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ugust 27, 2009

最短篇/落葉

【聯合報╱檸檬香茅】 2009.08.27 04:21 am


新媳婦進門第三天,她看著剛掃的一堆落葉,心裡掙扎著,不知該倒掉還是像以往那樣留著起火燒洗身軀水。

家鄰近公園,早些年颱風過後,她還會和孩子們去搜尋掉落的樹枝,拖回來劈成一截截晾乾做柴火。天生節省,習慣這樣儉儉地過日子;但是面對來自不同家庭的媳婦,就怕做得不妥,第一回合「交手」就被看輕。

應該是第二回合了,迎娶新婦那日早晨,親家母臨時給媒人寄話,多要了半豬和兩打罐頭;為免傷了感情「歹頭彩」,不得不多花那筆錢,心裡卻鬱著一股悶氣。

左思右想,她決定不值得為了這一堆落葉降低「身分」;便把它們掃到畚箕裡。打開臨著小河的後門時,媳婦卻說,「媽,樹葉仔為什麼要倒掉,不是可以起火嗎!」

一時之間,她放下心上的石頭;親家母一時的變卦,也沒那麼嚴重了。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