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September 25, 2008

感時篇》台灣無望論?

【聯合報╱張作錦】

2008.09.25 02:24 am


我們既不承認共同的過去,更未構建共同的未來

蔣介石總統時代,朝野共同的聲音和願望是「反攻大陸」。但《自由中國》的雷震以一篇〈反攻無望論〉的文章,戳破了這一「神話」。

台灣「反攻大陸」雖然無望,但當時島上的人,有志氣,有克服困難的決心,因而自覺有前景。所以,「經濟奇蹟」、「亞洲四小龍」,最後都成為「有望」之事。

今天筆者寫這篇小文,用「台灣無望論」這樣的標題,一定有人批評「太超過了」,我告罪,也願檢討,但誠實以對,我真是這樣擔憂的。只是心有不忍、不甘,所以在題目最後加上個問號。

1987年,美國《新見識》季刊主編,訪問觀察家卡布欽斯基(R. Kapuscinski),討論美國的未來,兩人有以下兩段談話:

●美國和多數其他國家不同的是,人們連結在一起,靠的不是共同的過去,而是共同的未來。我們脫離了源於不同歷史的多重文化,共組成現在的國家。

●在美國,平衡過去與未來是可能的。你可以依附自己的文化、語言、傳統、習慣,但是,你往未來看是一片光明的。未來在你的想像中所占的分量比過去重。

彈指二十年,今天重溫這些話,好像是說給台灣聽的。

世界現有多少國家?非熟悉國際組織者恐說不上來。北京奧運會,參加的有204國。就這些國家來說,恐怕或多或少都有人口移入美國,所以美國被稱為「種族大熔爐」。一般而論,外人一移入美國,大體上都受到同樣的待遇和保護。有些州,華人移民多了,學校為華人孩子開雙語課程,法庭上備有華語翻譯。華人當選州長、市長、民代者有之,沒人質問他們是否染有「台北腳」或「上海腳」。白人總統遇刺和黑人牧師遇害,是兩樁個別案件,與種族無涉。動輒扯上族群不僅為文明規範所不許,還觸犯種族歧視的法律,可判坐牢。

美國為三億人民提供一個「美國夢」:可過好日子,個人有保障,孩子有前途。大家都在這個希望的指引下向前邁步。

反觀台灣,兩千三百萬人口,除少數原住民之外,統統來自大陸,只是時間先後不同而已。但是在政客的挑撥唆弄之下,彼此共處,不僅未能血濃於水,有時反是「血脈賁張」。過去的歷史被劃歸外國史,過去的偉人、儒者變成了外國人。以與大陸的對立來標榜自己的英武,轉移自己的失政,掩飾自己的貪腐。今天的很多政客,除了玩弄族群,看不出還有其他能耐。

新的領導人似乎有意穩定國內政局,導正國際走向,增進兩岸和平,惜乎用人、施政都未符社會期待,而國人也不給他時間,只重視關乎個人利害的物價與股市,於是心急開罵,說他不做事,說他笨。但若國內、國際、兩岸的事都一團亂,台灣憑什麼能發展經濟?

國事蜩螗,而政黨各有意見,國會各有意見,媒體各有意見,國民個體也各有意見,大家只談論,不討論,也不辯論;自然,台灣的前途在哪兒?也就沒有結論。於是,國家所有的大政方針、興革計畫,都無從建立,也無從推動。

有人說,極權的社會愛自誇,自由的社會愛自貶;認為自貶比自誇健康。而台灣呢?談不上自誇或自貶,也許可以說──沒前景的社會愛自殘。

一個「既不承認共同的過去,更未構造共同未來」的國家,不知何從來,也不知何所往,歧路蹉跎,大概也只能以自殘來消磨歲月了。

台灣真的無望嗎?如果現在的境況與條件不改,誰能說它有望呢?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