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ugust 20, 2009

戴立忍vs.鄭有傑 演戲是為了謀生和拍電影

非凡新聞周刊 2009/08/17【文/詹宜軒、周岐原】



他們演戲,是為了吸取拍片經驗,也為累積拍片資本; 他們拍片,是為了透過電影與世界溝通,也為了完成拍到70歲的夢。



戴立忍是《白色巨塔》裡利慾薰心的「壞醫生」,鄭有傑是《波麗士大人》中懦弱惹憐「好警察」, 但他們同時也是國片新作《不能沒有你》與《陽陽》的導演。



他們演戲,是為了吸取拍片經驗,也為累積拍片資本; 他們拍片,是為了透過電影與世界溝通,也為了完成拍到70歲的夢想。這兩位導、演雙棲的才子,更努力成為延續「《海角》熱潮」的國片新希望。



對於看偶像劇的台灣觀眾而言,戴立忍和鄭有傑都是讓人印象深刻的演員,「搶戲」的程度甚至超過主角,沒有人忘得了《白色巨塔》裡利慾薰心的「壞醫生」邱慶成;《波麗士大人》中懦弱又惹人憐愛的「好警察」潘士淵,看著心愛的女人將嫁給好友, 拿著「婚禮招待」胸花坐在床上痛哭,戲雖已下檔,此景卻仍被網友討論著。帥哥導演,有緣一起拚



如今,這兩位「帥哥演員」的導演身分卻更加醒目,他們也都被視為國片延續「《海角》熱潮」的新希望。由戴立忍執導、改編自真實社會事件的《不能沒有你》,已讓眾多走進戲院的觀眾哭紅眼眶,另一方面,該片也獲獎不斷,在台北電影節奪得百萬首獎等四項大獎, 在日本SKIP CITY國際電影節也獲得最佳影片,八月初,再奪下南非德班國際影展的最佳影片,讓戴立忍開心自稱也是「台灣之光」。



而鄭有傑則有李安導演兄弟檔加持,他導演的作品《陽陽》今年二月初就參加柏林影展,在台北電影節則獲得評審團特別獎,《陽陽》突出的影像呈現、鄭有傑對演員情緒精準的掌控也獲得影評一致讚美。兩部八月上檔、最被看好的國片彼此雖有競爭關係,但戴立忍、鄭有傑卻異口同聲地說,「我們的環境不允許互拚、只能一起拚。」



兩位帥哥導演外形一性格、一斯文,雖然相差十一歲,經歷卻有許多相似處,同樣身兼導演與演員雙重身分,他們當演員都是為了賺錢為生,也為汲取更多拍電影的題材與經驗;兩人都在南部成長,從小都愛看電影;鄭有傑為了拍電影, 一度中輟台大經濟系的學業,戴立忍則是兩年都沒收入,將自己資產全部投入電影拍攝。



兩人也很有緣,鄭有傑大學時拍攝的第一部短片作品《私顏》,當時已是知名演員的戴立忍特別客串一角表示支持;鄭有傑妻子戴海倫所屬的電影公司,則替戴立忍的電影做行銷,兩人私底下相知相惜、互相打氣。



年少輕狂,用電影溝通



「常有人問我怎麼會拍出小人物的心聲,這跟我的成長背景有關。」戴立忍在台東出生、高雄長大,國中念師院附中,在左營高中留級後,又念了復華和建功中學(現在的中華藝術學校),最後畢業於夜間部,當年看來問題多多, 如今回想起來,這卻是他成長最迅速的時間,「我當過搬貨員、挨家挨戶賣過童書,甚至還在酒店當過端盤子的少爺。」當時,戴立忍當國中訓導主任的父親也拿他沒轍, 但就從那時開始,他發現自己喜歡跟每個行業的人做朋友,也認為, 「這是後來做戲劇導演時最大的寶庫。」



目前,戴立忍最被外界熟知的身分是演員,無論是電影《夜奔》中跋扈的民初同志少爺,或是電視劇《白色巨塔》中利益為先的醫生,深刻的演技被譽為台灣中生代男演員的翹楚,但他對拍電影卻始終有著異常的熱情。從小父親管得緊,卻常帶戴立忍去看電影,他習慣透過電影去認識這個世界,後來也想透過電影來和世界溝通。



二○○○年,○戴立忍第一次以輔導金開拍的短片《兩個夏天》進入後製期,他在家剪接,常常一蹲就是三、四天,只能跟自己和山上的蚊子對話,「不拍戲,大概少了二百萬元的進帳吧!」他一點也不介意。二○○七年,他決定籌拍《不能沒有你》,結果他真的兩年不拍戲,投入六百多萬元,和合夥人陳文彬共同出資拍片,甚至到現在,兩人都還沒領導演和演員費。



為戲休學,李安助拍片



和戴立忍一樣,鄭有傑也是個「電影兒童」,「小時候因為家住在電影院樓上,常有免費的電影票可以拿,所以看了各類型大量的電影。」 家裡經營紡織公司,鄭有傑考上台大後轉念經濟系,但他大量接觸藝術片、影展,終於明白自己最愛是電影,趁著課餘學做場記、助導,也當演員,一頭栽進影像的世界裡。



拍攝第二部短片《石碇的夏天》時,鄭有傑因太過投入,只好暫時休學。為了不讓父母擔心,鄭有傑認真地學習電影的每個環節,無論是編劇、美術、燈光,他都不放過,憑著「拿命去拚、把想做的事做到最好」的精神,在二十八歲時,就以首部執導的電影長片《一年之初》獲得台北電影節首獎。



鄭有傑的才華也受到大導演李安、李崗兄弟倆的矚目,二○○ 七年,他們聯手進行的「推手計畫」,鄭有傑是第一位獲選的導演,「李安導演跟我說,拍電影最重要的是要對自己誠實。」於是他整整花了兩年,拍攝自己構思的劇本《陽陽》。



鄭有傑的父親是日本華僑,所以鄭有傑小時候就會講流利的日語, 「媽媽會把我打扮成日本男孩的模樣,也總會引起同學異樣的眼光。」鄭有傑偶爾也會成為同學開玩笑的對象,造成他後來對身分認同議題特別的關注。因此,《陽陽》找來中法混血的張榕容來詮釋,拍出一個尋找自己、尋找愛的故事。



戴立忍與鄭有傑這兩位多才多藝的電影人,對於電影是藝術,還是商業行為?對國片的期許,以及對台灣電影的未來,展開熱情對談,激盪出哪些火花?



【完整內容請見《非凡新聞周刊》2009年174期】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