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ugust 27, 2009

銀座失聰酒女 靠筆變紅牌





【經濟日報╱編譯潘淑婷/彭博資訊二十六日電】

齊藤里惠克服失聰障礙,靠著筆談躍升銀座紅牌。她的自傳《筆談酒店小姐》在日本大賣,未來還可能拍成電影。
(彭博資訊)
25歲的酒店小姐齊藤里惠不到兩歲就因腦膜炎而失聰,但她利用筆談撫慰金融風暴下的日本男人,靠著一支筆躍升銀座紅牌。日前她將經歷寫入自傳《筆談酒店小姐》造成轟動,未來還有可能拍成電影。

東京銀座向來是位高權重的男性尋歡買醉之所,打扮花枝招展的陪酒女郎依偎在酒客身邊倒酒談心、互相調情。很難想像耳聾的人如何進入這個行業。

但齊藤卻克服障礙,憑藉一支筆、一本記事本和酒客分享心事和秘密,成功贏得追隨者的忠誠,每月收入高達100萬日圓(1.05萬美元),是銀座收入最高的酒店小姐。現在她的行頭可是卡地亞的古董鋼筆和法國品牌Rhodia的皮邊記事本。

齊藤在自傳中指出,曾有一名房地產大亨在景氣好時一擲千金,但公司卻在這波衰退中瀕頻破產。有一次他在本子上寫上漢字「辛」後沉默不語,齊藤卻巧妙地一筆改寫成「幸」,表示「苦是通往幸福的途徑」。這個舉動讓酒客表情一變,流下感激的淚水。

有一回酒客抱怨下屬沒禮貌時,她引述勞伯狄尼洛在電影「賭城風雲」中所說的:「這裡只有三種做事方法:對的、錯的、和我的」來支持他。

齊藤對付野心勃勃的男人更有一套。有名高階主管因大案子被擱置而悶悶不樂,她告訴他,「男人」和「夢想」組合起來就是漢字短暫無常的意思,也許這就是為何男人會一而在地追逐夢想。

筆談方式讓男人卸下心防寫出不願大聲談論的話,記事本上滿滿都是齊藤精闢的言論以及自小習書法練得的美麗字跡。出版商光文社計劃再出版齊藤的佳言錄,另外也有電影公司和她接洽拍片事宜。

齊藤出身日本北方的青森縣,雖然失聰卻未學過手語,因為家人刻意把她送到一般的幼稚園,從此就在正規學校設的特教班上課,直到高中輟學為止。在叛逆的青少年期,一次行竊時失風被捕,才被好心的老闆引入酒店業。不過,齊藤賣藝不賣身,據齊藤前雇主、Le Jardin酒店媽媽桑望月名美表示,齊藤多半負責倒酒或清煙灰缸。

齊藤吸引酒客的招數對常看女性雜誌的人來說也許很熟悉:裝聾作啞、多撒嬌少嘮叨,以及稱讚男人的品味而非他的物品。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