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y 20, 2009

重看好萊塢舊片 像會老情人

2006/02/14
【記者胡幼鳳、葛大維、魏忻忻】
問:導演決定離開學術生涯,專心拍電影時,有沒有掙扎?


王正方(右二)二十歲生日舞會時的舞伴是成舍我的女兒成嘉玲。
圖/王正方提供


方:不掙扎,遲早要走這條路。我那時知道,我要繼續搞電機會很痛苦。念理工,我可以,念博士,我可以,可是我知道,在這領域,比我高明的人太多了。電影是我真正的興趣,像他一樣。(指王正中)。他最大的貢獻是研究河盲症,你怎麼研究的?

我的了解,就是像金庸小說,讓寄生蟲練葵花寶典(指破壞生殖力),是不是?

中:我那時想為窮人做一些事,就去默克藥廠做寄生蟲研究。去了才發現,他們對人類的寄生蟲一點興趣都沒有。只做雞、牛、羊、狗,這些動物的主人有錢,窮人反而沒有人顧。

有一天總裁見我,滿面笑容說:「CC呀,我真的很欽佩你,不過我們的目的並不是求知,是要取悅我們的股東。」從此,我就認真做動物寄生蟲的研究了。最後發現日本土壤裡的一種酵母,打牛羊豬身上的線蟲有奇效,讓默克一年賣十億美元。

我和同事後來在人類身上找線蟲傳染病,找到河盲症。在非洲,人小時候被黑蠅叮了,體內就有寄生蟲,蟲子多到往眼睛跑,人就瞎了。非洲村子一個個就這樣荒蕪,因為年輕人瞎了。

後來默克和聯合國合作,每年花五百萬美元製藥,WHO再出五百萬來賄賂當地官員,把藥送給非洲、中美洲。就雇一堆人,每人扛一麻布袋的藥,碰到趕集,就給每人一個藥片兒,因為一年吃一次,兩次趕集就好了,現在這個病已經完全受控制了。這是這輩子唯一值得講一下的事情。

方:這成就很大了。

問:最近中央電視台播王導演的「馬吉的見證」之後,認識王正方的人,估算有幾億?

方:他們根本不曉得那是我拍的,上面寫的是Peter Wang。那是我在十二年前在紐約拍一個小紀錄片,講南京大屠殺。

中:拍得很好呀。我還記得電影裡頭有個人的頭被砍了,差點斷,還沒斷,那人生命力好強,脖子變這樣還活著。

方:法國ELLE雜誌記者來採訪我,講到南京大屠殺,好無知呀!我就和那法國人講,這不是數字的問題,這種心態殺人,殺一個都不可以。

問:若人生重來,大哥會去念文史嗎?導演還會搞電影嗎?

中:我會,絕對會。如果沒有父母的壓力,我一定會去念文史。

方:我不會搞電影。電影很吸引人,非常羅曼蒂克,給你很多創造空間,但輝煌時代已經過去了。我從小就愛看電影,三舅在天津開了幾家一流大戲院,住北平的時候,我們家門口的大華戲院,我們也可以免費看,那時看很多好來塢片子,看的時候也不懂,就看那熱鬧嘛。

中:(回憶往事,點頭)哇,後來重看就像見老情人一樣,好喜歡,以前全沒看懂。

方:電影是我們以前的主要娛樂。「大國民」的導演奧森威爾斯在五○年代末期就說,以後流行歌曲最紅。很了不起,他那時就看到了。

問:如何看待現在的特效電影?

方:我不看,那個不叫電影。這些人在演戲的時候,連個演戲的對手都沒有,電影應該還是一個戲劇,講究人與人間的交流,不然就是個video game(電玩)。

所有東西都有一個階段性,我覺得我沒有什麼遺憾,,在八零年代中期、末期,我趕上美國獨立製片最後一班列車。史派克李、葛瑞格、約翰塞爾斯,我們是一幫的。那個時候有最大的自由度,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去拍。現在沒有了,不要說國片,全世界都沒有了,現在是另外一種Media。

現在的廿分鐘短片,可以放在電腦裡看,這像宋詞裡的小令,很好、很屌,何必一定要兩個鐘頭呢?

我有電腦背景,非常注意這東西的發展,MTV非常值得發展,但非常不好拍,可是有的拍得好,像光良的MTV就很有意思。我講話很刻薄、很兇,但真的有價值的東西,觸動我的時候,我不吝給他很大的支持。【2006-02-14 聯合報】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