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ne 19, 2009

唯一沒有巨石建築的古文明

【聯合報╱楚戈】 2009.06.19 04:47 am



──並請教漢寶德大師

和古代宗教信仰有關

漢寶德作東海建築系主任時,邀我去東海演講。我講的題目是「中國上古美學史」。在上台之前一起喝茶,說到建築史,都是學希臘、美索不達米亞、埃及,以及古印度,他慨嘆:「古文明中,中國黃河古文化,是世界唯一沒有巨石建築的古文明。」

這樣的慨嘆,大概是台灣所有學建築的留學生的共同感想。漢寶德是我尊敬的大建築師,他是台灣少數很注意中國傳統建築文化的建築家。他不知他偶然一句閑話,卻一直留在我腦海,幾十年來,從未或忘。在近著《龍史》中,我初步判斷這和古代宗教信仰有關。

漢兄這句偶然的話,使我不但注意到七大古文明的神廟建築,也聯想到晚出的南美馬雅文化。不像其他古文明,都有大河滋潤,馬雅文化多半建在山區,現在已是叢林了。

馬雅文化雖然晚出,但偶像雕刻也和別的古文明一樣是巨石雕刻,建築神廟也是巨石建築,有些接近埃及的金字塔。

另外,印度古文明的巨石建築,並沒有隨著佛教傳入東亞,中國、韓國、日本,好像有免疫力一般,接受了佛教,但沒有接受印度的巨石建築。反而東南亞的柬埔寨,卻傳入了印度教的巨石建築,以及巨石雕刻。

初步推測,是中國原始宗教不拜偶像。商周小型的人俑,大多是女人侍妾、工人及奴隸,多半赤足。孔子說:「為芻靈者善,為俑者不仁。」因俑太像人,用像人的俑陪葬,形象上太殘忍了,而稱「不仁」。草紮的動物叫芻靈,這意識影響民間的紙紮店,大概也是其他文化罕見的例子。紙人頭部是木雕的,用棉紙層層貼糊,乾了從後腦割一條線取下,再整理並畫上五官,和紙紮房子一起燒給死者。紙衣服是接貼而成,肩頸留一小孔把頭插上,秦俑的頭也是插上的,圓明園十二生肖,身體是中國傳統的長袍大袖,另外雕鑄了頭部,由另一批懂寫實雕刻的人鑄製好,再安在肩中央的孔洞,和傳統習俗一樣。

東亞人自古流行神主文化

另一方面,東亞人自古流行神主文化。商周的神主,是父甲、祖乙、兄丁、母庚……之類的簡單神主,以干支為名(張光直認為干支名是祭日名)。現在的神主較複雜,有「天地君親師」之神位,是概括性的;有「故顯考╳╳」之神位;祠堂則集中陳列祖先,及近代的死者名。

追索到文化起源的時代,猶未發明文字,也未發明圖畫,用什麼象徵神位呢?我的猜想,是崇拜蛇圖騰的原始人,用像蛇的條形繩子,以象蛇神,《易經》記載「上古結繩而治」,象徵蛇神,氏族定期祭拜,以維持原始社會之秩序,才叫「而治」。

原始公社生活沒有私有制,中國私有制,要推遲到農業生產,由土地的占有耕種,才會產生土地占有的私有制。

故漢朝鄭玄《周易》注,改為「上古結繩記事」,沒有私有制時,是無事可記的,鄭玄有以後喻前的嫌疑。而神和繩同音,繩神亦本此。

依鄉村祠堂的體制,祠堂通常不開正門,由邊門出入。一,祭祖大典方開正門。二,族中有人犯了罪,才開正門由族長當著祖宗牌位議處,輕則打屁股,重則驅逐出境,這也是鄉村「而治」的社會。故〈易‧繫辭〉說:「上古結繩而治,後世聖人易之以書契(指甲骨文)。」唐蘭說:結繩不可能易之以書契。

巨石神像雕刻才需要巨石建築供奉


若從牌位性來看,結繩是神主象徵。易之以書契,也只限於祭神的父甲、祖乙、母丙、兄辛這類書契,不是所有文字。則結繩而治,才能解釋。我當然希望別的學者另有說法,以澄清此一文化歷史現象。也要請教寶德兄西方神廟有沒有文字寫的神主牌位。如有,我的推測就要改變了。若自己沒有新說,光說我的猜想不通,就是小人了。我的想法是:中國人的智慧比不過馬雅人嗎?

神主牌位,不需要巨石建築,巨石神像雕刻才需要巨石建築供奉。故《禮記》明堂位,以及東亞的神廟都是木構建築,適合供奉神位。

以此就教漢寶德及所有留學西方的建築家,這是我這個建築學外行人的猜想而已。

【2009/06/19 聯合報】@ http://udn.com/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