危機在二○○七年七月爆發,去年九月演變成金融海嘯,在這波風暴中,全球富豪、企業大亨可說是受傷最重的族群,連股神巴菲特都無法倖免。

在台灣,包括鴻海董事長郭台銘、國泰金控董事長蔡宏圖、台塑集團王永在等富豪,身價都嚴重縮水,且他們的財富多半是股票,相較之下,葉國一因為完全不買基金、不碰衍生性金融商品,股票占財富比重相對較低,財力受損有限;加上資產價格大跌,整體實力不減反增,估計手上仍握有現金兩百億元。

實際上,葉國一在金融海嘯後,仍積極尋覓投資標的,例如近期他又投入二十億元巨資,買下台北縣一筆土地,在不景氣中逆勢出擊,展現雄厚的實力與企圖心。

總計去年至今,葉國一在台北、高雄兩地,共買下四筆土地、商業不動產,投入金額高達六、七十億元,科技大亨積極轉進不動產,意義非比尋常。葉國一不諱言,房地產將是他未來的投資重心,他笑著說:「金融海嘯後,我的投資都跟著侯董(指國揚顧問侯西峰)走。」

葉國一的友人估計,葉董至少握有現金兩百億元,讓他得以在風暴後,從容尋覓物美價廉的好標的。談到他的財力,葉國一謙虛的說:「我的財富都是林百里幫我賺來的!」葉國一說的,就是當年他幫助林百里創業,一手催生這個全球最大筆記型電腦廠,從而為他帶來巨額財富的故事。

而他這種魚幫水、水幫魚,互相成就的模式,堪稱葉國一獨門的人才投資術!

氣度/一手催生廣達,林百里感念在心

外界所知不多的是,葉國一不但是廣達電腦創立時最大的股東,連廣達兩個字都是他取的。一九八八年,同樣出身「三愛幫」(註:三愛電子,由三德集團出資創立,葉國一與林百里、溫世仁首次一起合作)的林百里決定創業,林百里找上溫世仁幫忙,溫世仁則力主邀葉國一加入,葉國一也爽快答應。

由於在台灣缺乏人脈,林百里原本有意請葉國一擔任董事長,但被他婉拒,最後大家敲定由葉國一、溫世仁出資五○%,林百里與經營團隊也出資一半,並由葉國一對草創期的廣達電腦背書保證,解決銀行融資的難題。

廣達成立時,葉國一不但出錢出力(由英業達調派優秀幹部至廣達),還背書保證三年多,廣達之後一路成長茁壯為全球最大的筆記型電腦廠,葉國一可說是幕後最大的推手。不過廣達的成功,也讓葉國一賺進人生最大筆的財富,從此躋身百億富豪行列。

原來,當時他與溫世仁共出資八千萬元,葉國一持股二五%是最大股東(溫世仁與弟弟合計持股二五%),之後廣達在九九年一月風光上市,不到半年時間就飆漲至八五○元天價,成為台股股王,以當時的持股價值計算,投資報酬率超過一千倍。

不過在廣達上市過程中,發生了一件讓林百里以及廣達、英業達幹部都銘感五內的插曲,也充分展現葉國一、溫世仁兩人少有人及的大度量。

就在廣達上市之前,葉國一告訴溫世仁:「我們當年是為了幫助林百里創業,並不是想占有它。」葉國一認為應該讓現有的經營團隊分享成果,溫世仁也贊同葉國一的想法,兩人因此決定放棄上市前的增資認股,空出的額度完全交由林百里統籌分配,個人持股比率因此大幅降低至十二.五%。

估計當時兩人合計放棄的二五%股權,價值高達八百億元,而這一讓也創造出廣達團隊成員們的億萬元身價;不僅如此,葉國一還將○.五%的廣達股份轉給英業達幹部,讓大家有機會分享廣達成功的果實,因此到廣達掛牌時,葉國一的持股僅剩十二%。

把幾百億元唾手可得的財富往外推,放眼國內企業界,大概只有葉國一、溫世仁能有這種胸襟氣度。

廣達上市後,葉國一並未在高檔賣出持股,之後股價回落至三百多元,葉國一才陸續處分,這也為他帶來可觀財富,葉國一就曾笑著對林百里說:「謝謝你,我的錢都是你賺給我的。」

