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19, 2009

聯發科蔡明介專訪

2009/02/18
【經濟日報╱記者曹正芬】

面對電子產業第一季「谷底說」,聯發科董事長蔡明介表示,今年全年應該都是谷底,這波不景氣會持續較長的時間,恢復速度也不會太快。聯發科將採取更聚焦的研發策略,在無線通訊晶片市場尋求更多成長機會。


聯發科是台灣最大IC設計業者,蔡明介日前接受本報獨家專訪時指出,台灣DRAM和面板產業是不會死的,政府不必主動去救業者,等業者提出方案,如果合理那就去做。以下是蔡明介專訪紀要:


問:在這波不景氣中,聯發科做了那些調整?


答:我們讓公司損益平衡點維持在最低的水準,假設不景氣的時間還得持續一陣子,若公司損益平衡點太高,就比較可能產生虧損。當然,現金流量也很重要。


在景氣好時,大家想要成長,持續擴充取得市占率,提高獲利;但在不景氣時,則要想到該如何維持最低損耗,不但要降低成本,還要保護核心競爭力。要知道的是,不景氣會過,但是你的核心競爭力不能因此受到損傷。講起來簡單易懂,但實際上很有挑戰,比方大家都知道在不景氣時要持續投資,但要投資到什麼程度呢?


問:不景氣時代現金為王,聯發科持續多年的併購策略是否出現調整?


答:併購本來就要很小心,我們過去本來就不是很積極的以併購來維持成長。不景氣下當然要更小心,不過有適當機會也不能排除。


問:你提到公司要聚焦,對照過去幾年你曾提過贏家通吃的策略,在不景氣中,資源有限,兩者該如何兼顧?


答:贏家通吃,不是所有產品通吃,聚焦還是比較重要,所謂贏家通吃,是你聚焦在這產品線上,做的比別人相對好,但事實上,除非像微軟、高通這樣大規模的廠商,否則不可能通吃。如果你的解決方案做的比較好,市占率相對比較大一些。


我說市占率一定要大?因為IC設計公司投入研發要花費的力氣是很大的,這項產品如果拿到第一名、取得40%到50%市占率,或者由於競爭激烈、只拿到20%到30%市占率,這兩種情況產生的成果不一樣的。


在不景氣時,我會重新看整個產品線,有些規模不夠大的產品,我會思考是否過去投資太積極,這時是不是要拉回來、腳步放慢,或者把有些資源放在規模大、機會大的產品線,這就是聚焦。



蔡明介專訪》3G智慧型手機 動能足



問:今年在各產品線布局,有什麼樣的調整呢?


答:無線通訊晶片領域的機會相對比較大,這部分指的是3G、智慧型手機等,這部分成長動力加大,機會也比較多。


消費性產品像光碟機、DVD播放機和電視等晶片,該做的也都做了,產品線都準備好了,不過,因為不景氣,從DVD過度到藍光DVD的時間拉長,這個世代交替可能就不能太積極,新產品推出速度不用這麼快。


談到產品的世代交替,設計公司最花錢的就是做產品,一個產品計畫一做就要上百名研發工程師,還有光罩、測試等費用,所以我還是強調要聚焦。另外,對於產品線規模不大的部分,腳步也會放緩。


問:聚焦過程中,對於部門之間的轉移,員工會抗拒嗎?


答:這些事情要溝通,要讓各級主管和各部門了解,像有些產品線成熟,還是要繼續維持,像是有些老產品線部門的員工,多年來累積的不只是專長,還有累積對產品管理的經驗,如果應用在新產品上,基本工作方法其實是一樣的。


問:英特爾投資WiMAX賠了很多錢,推動不如預期,在新一代網通技術中,台灣業者會不會過於押寶WiMAX?


答:台灣其實並沒有過度重視WiMAX,大部分都是喊出來的,真正花力氣在做WiMAX的其實是我們,我們開發晶片組,要真正把東西給做出來。像其他廠商多數都是參加M台灣計畫,藉補助來買設備,反正設備和運營商現在也剛開始,不會有過度重視的問題。


產業界對WiMAX看法分歧,但目前全球有少數國家把WiMAX當成專案在做,台灣做WiMAX不一定是不對的,因為WiMAX這是一個比較利基型的技術,真正在正規的3G、4G和LTE技術,台灣完全沒有基礎,所以WiMAX是不錯的,不見得是全無機會。



A到A+ 面對寒冬有信心



問:在不景氣中,有看到新的機會嗎?


