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September 03, 2008

王效蘭&許博允 一張折疊塑膠椅的情誼

【聯合報╱林英喆】 2008.09.03 03:37 am



《聯合報》發行人王效蘭。
(本報資料照片/記者楊海光攝影)

新象文教基金會創辦人許博允。
(本報資料照片/記者邱勝旺攝影)


人世間的友情有時很奇妙,每每想到這些塑膠折疊椅,我就想到那一段報人與藝術家之間無私的情誼……


《民生報》於民國95年11月30日宣布熄燈,其後有一些緩衝時間讓同仁整理私人物品,文化組很多同仁的置物櫃放在編輯部會議室之內,包括我本人,那時一邊在大會議桌上整理分類,哪些可以不要,哪些要保留,突然發現會議室裡深灰色的折疊椅,竟也陪伴著近十年了,這些折疊椅,見證了一段情誼,那是《聯合報》暨《民生報》發行人王效蘭與新象許博允之間一段藝術友情。

王效蘭熱愛文化藝術,是眾所周知的,雖然她交遊廣泛,尤其是與法國的關係更深厚,但很多的好朋友都因藝術而結緣,如已故的故宮院長秦孝儀、華人藝術家趙無極、雕刻大師朱銘,或是廣達的林百里,但這些都是私人交情,她很少在報面上大書特書。

王發行人喜歡文化藝術,她所經營的《民生報》文藝版面,不僅創報時就開辦,報禁開放後,版面也都是各報之冠,目的無他,因為她認為,這麼多的版面都是為台灣文化及表演藝術團體服務的。

從進入報社就在文化版跑新聞,民國82年起負責文化藝術的新聞,我深深感受到王發行人在這方面的投入與熱愛。《民生報》從創報起就設的讀者服務組,後來轉型為活動組,開始參與主辦各項藝術活動,無論是夏卡爾畫展、羅浮宮展、兵馬俑展,或是如《歌劇魅影》、帕華洛帝在台中的演唱等;雖是如此,她對其他單位活動支持也不遺餘力,尤其是主辦方希望能透過報社的宣傳,以增加票房。只要對方提出,都沒有不同意合作的。即使有的活動是與對手報合作,王發行人都再三囑咐,我們不能因此而抵制,還須同樣報導。有時候我們報導的版面較之合辦的媒體還大還多,令很多活動單位銘感於心。

至於新象這個老招牌,緣於過去與《中時》創辦人余紀忠有較深遠的關係,與聯合報系合作的機會反而較少,但這也無損於新象在《民生報》版面的見報,我們跑表演新聞的同仁還是以平常心視之。但後來民國86年的「跨世紀之音」──二王一后演唱會,則不僅是新象歷來最大的製作,更開啟聯合報系與新象合作的契機。

雖然,聯合報系僅是媒體協辦的合作單位,我那時負責文化新聞版,卻發現王發行人對這個合作案子的重視,等同視為報社自辦的活動,許博允常常到報社開會,說出他的構想,諸如要在中正紀念堂廣場上,座位怎麼安排?舞台要在哪個地方,背景最好是中正紀念堂的鐘型建築,燈光打上去的話,簡直是絕佳的背景舞台等。當然最後是許博允念頭打到兩旁的花圃也要移除,中正紀念堂管理處反對而作罷,只好移到大中至正的牌樓。

記得那時王發行人盯這個活動甚緊,常要各個單位報告,像是新聞版面的宣傳計畫、發行單位送票訂報的進度,以及活動組的配合等,有時活動組反映票房並不理想,即使盈虧與報社無關,卻會被她要求做更大的宣傳,我們當然只有再做大了,包括卡列拉斯、多明哥與黛安娜羅絲的專題介紹等。那時每個同仁都感受到王發行人好像對二王一后情有獨鍾,因為以前從未對合作舉辦活動如此熱衷與關切,大家百思不得其解。有時同仁傳來些許負面的耳語,但她都認為那是小問題,最重要的指示是:要把這個活動辦好。
1997年的跨世紀之音演唱會上,黛安娜羅斯忘情演唱。
(本報資料照片/記者楊海光攝影)

最後的結果,現在大家都已知道了,活動是成功的,擠進了七萬多人,創下中正紀念堂廣場的紀錄,但湧進很多不買票的觀眾,讓新象負下巨額的虧損。

新象為此虧損,王發行人視同她也有關係,一直在想如何彌補且減低虧損,她說服了許博允將為二王一后買來的數萬張灰色塑膠折疊椅賣掉,她以身作則,報社就買了幾百張,並且指示活動組找其他廠商也來買。記得那時活動組幾乎全組動員,每個人都動用自己的關係與人脈,包括地方特派員也接到指示,顯見王發行人的重視。

其後,她又動念到她的老朋友朱銘身上,希望朱銘能為此雕刻一個藝術品,限量複製,義賣為新象募款。記得那時王發行人興沖沖地帶著許博允到朱銘外雙溪的家中去,我也陪同前去,王發行人可能不知道許博允在1980年時,就已推介朱銘到香港藝術中心展出,雙方交情久遠,她仍然頗為慎重地向朱銘說到二王一后帶給新象鉅額的虧損,想藉朱銘在藝術上的成就,為新象特別做一個雕刻。當然,朱銘二話不說,立即應允,這也就是後來以「跨」為名的雕刻藝術品,風格是朱銘人間系列的,以二王一后為主角,卡列拉斯與多明哥坐著,黛安娜羅絲站著。

不論其後,那個藝術品義賣了多少?或是對新象的虧損助益多大?那已經不重要了。但那一天在朱銘外雙溪的家中的畫面,卻永遠留在我的腦海中,身為她的部屬那麼久,親眼看到王發行人第一次為他人的事,向她的朋友求助,而朱銘也毫不遲疑地答應。

其時我才發現,王發行人非獨厚新象,她與許博允也沒有特別的私交,但仍然願意為新象挺身而出,完全出自於她認為許博允是個人才,渾身充滿創意與點子。尤其是新象長年來累積出來的成績,全憑他個人之力,對台灣文化藝術做出的貢獻,那是有目共睹的。因此油然而生出惜才或愛才,並且不希望因為一個節目,讓新象前功盡棄。

這裡可以公開一些祕辛,《民生報》過去與很多單位合辦過很多藝術活動,有的辦過一次就成為拒絕往來戶,有的後起之秀,卻頗有市儈之氣,這些王發行人都看在眼裡,但有少數幾家,她會耳提面命,指示我們一定要全力支持,新象就是其中之一。

所以,自二王一后之後,凡是新象提出來的合作案,在《民生報》都有如直通車般,毫無異議通過。我們同仁都私下開玩笑說,這有如過去台陽美展的免審資格般,但我心裡知道,那是因為新象本身二三十年來做出的成績所致。

《民生報》結束後,不知道購置的二王一后灰色塑膠折疊椅,現在身落何方?但很奇怪,那些便宜的塑膠折疊椅,自從買進來放到編輯部會議室後,為每天編前會或是各部門開會之用,任勞任怨,至少我們坐了近十年,卻好像從沒有壞過。

人世間的友情有時很奇妙,每每想到這些塑膠折疊椅,我就想到那一段報人與藝術家之間無私的情誼。值此新象三十年慶之際,寫下來,以留諸後世。

●「如花綻放的年代──新象30」影像展,9月5日至14日於台北華山創意園區四連棟展出;展覽現場舉辦「新象30會客室」座談會,相關資訊見www.newaspect.org.tw或www.wretch.cc/blog/na30art。

【2008/09/03 聯合報】@ http://udn.com/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