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17, 2007

勇敢復仇人的非法制裁

聞天祥  (20070917)




法律永遠趕不上人性的複雜,卻又是維繫文明秩序的護身符。但符咒也有失效的時候。

「非法制裁」的凱文貝肯和「勇敢復仇人」的茱蒂佛斯特,都在摯愛慘遭殺害,而法律難以聲張正義後,決定不要像新聞裡的受害者家屬-無助哭泣、抱怨司法,而如中文片名所示,決定展開「制裁」與「復仇」。一時之間,法律這個緊箍咒,被憤怒、恐懼、甚至絕望,給掙脫了。


這種比較也許不甚公平,但「非法制裁」確實比較簡單。凱文貝肯失去了長子,兇手卻可以因為殺人是為了加入幫派的考驗而被從輕量刑,因此他決定不在法庭上指認對方,而是私下去殺人償命。只是你要了人家的命,幫派弟兄也反過頭來要你的命。拿不走,那就殺你全家洩憤。詭異的是「警方」在全片形同廢物,不是澆冷水就是無能為力,好像是他們逼男主角大開殺戒,讓自己好整以暇的。
「勇敢復仇人」則給了警方辯駁的空間,一個黑人警探明知疑似自殺的女證人是被黑道老公所設計,卻只能眼睜睜看他帶走死者留下的小女兒並取得監護權。「非法」有時更懂得利用司法,「守法」卻成了被綑綁的人。而女主角的復仇之路也頗為諷刺,因為處處都是危機的城市,反而成了剛從黑市買槍回來的她絕佳的練靶場。

如果說「非法制裁」的仇恨從來沒離開過一個家庭;「勇敢復仇人」則藉女主角尋找仇家之路,剝示了整座城市的腐壞。身為DJ的她,原是輕鬆慧黠帶點文藝腔看城市風景的布爾喬亞;出事後,卻一度成為舉步維艱的驚弓之鳥。導演尼爾喬丹前半部拍得極好,把最擁擠、最安全的城市裡的孤獨與危險,拍得令人感同身受。也夠有種,故意讓白人女主角觸及感情的對手戲都和不同膚色的男性發生。只可惜到了最後,執法者是否要站在司法這邊阻止女主角動用私刑?顯得無力,甚至有點好笑,免不了先盛後衰。

只是看完「勇敢復仇人」,不禁想起二十多年前流行一時,以陸小芬、陸一嬋領銜的本土女性復仇片(瘋狂女煞星、女王蜂……),除了袒露女體,曾經觸及到內心那股復仇之火的憤怒與失望嗎?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