不過林百里對葉國一當年的幫忙與成全,一直感念在心,一向心高氣傲的他,惟獨對葉國一始終服氣,而兩人互相成就的過程,也在科技界傳為美談。

估計處分廣達為葉國一賺進三、四百億元,加上英業達集團各家公司多年來的分紅配股,讓他累積了驚人財富;此外,投資創投也幫他賺了不少錢,創投教父柯文昌則是他最佳的合作夥伴。

葉國一原本和柯文昌並不熟,英業達上市前,葉國一請柯文昌幫忙撰寫公開說明書上的專家意見,也開啟兩人的合作之路。

葉國一從「普訊參號」開始投資,之後又陸續投資所有的普訊系列基金,成為普訊最大股東,在九○年代科技產業的全盛時期,普訊創投的績效極佳,也讓葉國一頗有斬獲。

規畫/不賣英業達,未來持股全信託

許多人不知道的是,葉國一還曾經是康師傅的大股東。原因是九八年頂新集團回台入主味全,卻因為護盤失利導致財務危機,之後大陸國台辦主任陳雲林,主動向人在北京的溫世仁詢問援助頂新集團的可能。

溫世仁與葉國一商量後,兩人遂聯手在香港買進康師傅的前身——頂益控股股票,沒想到頂益股價長期低盪在港幣幾毛錢,過意不去的溫世仁於是提議,由他接手葉國一的持股。想不到頂益在○二年改名為康師傅後,成為最紅火的中國概念股之一,○七年股價一度飆漲至十港元,估計葉國一光是康師傅一檔就少賺了一五○億元。

而實際上除了廣達之外,英業達本身也曾經榮登股王,在八七年五月創下四二八元天價。不過身為創辦人的葉國一,多年來始終一股未賣,對照現今僅十二元左右的股價,似乎虧大了。

有朋友因此笑他,如果趁高檔時賣出一半持股,現在身價至少多出幾百億元。不過他倒是很看得開,而且已經有了很好的規畫,葉國一表示,未來英業達的持股將全部做公益信託,兩個兒子只當單純的大股東就好。

雖然財力驚人,但葉國一最令人好奇、最膾炙人口的故事,絕對是他多年來助人無數、博得「小孟嘗」美名的事蹟。他在業界的聲望,不在於他有多少現金,最重要的是他多年來幫助過無數的人,不但是許多人生命中的貴人與伯樂,甚至是他們成功背後最重要的推手。

創投業大老、接觸過無數科技大亨的柯文昌的話,最能傳神詮釋葉國一的地位:「台灣科技業只有一位老大,就是葉國一」。因為論集團規模、論個人財富,葉國一都比不上郭台銘、林百里,他之所以能讓這些大亨對他心悅誠服,關鍵原因不在「大金主」,而是「小孟嘗」。

鴻海董事長郭台銘在○三年六月股東會上,發表著名的「電子五哥論」,郭台銘當時表示,廣達絕對是台灣的龍頭企業,因此董事長林百里是大哥;仁寶總經理陳瑞聰、華碩董事長施崇棠、明基董事長李焜耀分居二、三、四名;郭台銘謙稱自己只能排在第五。

電子五哥各自雄霸一方,不過卻有一位科技業大老,能讓「大哥」林百里、「大哥大」郭台銘都尊稱一聲「老大」,他就是葉國一。

事實上,不止林百里、郭台銘與柯文昌,包括郭台銘的弟弟郭台強、穩懋董事長陳進財、國揚顧問侯西峰和已故的英業達副董事長溫世仁,都叫葉國一「老大」。

生意人就是要賺錢,將本求利是天經地義的事,但葉國一卻能把幫助別人當成信念並奉行到底,答案要從他二十八歲那年說起。高商時念會計的葉國一,畢業後先在老師所開的廣告社待了半年,之後轉到生產肥皂的化工廠工作。

當時的老闆同時也投資「販厝」(指早期公寓的前身),因此他常要幫老闆去巡視工地,而葉國一的勤奮和能力,也逐漸獲得老闆的賞識。就在他二十七歲結婚後不久,老闆決定投入前景看好的飼料業,並力邀葉國一入股,投資金額三萬元。

體會/為三萬元發愁,立誓慷慨解囊

生平第一次有機會從夥計變股東,讓葉國一非常興奮,但三萬元的股金卻讓他傷透腦筋。籌不出錢的葉國一,就這樣在四樓窗邊坐了一個晚上,心灰意冷下心想:「是不是就這樣跳下去!」後來想到家裡還有新婚的妻子,才打消念頭。

