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rch 10, 2009

《虹》作者: 吉本芭娜娜

第一部分
第一節
作者:吉本芭娜娜 出版社:上海譯文出版社

“和海龜、鯊魚、鰩魚一起暢遊深海魚缸。”

這個拉格納利烏□潛水之旅吸引了許多住在波拉波拉島□上的觀光客參加。

不過,只有我獨自一人前來,四下一張望,其他的都是法國人、意大利人,大家來自各個酒店,組成一個個小團隊,沒有一個日本人。我倒不覺得害怕,只是在大家吵吵嚷嚷排成一隊時,原本就個子矮小的我越發顯得不起眼了。我們分成幾個小組,輪番跳入大海。

和我同組的是一個法國家庭。

媽媽挺著大肚子,只有爸爸和十歲的小男孩要下水。“我們走了哦。”“等我們回來哦。”他們叮囑著,一前一後往沙灘奔去。

媽媽腆著肚子斜躺在遮陽傘下曬太陽。

不由得想起小時候“無論發生什麼,媽媽總會在身邊看著我”的那份心情。雖然看不清遮陽傘下那位法國媽媽的臉,但她一定在微笑,那種熟悉而又陌生的感覺似乎又回來了。號稱世界上最大的海底水族館,是波拉波拉島上的著名景點。太平洋東南部社會群島島嶼,隸屬法屬波利尼西亞。美國作家詹姆斯·A·米切納稱之為“世界上最美麗的島嶼”。

孩提時代毫無顧忌地專注玩耍時感受到的那種幸福,就像深色蜂蜜一般黏稠快樂。我用盡全力回憶往事,感到一絲苦悶: 我居然到了這麼遙遠的地方?!

其實並不是想家了,迄今為止也並未屢屢碰到不開心的事情。

然而,當見到那個在遮陽傘下的陌生母親長裙下露出白白的腳,在白白的沙灘上投下影子,每次回頭,心裡總會泛起淡淡的酸楚。

我下到海裡。在這個大魚缸裡,被觀賞著的應該是人類自己吧。魚兒們完全無視我們的到來,自顧自遊得不亦樂乎。

或者,如果真有外星人存在,他們看地球上的人類,就如同我們看這些魚兒一般,是在大氣裡歡快地遊泳吧。

這時,一條小小的檸檬色鯊魚慢慢遊過來,那動作和別的魚都有所不同。

啊,太有趣了,真是黃色的。我睜大了眼睛。

它邊搖擺尾巴邊控制著方向,我開始擔心自己腳部的移動是不是已經落在了它眼裡。聽說鯊魚的嗅覺是人的幾萬倍,當它咬住你的時候,眼睛都會變得不一樣,不知怎麼回事,這些知識開始非常清晰地出現在我腦海中。

“這樣小小的一條魚,卻有著與其他魚不同的強大的壓迫力,好可怕!可是那黃色好漂亮!”

我想叫出聲來,不由自主地伸手指向它。我的手比常人小一些,在大海中,似乎愈加小了。

一邊的老夫婦也在水裡頻頻點頭,他們看到鯊魚一定也覺得很興奮吧。在來時的船上曾經和他們簡單聊了兩句,這是一對法國夫婦,和我住同一間酒店。

在水中望著鯊魚,三個人的手自然地握在一起。

超越國籍的雙手,爺爺奶奶輩溫暖的手,這樣的感覺讓我滿心歡喜。那是緊緊擁抱過孫輩的布滿皺紋的手。

漸漸發覺鯊魚並沒有侵犯我們的意思,三人從水裡抬起頭聊了幾句關于鯊魚的話題,然後分別遊開去尋找各自想看的魚。

我還是靜靜地看著眼前的鯊魚。

是透明的黃色?不,是更接近于閃閃發光的檸檬色,和傳說的完全一樣。居然有顏色這樣漂亮的生物!居然有水果色的生物在眼前遊動!我使勁盯視著鯊魚,眼睛一定像墜入愛河般熠熠生輝。

海水最初一定很幹淨,只是因為人們留下的沙粒而漸漸混濁。就像沙漠裡揚起的沙塵,又或是在風大的日子裡遠處飄來的雲團,魚兒的王國就這樣被薄霧籠罩了。

在眼前這一片清澈透明的海水裡,口中是海水淡淡的鹹味,不同顏色的魚兒遊來遊去,沙灘上還有鰩魚輕輕滑過。珊瑚的顏色在光影的照射下變換著,水中的一切似乎都在發光。

我在做夢嗎?難道看到了彩虹?七種顏色都來到這個世界,它們滲出來,變成漂亮的蝴蝶結搖擺著,時間仿佛停止了,世界安靜下來。

雖然發生了許多事情,仍然可以看到這麼美麗的世界……只要活著,即使會痛苦,可是一定會有這樣的時刻出現。一定。

這樣想著,感覺體內湧動起強大的力量。

至少在這個瞬間,我仿佛又回到了青澀的少女時代,向未知的世界進發。武器是比一般人還要小一號的身體,用這個微不足道的無法依賴的身體,像個宇宙戰士一樣擺脫地心引力,在未知的魅力四射的世界中,盡管有許多人同在,卻只聽見自己呼吸的聲音。

自從來到大溪地,我就一直犯困。

怎麼也睡不夠。從莫雷阿島和大溪地島(Tahiti)、波拉波拉島(Bora Bora)、呼爾希尼島(Huahine)、瑞亞堤亞島(Raiatea)並稱為法屬波利尼西亞的五大群島。到了波拉波拉島,難得頭腦一發熱住進這家高檔酒店,即便水上木屋震耳欲聾的海浪聲把我包圍,我依然睜一睜眼繼續睡去。入夜後,海風的聲音似乎包圍了整個房間,白天似乎永遠都不會來臨。或許這巨大的海浪聲對我而言,正是和外界或者過去隔離的最好屏障。

醒來就一個人呆呆地散步,或者遊泳,抑或走很遠的路到餐廳去吃東西。

要去餐廳,要先走一段木板路,然後繞過被小別墅環繞的巨大花園,過一座橋,看看在運河般的海水裡遊泳的魚兒,沿著海岸線再走一段,最後到達目的地。

[0]這段路對我這個睡不醒又沒有任何計劃的人來說,是極好的消磨時間的行程。

默默行走間,景色一直在眼前變幻,讓我覺得像是在做夢。自己似乎被扔到了美景之外,原來美麗的景色是在夢裡。白天是在燦爛的陽光下,晚上則是在漆黑的暗影裡。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