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rch 20, 2009

麻辣燙》平原上的春天

【聯合報╱楊明】 2009.03.20 02:43 am



他們不是認命的接受難以抗拒的外力,而是災難發生後,依然能夠體味活著的樂趣……

已經是春天了。

成都的春天是繽紛多彩的,驚蟄後,龍泉的桃花粉豔豔的開了一樹,成都人最喜歡在桃花樹下喝茶打麻將,初入川時對於當地人面對美景不忘打牌,覺得很煞風景,在四川待了一陣,才明白這就是一種生活情趣,摸牌吃牌碰牌胡牌之間,花瓣緩緩墜落在方城之上,談笑也多了幾分顏色。

桃花是一方風景,鵝黃的油菜花則是大片的畫幅,從成都往外走,春天的平原上全是一望無際的黃花,去學校的路上,滿眼嫩黃,心情自然舒暢,接下來上場的還有豔紅的小櫻桃,橙黃的枇杷,芳香的梔子花。雖然至今仍然偶有餘震,但完全不影響成都人有滋有味的生活,套一句大陸人的話,小日子過得挺滋潤的。

再過一個多月,五一二地震就屆滿一周年了,每回想起,我的心裡依然充滿傷痛,那些在地震逝去或受傷的人,總讓我難受。前幾天,和一個地震時在綿陽讀高中的女孩聊天,她說,地震發生時,她和同學跑出教學樓,樓梯呈波浪般扭動,她們一邊跑,一邊聽見有位女同學喊著,不要推擠,要有秩序的下樓。我說,難得她這麼沉著,女孩笑了,才不呢,她學起同學高八度驚慌失措的嗓音。雖然當時驚惶,但極快就恢復了,這始終讓我大惑不解,曾在書上讀到,花椒有減壓、辣椒有消除緊張焦慮的作用,離不開花椒、辣椒的川菜,是川人樂觀開朗的原因嗎?即使在發生八級的大地震後。我不忍想起的還有對日抗戰時曾經發生在當時仍隸屬四川境內的重慶大轟炸,還有更早的張獻忠成都屠城,四川人展現的不僅是堅韌,還有樂觀,他們不是認命的接受難以抗拒的外力,而是災難發生後,依然能夠體味活著的樂趣。

我卻難以忘懷。

北川有一個讀中學的女孩,震後困在坍塌的校舍兩天才被救出,她的腿因為被水泥塊壓住受了重傷,休養數個月才恢復。她最要好的同學卻沒能活著被救出,她們在坍塌的校舍裡彼此鼓勵,同學仍沒能熬過。同學的父親後來在電話中向女孩道歉,震後不久即趕到現場的他,沒能救出她和女兒,他深深自責。他說,我是真沒法挖,不是只想著救自己的女兒,心裡沒顧你。希望先救出自己的女兒是人性,失去女兒的父親卻自責著,沒能幫助別人的女兒,因為這傷痛是許多人共同承受的,不只降臨在一個家庭。

成都平原一片繁花,震後災區正逐漸恢復著,中國大陸甫結束的兩會決議撥出大筆資金投入四川重建工作,硬體設施的恢復可以有明確的計畫表,但是心理的傷痛該如何撫平?無際的油菜花翩翩舞著,春天來了,幸福還有多遠呢?

【2009/03/20 聯合報】@ http://udn.com/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