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October 09, 2008

感時篇》一人跪下,眾人站起!

【聯合報╱張作錦】 2008.10.09 03:11 am



由趙耀東,想起勃蘭特,想起張百熙

前經濟部長趙耀東走了。一直到他辭世,大家還叫他「趙鐵頭」。

「鐵頭」對照古語,亦可稱「強項令」。

東漢光武帝姐姐湖陽公主的一名男僕,仗勢殺人後躲進府中,洛陽縣令董宣把他抓住,當著湖陽公主的面就地正法。公主向皇帝哭訴,光武要董宣給公主叩頭謝罪,董宣不從,皇帝令衛士強按他的頭,董宣仍巍然不屈。劉秀沒辦法,只好罵他:「強項令」,給我滾出去。

項者,脖子也。脖子硬,代表一種正氣。正氣不向邪惡妥協,但面對真理正義和國家人民的利益,「強項」可以降低位階,甚至願屈膝下跪。這是另一種正氣。「趙鐵頭」為了中鋼而下跪求才,不是大家都耳熟能詳嗎?

動人的下跪故事,中外都有。二次世界大戰時,納粹德國殺猶太人數百萬,以波蘭奧斯維辛集中營最為駭人聽聞。1970年,德國總理勃蘭特訪問波蘭,到猶太人紀念碑前憑弔,出人意外的他跪了下去。勃蘭特當年曾受納粹迫害,他對屠殺猶太人沒有責任,但他替有罪的人謝了罪。

世人評論:勃蘭特這樣做,減輕了德國復興的負擔,讓德國有機會再度成為世界一流強國。「跪下的是勃蘭特,站起的是德國」。

在中國,跪拜更是大禮,只能對「天地君親師」行之。但清季「當朝一品」的張百熙,為了辦好大學以救國,對一名「士人」跪下了。

甲午中日戰爭後,清廷力圖維新自強,乃創辦京師大學堂,「以期人才輩出,共濟時艱」。慈禧令管學大臣張百熙制訂大學堂章程,張百熙覺得,「大學堂之設,所以造就人才,而人才之出,尤以總教習得人為第一要。必品學兼優之人,才得膺此選。」他細數當代學者,認為桐城派領袖吳汝綸「學問純粹,時事洞明,淹貫古今,詳悉中外」,最為合適。不說別的,看看吳汝綸的兩名學生嚴復和林紓,就知道高徒出自名師了。

張百熙三顧茅廬,吳汝綸以年老婉謝。張見不能說之以理,乃雙膝一彎跪了下來。張百熙出身進士,做過的地方官不說,在中央除內閣學士,先後做過工部、吏部、戶部和郵傳部尚書,是一品大臣,現在身著朝服跪在地上,吳汝綸深受感動,只好答應。雖然吳氏不久病故,但張百熙終於替後來的「北京大學」奠立了標準和根基,讓它成為中國和世界第一流大學。

馮友蘭曾說:「當我進北京大學的時候,學生中正傳說管學大臣張百熙的事蹟。他可以說是在蔡元培以前,對於北京大學最有貢獻的一位校長。」

「趙鐵頭」下跪求來的人才,使中鋼成為國營企業的奇蹟與典範,輔助台灣躍上「亞洲四小龍」的行列。但是這些年,中鋼成了政治酬庸的機構,成了競選費用支出的帳房,也成了利用轉投資撈錢的地方。

年來觸目所見,多少人向權勢下跪,向利益下跪;當這些人為這些目的跪下去,台灣還能站得起來嗎?

【2008/10/09 聯合報】@ http://udn.com/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