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y 20, 2009

保釣變附匪 連父喪也回不來

2006/02/14
【記者胡幼鳳】
在子夜的台北東區,王正中、王正方啜飲著紅酒,打開話匣子猶如打開一甲子的醇醪。帶著微醺,五個小時穿梭在六十多年的人生歲月中。


王壽康教授(前排右)生前大力提倡說國語運動,母親曹端群(前排左)是位知名的書法家,王正中(後排右)和王正方幼時就在這樣的書香世家成長。
圖/王正方提供


他們前半生,幾乎踩著相同的腳印前進,到了海外,卅五年前在美國風起雲湧的保釣運動,也有兩人的身影。

當年他們這群留美的「優秀書呆子」,為阻止美國把釣魚臺列嶼和琉球一併奉送給日本,他們在美國各大學發動了數千人的遊行示威,效應迴盪到台灣島內。

王正方說:「國民黨那時簡直混到極點,只會說好好讀書,不要受共匪的利用。」他們轉而寄望中共能夠對釣魚台採取積極作法。哥哥王正中跑到加拿大見中共大使,「那時我想回『祖國』服務,但對方勸我繼續留在『美帝』,多學學他們的科技」,他回到美國繼續學術研究,後來研究寄生蟲有成,還回台在中研院創立分子生物研究所。

更激進的弟弟王正方,卻和四名台灣留學生組成保釣團,在一九七一年悄悄進了大陸,見了中共總理周恩來,事後被台灣宣布為附匪學生,從此列入黑名單,十多年有家歸不得,甚至無法回國奔父喪。他拍的電影「北京故事」在台曾遭禁演,解禁後大受好評。

王正中說:「當年我還掩護弟弟到大陸去,送他們到機場,以為很機密,沒想到他人還沒回來,消息已經上了中央日報頭版。原來幫他們辦手續的旅行社就是國民黨開的。」

王正方說:「我們當時都是一群天真的理想主義者。」獨自在台照顧中風父親的母親,把房子分租,幾年後發現房客朱先生竟是當局派來的監視者,「朱大哥把我們的信、電話都搞得一清二楚,連大哥回台灣,都由他親自接送。到後來,他和母親情同母子,比我們還孝順。」

「附匪學生」王正方不改大砲個性,一九七三年又在香港發表文章批評共產黨,結果大陸也把他列黑名單,直到後來大陸局勢丕變,他才有機會再進大陸拍了留美學人返鄉的「北京故事」,以溫馨幽默風格闖出名號。

他的老母多年後到美國探子,兄弟倆在機場相迎,她走過王正方身旁,完全沒認出這名激動落淚的中年人,就是當年躺在她教室地上大哭耍賴的小兒子。

蕭伯納曾說:「凡傑出人物,在年輕時都曾相信過社會主義,但到老來還相信社會主義的,一定是傻瓜。」回首這段為政治狂熱的浪漫歲月,王正中直說:「幼稚。」王正方則慨嘆:「誰瞭解?」唯有兄弟彼此見證那段個人歷史了。

【2006-02-06 聯合報】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