答:由知名管理顧問夏藍撰寫的「論經濟動盪年代的領導統馭:不景氣時期如何做好事情的新守則」一書,是對抗不景氣的指南書(guidebook)。這本書指出,對每個執行長(CEO)來說,現在是有毒的環境,這意思就是稍微保守一點,不要看太多機會,要想到這些機會不會是陷阱。從產業角度來看,半導體產業也走向成熟化了,對於機會,一定是要去找的,但要確認那真是機會嗎?


問:大家說不景氣是跨入新領域的好時機,你覺得呢?


答:危機就是轉機,講起來都是常識,這些大家都知道,但既然是危機,相對的,你出錯的機率和面對的挑戰都比較大。從心裡角度來看,你公司不要常常強調說,這個不景氣,會很快過去,講這樣會很危險的。


有本書是叫A到A+,我覺得這是五、六年前最好的書,裡頭描述優秀公司有個特質就是,「面對這個殘酷的事實,但是對未來要保持信心」,不能假設不景氣很快會過去,你要假設這個不景氣可能會很漫長,這個時候如果你做對,不景氣恢復時,你就會變的很好。


這本書中舉了個例子,越戰俘虜營裡,越共跟美國俘虜說,到了聖誕節就放你回去,相信會放的人,到時卻沒有放,這些人往往在俘虜營中會活不下去;而不相信在聖誕節會被放回去的人,會千方百計設法生存,反而在裡頭存活下去。


問:這一波金融危機,是聯發科成立以來最大的挑戰嗎?


答:是的,上次是千禧年泡沫,但千禧年危機是由網路業造成的,而且那一次泡沫,聯發科公司規模還小,幾乎沒感覺,那時我們公司300人不到,光碟機晶片和DVD播放機晶片都成長的不錯,不像現在產品線比較廣,這波金融危機帶來的影響是全球性的。



改善數位落差 有面子


問:第一季面板業和晶圓代工業有很多急單,電子業真的是到谷底嗎?


答:谷底?今年整年都是谷底啦!但究竟那一季才是谷底,每一個行業的季節性都不一樣,是否很快恢復?我看是不容易,因為美國政經局勢也還不那麼穩定。


問:如果這一波景氣復甦,最先起來的會是那一個產業?


答:我看不出來,但歐巴馬說,要建立網通和寬頻產業,還有能源產業;新能源一定是一個趨勢,太陽能、風力等都是能源產業,不過這部分和聯發科比較遠,我們也無法做什麼,我們不會切入能源產業,真的蠻遙遠的。


問:你在給員工的一封公開信中,提到聯發科手機做的很好,但諾基亞等知名品牌業者沒有採用聯發科的通訊晶片,要問五個為什麼,可談談如何改善這樣的情況嗎?


答:我在信中提到,公司每年都要有管理目標、營運計畫和方針展開,這種方式有點像日本式全公司品管的做事方法,聯發科所有一級主管都有看過豐田的精實管理,裡頭最強調的是PDCA,P指的是Plan,D指的是Do,C指的是Check,A指的是Action,這是一個循環,這些我們都做了好幾年。


問:那你覺得這最根本的原因是什麼呢?


答:根本原因就是手機通訊技術複雜,技術本身也一直在往前進,我們進來的時間比較晚,我們也一直努力追上歐美公司的技術,諾基亞身為全世界第一大的公司,它要相信你這家供應商的整體能力,不只是技術能力,也要有品牌形象等。


所以,找出原因,是我們的長期目標,但策略上內部還要再討論,不過這只是一個過度問題,就像早先我們做光碟機晶片,一開始也都是建興、廣明等國內廠商使用我們的晶片,不過,過了六、七年,幾乎所有海外大廠像是三星、Sony等的光碟機、DVD甚至是電視,都採用我們的晶片。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