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September 03, 2008

星空傳奇

【聯合新聞網╱顏士凱】 2008.09.02 05:43 pm


我跟張毅先生在十幾年前有過一面之緣,上兩個月前我到上海出差,沒想到會再碰到他。

上次,我們在他「琉璃工坊」天母店見時,坐下來喝的是咖啡;這次,我們在他上海新天地「透明思考」餐聽,坐下來喝的是水。上次他把咖啡叫「二哥的咖啡」,因為是他請楊惠珊小姐的二哥現煮的,免費請我;這次他把水叫「星空傳奇」,他堅持要我自己付錢。

我因為半年前在仁愛路上遇到我大學同學,他現在擔任聯想電腦台灣區總經理的特助,需要一個人三不五時幫他跑大陸,「暗中打探」大陸總公司最新動態,「親自」回報給他。因此這個上不了檯面又能令他相信的人,他一直找不到適當人選。

他說他突然看到我時,心中第一個念頭就是「就是你啦!」雖然班上我們就坐隔壁,但真正的友誼其實要到二下才展開。那時候,我們一整天就泡在系圖書館,除了吃飯打兵乓球跟回宿舍洗澡;我們白天討論很多電子電路方面的東西,晚上就拿還是禁書的金庸小說以及杜斯妥也夫斯基消遣。

我告訴他別用那樣口氣說,那好像他是一副「星探」的樣子。他大笑說,我還是沒變,「話中總是另有玄機!」

「我記得你不是唸考古的嗎?」張毅聽我這趟到大陸竟然是做電腦業務,覺得很詫異。我們是在「朵雲軒」拍賣公司旁邊一條巷子裡的藝廊偶遇的,真的很巧,我們都在公事之後逛畫廊散心。張毅說他對藝術品拍賣沒興趣,他看畫主要是找拍動畫片的靈感。

「後來我們系到了我這一屆就正名為人類學了,不過,大學時我最初唸的是電子工程,人類學是我後來降轉的系。」張毅聽我這麼說眼睛突然亮了一下,我知道他這一年多一直在跟一家投影機公司商談合併大計。大概是這個原因,他邀請我到他的餐廳小坐一下。

其實,我今天三場下午茶的第一攤就在他的餐廳,但我沒說。十幾年前,那時候琉璃工坊剛在台灣闖出名號,張毅找人要幫每件賣價上萬台幣的琉璃,附寫上一份說明書,一個朋友介紹我去跟他談談。他當時跟我談最多的是他滿腦子的「前進大陸」構想,現在他問我想吃什麼,我老實以對說肚子真的還不餓,他卻突然笑說:「你看,人最終還是要回到原點。」

我想了好一下,才弄懂張毅的「原點」指的就是中國大陸。我覺得有點口渴,問張毅這裡有沒有茶或啤酒?「我推薦你喝我們這裡一樣東西,不過,我會堅持這要你自己付費;」從剛剛碰面到現在,張毅直到此時才露出笑容,「這是我跟楊小姐的共識,所有這裡的東西都可以免費請親友,唯獨這個東西我們堅持要親友自己買單。」

沒有一個人聽張毅這麼說會不對此「何方神聖」備感懸念的。再等這「神聖」端出來,看了好幾眼後,更是懸念地要問「這是?」「水。」張毅又笑了,且揮手制止我再繼續發問,「我知道你要問什麼,這不是歐洲的汽泡礦泉水,也不是天山的神水,就是上海本地的水。」

懸疑繼續在不知名的地方發酵,「這杯水要賣多少錢?」我制止自己發問,並讓自己的表情展現出微笑的模樣。張毅說,古今中外,沒有一杯白開水可以給那麼多人「思考的空間」,而且還教許多人多年後還「唸唸」不忘;「人的腦子很奇妙,我們的思路經常受困,遇上一杯令人可以思考的白開水,許多人卻忽然一下子變得很透明清澈。」

「你們有給這杯水什麼特定的名字嗎?」我腦海裡開始出現一大張下午看過三遍的菜單,上面的每個字現在都變得像「天下為公」那麼大。

「我們叫它『星空傳奇』。」張毅一臉嚴肅地說;我這次卻真的笑了,很自然地笑,不知為什麼。

我趁著上洗手間的路上,攔下一位女服務員,很興奮地問她一杯「星空傳奇」的價錢是多少?她告訴我50元人民幣,還附帶說明在新天地這地方「一杯可樂也要賣40元」。我上洗手間的時候,果真腦海裡思考特別多,好像尿也特別「衝動」。

在回到旅館前的五百公尺處,莫名又衝動地下了計程車;我走進三天來都沒走進去的龍華古寺。還記得旅館經理說,這座具有1700年歷史的古寺據說建於三國時代,寺裡有三大鎮廟之寶,其中一寶千手觀音,楊惠珊這幾年也有類似的大作品。

仰望具有六層建築的龍華塔上星空,想起第一天來時計程車司機告訴我這座傳奇古寺「思想很進步,除夕夜還舉辦過年倒數計時。」腦海一下子真的出現很多星星,好像從來都沒看過的星星。

(顏士凱/邊邊角角棒球論壇成員)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