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rch 10, 2009

《虹》作者: 吉本芭娜娜

第一部分
第二節
作者:吉本芭娜娜 出版社:上海譯文出版社

可是在這一刻,在海水裡,我卻異常清醒。

週圍的一切突然變得清晰,皮膚愉快地捕捉到海水的溫潤,被活潑的生命團擁,就好像大幕在眼前拉起,我又重新回到了這個世界。

腳趾碰到海底的沙子,覺得有些透不過氣來,抬起頭吸了幾口氣,又回到海底。發絲在眼前飄動,不遠處有一只海龜……這一刻對我而言,就像清晨一覺醒來,週圍的一切都那麼新鮮,感覺越來越鮮明。

光線一時一刻不斷變換著照在海水上,沙子平坦地一層一層卷上來,人和魚兒就像在逛街似的互相交錯,剛才握過手的法國老夫婦不即不離就在一邊。

最後從水裡上來取下潛水眼鏡時,這魔法也沒有消失。強烈的光線、濃鬱的綠色、靜靜的海灣,都和下海前沒有什麼區別。

遠遠地看到剛才那男孩向他母親的方向跑去。

我在太陽下晾幹身體,被浸濕的深藍色泳衣也好像海裡的生物一般閃閃發光,炫目。沾滿了沙子的身體,從頭發上滑落的透明水滴……纖細如絲、容易受傷害的心情漸漸充斥全身。

我以前一直認為人和人之間幾乎沒有幸福的形態。從小就在自家開的小旅館裡看到了形形色色的人的眼淚,從那裡學到了爭吵、悲傷和安靜的幸福感,如同海浪般此起彼伏。

不過人和人之間偶爾還是會有蜜月期。就像兒時的遊戲,打開那罐琥珀色的液體,偷嘗那甜得發膩的蜜,天真而刺激。

從機場到酒店需要乘坐專用船只,在船上看到一對幸福的情侶。兩人並肩注視著海景,仿佛可以一直美麗到永遠。

可是,無論是誰,都不可能持續到永遠。無論如何美麗的瞬間,都會發生變化。

所以他們才看起來那麼美。由于小船坐不下那麼多人,他們上了工作人員的船。兩人手牽手,笑容燦爛,發絲飄舞,夕陽漸漸籠罩了他們,小船沿著水面劃向遠方。

莫非我也身處于這美麗的風景之中?這時,我第一次略顯單純地這樣想。

可能是親眼看到了檸檬色鯊魚的關系吧。

自己的想法是不是太過固執了?可能一切都是自然而然發生的。當我被這美麗的光線籠罩時,魔法似乎開始消失了。

無論做什麼,我都需要時間,需要很多時間。陽光卻似乎一點都不介意,始終溫暖地照耀在我身上。



我非常渴望來大溪地。

從十幾歲起就開始在經營大溪地料理的餐廳打工,卻一次都沒有到過這裡,總覺得慚愧。可一直都沒有請到長假,工作本身又十分有趣,不知不覺過了近十年。

剛到時住在可以自己做飯的海邊小屋,後來搬到波拉波拉島上高級酒店的水上木屋。

其實難得來一次,應該多轉些地方。可自從到了這裡,心情好像一下放鬆了。

就這樣呆呆看著大海,讓時間悄悄溜走。再次見到了澎湃的大海,想起小時候的生活,覺得非常滿足。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