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ugust 01, 2009

頂級助淫佳餚 凱瑟琳大帝的烘蛋捲

‧伊莎貝.阿言德 2009/07/24
現做的烘蛋捲是靈魂的一首歌,可與婆羅門托缽僧的笛聲相提並論。那笛聲足能誘使蟒蛇勃挺強勁,從籃子裡舞踊而出。


【前言】
拉丁美洲最會說故事的天后伊莎貝.阿言德結合食物與性愛、融合個人回憶的《春膳》,自問世以來,即成為當代食膳、情色書寫的代表作,從家常菜到日本、台灣的藥膳祕方,宛如一部浩大、精密的情色食膳採集辭典。經由阿言德的生花妙筆與親身試驗,食物與性愛的關聯與傳說,化為一則則有聲有色有溫度的精采故事,而這些渾然天成的調情配方背後,往往有位充滿想像力的情人……。以熱情讚頌生命,春膳的好滋味全源於此!

頂級助淫佳餚 凱瑟琳大帝的烘蛋捲

凱瑟琳大帝(1729-1796)是位極端引人注目的君主。她本是日耳曼公主─很年輕就嫁給彼得大公,他相貌醜陋、貪吃、懦弱、殘暴、近乎白癡,卻是俄羅斯王位法定繼承人,凱瑟琳藉英俊的陸軍軍官奧洛夫(Orloff)五兄弟之助,早早設法做了寡婦。然後以女沙皇的身分,實施長達半世紀的鐵腕統治。她能操四國語言,鼎力贊助歐洲的藝術家與知識分子,跟其中好幾人有大量書信往返,但在自己的國度裡,她對自己在國外大表激賞的進步觀念卻絕不容忍。她有很多軍方情人─其中包括著名的波將金(Grigory Aleksandrovich Potemkin, 1739-1791),這位政治天才也是真正的幕後統治者─還有不計其數的一夜之歡,這些人的名字未能留下歷史紀錄。傳說她在床笫間不知饜足,甚至跟自己的馬交合,還親自設計了一種使馬無法動彈的馬具,不過這可能只是惡意造謠。她精力過人,健康良好。在世六十七年每天都清早五時即起,開始工作,到深夜仍有充足活力,與當日愛寵共度良宵。她的早餐包括摻伏特加的茶和一份魚子醬烘蛋捲。

現做的烘蛋捲是靈魂的一首歌,可與婆羅門托缽僧的笛聲相提並論。那笛聲足能誘使蟒蛇勃挺強勁,從籃子裡舞踊而出。我曾在印度街頭,保持安全距離外觀察弄蛇人,每次我都想道:如果他們對蛇有這麼大的法力,還有什麼東西是他們不能靠音樂喚起的呢?或許就因為如此,某種年齡的男性觀光客願意出特別的小費,讓弄蛇人特別為他們表演。(不知何故,這總使我聯想到舊金山的燈塔。每次有濃霧預報,就會有一群男人信步走到燈塔那兒,因為每當警告船隻危險在即的號角聲淒涼地響起,綿綿不絕的脈動就會喚醒訪客的性衝動。)不過我們還是言歸正傳,談完美的催情蛋捲吧。

女皇的烘蛋捲

製作熱戀雙人份所需材料:五個取自處女雞巢中的新鮮蛋、鹽與胡椒、新鮮的鄉下牛油、切碎的蝦夷蔥、四薄片肥美多汁的挪威燻鮮魚、半杯最好是波羅的海出產的大白鱘魚子醬、兩茶匙酸奶油,當然也少不了烤土司麵包。

挑一只精緻的瓷碗,以最輕巧的手法將蛋打進去─強調用瓷碗是因為它比較雅致,沒有任何其他原因─輕輕攪散,加入鹽與胡椒。在每個好廚子都會當聖物供奉的烘蛋捲專用鍋裡加熱牛油,牛油一呈現熱呼呼的加勒比海膚色時,就倒進蛋液。蛋捲底部半熟,就以無盡的溫柔將它鏟鬆,要悄聲加以鼓勵,因為如果動作太粗魯,它迷人的氣質就會消失無蹤:加入蝦夷蔥和鮭魚,將蛋捲摺起,就像闔起一本書那樣。要讓蛋捲完全脫離鍋底,高手會以傑出舞者的節奏律動,前後搖晃煎鍋,然後手腕猛地一翻,將它拋入半空,隨即反手接住,現在它已整個翻了一個身,如此兩面都會煎成金黃色─不過我得承認,每次我嘗試這一招,蛋捲都會掉在我頭上。這些轉來轉去的花招純屬炫耀,因為烘蛋捲就像做愛,情意遠比技巧重要。把蛋捲盛在最漂亮的盤子裡,盤子一定要先在烤箱裡加溫。將魚子醬舀在上面,在這份勝利的傑作旁,擺上酸奶油和酥脆的熱土司。經過一夜激情,新的一天裡若仍想熱情如火地繼續熱愛,就需要這樣的一份早餐。

(本文轉載自伊莎貝‧阿言德《春膳》,中文譯本由聯經出版出版)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