最後還是葉國一的太太想辦法借到這筆錢,讓他順利入股,也賺了錢。但是這段刻骨銘心的經歷,讓葉國一暗暗下定決心:「哪一天有機會成功,一定要幫助別人!」

實際上,葉國一還沒等到事業成功,就已經開始慷慨解囊。在三愛電子工作時,溫世仁有一天突然打電話給他:「葉經理,我現在急需要錢,你可不可以幫我?」原來溫世仁從事水電工程的父親經商失敗,支票跳票後連累他的母親,事母至孝卻求助無門的溫世仁只好硬著頭皮,向剛認識幾個月的葉國一求援,葉國一二話不說緊急籌了六萬元,騎著摩托車趕到台北地院,順利讓溫世仁的母親交保。

而這一幫,也讓兩人成了一生的摯友與事業夥伴。一九九五年,葉國一獲得韓國清州大學名譽經營管理學博士學位,溫世仁在台北圓山飯店幫他辦慶祝會,並在致詞時感性地回憶起這段往事,說道:「當時的六萬元,相當於現在的六千萬元」,感謝之情溢於言表。

談起這段往事,葉國一說,當時的六萬元可以在台北市買一棟房子,不過,他知道溫世仁很孝順媽媽,沒有多加考慮就答應借錢。

一九七五年,葉國一、鄭清和一起創立英業達,鄭清和並推薦他的大學同窗李詩欽加入(○八年接任英業達董事長),葉國一不但委以重任,還先幫他解決因為經營貿易公司所積欠的數十萬元債務。

一九八○年,葉國一邀請當時在日本的溫世仁回台擔任廠長,從此成為他最重要、也是最密切的事業夥伴。葉國一當年結識了溫世仁與李詩欽,這兩人也成了往後三十幾年歲月中,他最倚重的左右手。「他牽成了許多科技新貴,而這些人也成為他開疆闢土時的最佳助力」,葉國一的一位科技友人如此形容。

失利/投資開發金,雖套牢仍無怨

二○○○年科技泡沫之前,葉國一的身價達到頂峰,也讓他在投資新事業、幫助他人時更有餘力。統計近十年來,葉國一陸續投注在金融業、農業生技、服務業、科技業與房地產等領域的資金約兩百億元,堪稱全台最大的金主與個人創投。

儘管這些投資不如之前順利,但自認在投資上很有膽識的葉國一卻認為:「幫助別人不一定成功,所以一定要拿得起、放得下。」

葉國一在陸續處分廣達後,手握大筆資金的他,在台北市士林官邸旁陸續買了兩千坪土地,準備用來興建傳世祖厝,他原本想持續加碼買進,不過因為太太反對而作罷。

剛好中華開發董事長劉泰英準備布局董監改選,遂找上好友葉國一幫忙。葉國一在評估過後,也認為開發前景不錯,因此在五十多元開始進場買進,沒想到股價越買越低,一路向下攤平的結果,最多時持股將近二十萬張,最後雖然幫助劉泰英在改選中大獲全勝,但也從此嚴重套牢。不過葉國一仍表示,是他自己評估後的投資決策,不能怪「泰公」。

近年來葉國一陸續賣出七萬張開發,但仍持有近十三萬張,占開發金股權逾一%,如果純以績效來看,算是葉國一相當失敗的一筆投資。

但相較於中華開發,之後投資的日昇生物科技,更是讓他「人財兩失」。當時葉國一原本是和朋友去台中打球,順道去參觀蘭花場,也認識了賴建洲博士和他經營的日昇公司,並因此陰錯陽差一頭栽進蘭花事業,成了日昇科技的老闆。

不過後來日昇卻因為人謀不臧,短短幾年就虧了近十億元,還好近來蘭花事業已漸入佳境,預計明年就可以擺脫虧損。

不忍/買下華國債權,希望營運上軌道

○四年,由於華國飯店面臨財務危機,常到華國用餐的葉國一,為了幫助好友廖裕輝(華國飯店總經理及最大股東),以及不忍心讓華國員工流離失所,陸續以二十三.四億元,買下華國一○○%的債權,使華國大飯店免於被銀行拍賣的命運,也成了華國實質的主人。

為了讓華國營運上軌道,葉國一幾年來沒有收取一毛錢利息,反而要華國將賺來的錢先用在翻新軟硬體設施,讓廖裕輝既感動又愧疚。今年華國將減資再增資,葉國一將從最大債權人變成最大股東;對於華國飯店的未來,葉國一笑著說,他完全交給經營團隊,要看廖總的安排。

