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ugust 17, 2007

名廚,有用嗎?

曉風  (20070817)



剛剛坐定,空中小姐便送來菜單,菜單印刷雖然堪稱精美,不過,我知道自己不必對晚餐這件事有所期望。

當然,換個角度看,古人認為「腰纏十萬貫,騎鶴下揚州」,已是凡人願望的極限。但今人卻大可以帶著一張小小信用卡,坐上遠比鶴背遠比魔氈舒服的飛行房子任意自由翱翔,還敢不知足嗎?何況旅途上,還有纖纖玉手為你奉上美酒和飯食。


但人類之可愛不正在於那份奇怪的不知足嗎?
我坐飛機雖然也不算視吃飯為畏途,(我把原因歸之為我含忍的美德)但對那種在三萬呎高空上提供的飯盒從來不覺其有值得驚喜的可能。

此刻手裡拿著紙質柔膩的菜單,我忍不住淡淡一笑。原來這菜單上大力推薦,說他們如何在最近禮聘了一位五星級飯店的名廚,名廚為他們設計了美味的菜單,今晚晚餐的主菜就是名廚提供的,請大家拭目以待。

我看了一下那菜名,叫:

雞球西蘭花

雞球其實就是雞胸肉切成粒狀,西蘭花是青花菜,這兩樣東西說來尋常,我看了忍不住笑嘴咧得更大。什麼嘛,這種菜,何必找什麼名廚,我隨手一揮,就可以給你寫十個。

我當然也不是不尊敬專業名廚,但空中廚房等於是做大鍋菜,而此大鍋菜還需三五個小時之後才給顧客食用,怎麼可能隨心所欲去創造些新點子?譬如說:他敢叫空中小姐上羊肉涮鍋嗎?他能叫空中少爺來為你現煎蔥油餅嗎?受限制的創作是堪憐的。

當然,名廚可能另有秘方,可以把雞胸肉和青花菜處理到天下無雙,那就不是我們所能臆想到的了──好,多說無益,還是等吧,等吃到嘴就知道名廚的實力如何了。

餐盤不久後就送到了,一點不出所料,果真不好吃,尤其是那雞肉,枯澀無味如一篇政府文告。其實香港、台灣、新加坡、中國大陸皆有好吃的雞,但航空公司當然捨不得去買那種雞,(其價差可達十倍),使用平價雞胸肉,神仙和名廚也拿它沒辦法。

事情怪就怪在明明預算上就知道自己沒有可供買「高級雞肉」的錢,卻偏偏吊塊「名廚設計」的招牌在那裡騙人。空中廚房的致命傷一在廚房和食客的遙遠距離,二在食材並不能精,至於菜單不菜單,名廚不名廚,根本不是重點,隨便哪個行伍出身的小廚師,都可以提供一百道叫得出名堂的菜單。

這件事對我而言,其悲哀在於使我覺得這小悲劇其實和誤了一代青青學子的教改的大悲劇是一模一樣的。因為顧客不滿意,我們的李政府就去找個名廚來掛名,這位名廚名叫李遠哲,得過諾貝爾獎,於是我們的昏庸官員,就假定他是無所不能的孫悟空,可以橫行無忌,官員昏庸倒也罷了,居然連博士自己也相信了這一點,自認為自己是全知全能的。

把名廚事件和李遠哲相比,名廚事件其實還合理一些,因為名廚作菜單設計,畢竟是他原來就當行的工作。李博士管教育,則彷彿叫名廚去設計晚禮服,除非三太子降身,神力相助,否則實在是太困難了。

扒了兩口所謂的名廚名菜,美麗的小姐來收了盤子,我只想趕快回到台北,下飛機後我決定要到老鄧那裡點一碗擔擔麵,好為我被褻瀆的口腔來進行贖罪儀式。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