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rch 13, 2009

劉備賣草鞋的原因

* 2009-03-13
* 【張國立】

阿扁的官司顯然把他的「暴富」全用政治獻金來遮掩,不過當這些苦主的企業家接受偵訊時,顯然並非如此,這讓我想起古早古早以前,大約耶穌誕生一百年的漢朝,那時皇帝每年都要舉行宗廟祭祀,也就是祭拜漢高祖劉邦和劉邦的祖先,各地的諸侯皇族都要參與,並且奉上醇酒與黃金,做為祭品或貢品。

本來是件宗族的大事,不過皇帝會派人檢查送上來的貢品究竟品質如何,要是酒不好、黃金不夠純,就會下令懲處,這叫「酎金罪」,重的可以殺頭,輕的也會被罰款、丟官。

「酎」(音:咒)是純的意思,而酎金雖說是祭祀用的醇酒和純金,不過祭完了當然也進皇帝的荷包。用現代語言來評論酎金罪,只有兩個字:「媽的」,因為人家都已經送禮來了,還要挑禮好不好,這不是「吃人夠夠」嗎,況且酒好不好、金純不純,很難有公平的標準,使負責檢查貢品的人,有機會在其中索取紅包。

漢景帝有個兒子叫劉勝,被封為中山靖王,算是第一級的貴族,他的兒子劉貞則依規定,爵位要低一等,被封為涿縣的陸城亭侯,食邑的範圍大約是如今的一個縣,但涿縣的地位很重要,在今天河北省保定市的北邊,歷年出過很多人才,像是東漢末年討黃巾有功的名將盧植、禪宗的六世祖惠能、劉備的把弟張飛(據說是我的祖先)等,不是窮縣,可是劉貞去參加長安的祭祀大典時,被檢舉他送的酒不醇、金不純,一下子就丟了官。這是為什麼劉勝的後代劉備,到處被人尊為皇叔,實際上他是和母親「販履織蓆」勉強糊口長大的。

這個「酎金」像不像阿扁口中的政治獻金?每次大選都是場祭祀大典,企業家都得送上「貢品」,光送不行還會挑送得夠不夠多、夠不夠純,否則辜仲諒怎麼連跑到日本都得照繳!

「酎金之罪」最可怕的地方還不在送錢,而是皇帝不明說每個人該送多少,搞得可憐的陸城亭侯劉貞遺禍子孫去賣草鞋。怎曉得兩千多年後,阿扁夫妻居然重演這段歷史。

劉備後來攻占益州,三分天下,他想要回饋功臣,把四川的銀行都給金控掉─不,把成都的屋舍和田園分賜給將領,這時百萬軍中救阿斗的常山趙子龍出面反對,他說:「你阿扁才當總統,應該每天思考如何增加老百姓收入,讓大家生活得更好,怎麼滿腦袋只有銀行。」─不行,趙子龍會來殺我,他說的其實是:「益州人民才剛經過戰爭,應該馬上把田宅還給他們,讓大家都安居樂業,然後人民才會高興地繳稅,國家才會強大。」

剛當總統的劉備聽了之後,沒有回家對阿珍報告,他當場點頭同意趙子龍的說法。我一直覺得,趙子龍的這番話可說是劉備建國的基礎。一個敢講,一個肯聽,了不起。請阿扁在看守所內不要再看《基督山恩仇記》了,看看陳壽的《三國志》吧。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