此外,葉國一也因為好友陳進財的關係,陸續投資了穩懋、廣鎵。陳進財回憶當時去找葉國一時,葉董連他準備的財報都沒有看,只花了喝一杯咖啡的時間,就爽快掏錢,讓他除了感謝還是感謝。

葉國一則表示,他除了相信「阿財」的人格之外,也覺得穩懋生產的砷化鎵是門檻很高、很有前景的產業,加上穩懋已經燒了幾十億元,就快要「煉成鋼」(指經營成功)了,放棄很可惜,而且也可以救很多員工。之後葉國一又對廣鎵光電(生產LED晶片)伸出援手。合計葉國一光是在陳進財身上,就投資了二十五、六億元。

不過砷化鎵、LED畢竟是前景看好的明星產業,葉國一之後出手援救亞力山大,卻注定是無法回收的投資。

其實唐雅君在出現財務危機後,原本是找侯西峰幫忙,侯西峰擔任顧問的國揚建設,在北投開發興建的天月溫泉住宅,一樓就是交由唐雅君旗下的另一品牌「亞爵會館」經營,雙方原本就有合作關係。

當時國揚評估後同意接手,本已談定由國揚出資一億元,接手亞力山大六成股權,不過在簽約前夕,唐雅君聘請的顧問公司認為,二十幾年辛苦打拚的心血就這樣放棄太可惜,極力建議她向葉國一求援。

雙方初步會談後,葉國一就決定伸出援手,亞力山大和國揚的合作計畫也因此告吹,當時侯西峰還半信半疑地質疑唐雅君:「哪有這麼好的人!」葉國一深入了解後,也知道亞力山大的問題比預期嚴重,許多人都勸他收手,不過他仍信守承諾,前後共融資給唐雅君五.九七億元。

葉國一回憶當時的情況,「我們進去了解後再抽身,對唐老師的傷害有多大?」儘管亞力山大最後仍不支倒地,但他對唐雅君的信任始終未曾動搖;外界都認為葉國一是亞力山大事件的最大受害者,但事後葉國一反而向唐雅君說抱歉,「沒有幫你救起來」,讓唐雅君感動莫名。

重諾/對唐雅君伸出援手,信任不曾動搖

自嘲「放得下自己、放不下別人」的葉國一,金援亞力山大後,卻引來不小的後遺症。事件曝光後,他「大善人」的名號不脛而走,各方尋求葉董協助、投資的信函、電話如雪片般飛來,每個人都希望獲得葉國一關愛的眼神,讓他不勝其擾。

不過也因為唐雅君,意外牽起葉國一、侯西峰兩人的合作橋樑。葉國一在去年八月,以十六.七億元買下國揚建設持有的高雄新田路土地,雙方再以合建方式開發,科技大亨與地產鬼才攜手合作,將聯手打造高雄第一豪宅「國硯」,預計在今年七月推出。侯西峰則私下向朋友透露,這個案子應該可以讓葉董賺七、八億元,算是替他把唐雅君欠的錢賺回來。

對於近年來「投資績效」不佳,葉國一說:「我從來沒有後悔過,因為我原本就是從無到有,而且這些錢並不是盲目花掉,雖然有損失,但是幫了很多人的忙,也學了很多寶貴經驗。」

葉國一在廣達上市前將白花花的銀子往外推,在英業達高價時一股未賣,加上康師傅的股票,一來一往間財富相差近千億元;葉國一笑著說:「那麼多錢都能放下了,還有什麼放不下?」放眼未來,只要是對的產業、對的人,他還是會勇於出手。

戰國時代,齊國宰相孟嘗君門下有食客三千,廣納天下賢士,美名傳誦千古;葉國一獨樹一格的人才投資術,頗有孟嘗君的遺風,放眼國內企業界,可以說是絕無僅有。

不過葉國一雖然「樂善好施」,但也絕非來者不拒,葉國一的一位友人就指出,許多人都想博得葉董的賞識,但就他的觀察,誠懇、厚道、認真的人格特質最重要,也最容易打動葉國一的心。

被問到他的「相人術」,葉國一強調:「就是信任!人格最重要。我投資的是人,有些時候我連公司產品做什麼都不知道,只相信那個人的人格,就投資了。」

葉國一旗下一家公司的幹部指出,有些人只想在葉董身上撈一些好處,真的是太過短視近利。有這種好老闆,你只要願意打拚,將來幾億元、甚至幾十億元身價都有可能。每個人都想遇到伯樂,但也要自己是千里馬才行。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