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October 14, 2008

超「瞎」的愛情

【聯合報╱黃子哲】 2008.10.14 03:16 am


我們用層層水晶包裹著愛人,因而陷入愛情魔咒之際,只能見到幻影,看不到那個人。──史當達爾(Stendhal)

戀愛中的男女都很「瞎」,越是愛得真,失明的程度就越深;越是愛得濃烈,理智越是容易被泯滅。有人為愛殉情犧牲,也有人為愛顛沛流離;有女人甘願為壞男人掏心掏錢還獻身,也有男人情願為壞女人拋家棄子擲千金。或許在戀愛的國度裡,沒有人是清醒的,如果要臨檢進行酒測,誰逃得了酒醉駕車的罪,尤其是新手駕駛。

深陷情愛中的人們總有種種異於常人、匪夷所思的荒謬行徑,在歌手黃舒駿所寫的〈戀愛症候群〉這首經典歌曲中,形容得格外傳神:「有人每天站在陽台對路人傻笑/有人突然瘋瘋癲癲突然很安靜/有人一臉癡呆對著鏡子咬著指甲打噴嚏/有人對著小狗罵三字經……食慾不振歇斯底里四肢萎縮神經過敏發抖抽筋都出現在這時期……」

科學家認為這些瘋狂的情緒與舉動是一種神經化學的變化,因為一旦跌入愛河,人體內便會產生大量的神經傳導物質,例如讓人加速臉紅心跳的腎上腺素、使人莫名亢奮不止的多巴胺及苯乙胺等。它們像是體內自製的毒品,驅使戀人們在追逐情愛的遊戲中,整天飄飄欲仙、樂此不疲。事實上,控制不住腦袋的思緒,主宰不了自我情緒,不時陷入忽high忽down、鬼哭神號,甚而欲生欲死,與罹患了某種程度的躁鬱症或強迫性官能症又有何異?

有心理學家將戀愛過程中識人不清、辨事不明的行為稱之「粉紅透鏡效應」(pink lens effects)。也因為情人們戴著一副粉紅色的眼鏡望著心愛的對象,所以看到的一切都是甜蜜美好,宛如活在Hello Kitty的世界裡,只有beauty,沒有reality。

很諷刺的,即便我們可以剖析、瞭解瞎愛的症狀以及現象,卻鮮有人可以提供有效的預防針或解方,就算是高明的兩性專家或是權威的眼科醫生也一樣。我們所能依賴的,唯有時間與經驗而已。是的,情人們在熱戀冷卻後,才會逐漸清醒而腦聰目明;在一次又一次因為錯愛而受傷的經驗中,甫能慢慢恢復理智而產生抵抗力。也因此,我們終能體悟莎士比亞所說的「愛情不是用眼睛看,而是用心看」的道理。

盲目真的一無是處嗎?「我當初就是瞎了眼才會嫁給你!」隔壁早餐店的老闆娘經常在和老闆吵架時脫口而出這句氣話。他們是經由父母所安排的相親而認識,結褵至今已逾三十年了,雖然偶有拌嘴,但兩人感情其實很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相處之道,也讓他們順遂地度過婚姻長路。

「如果妳真的瞎了,我就是妳的導盲犬呀,妳就註定要牢牢的牽著我走一輩子。」老闆得意地說。這是我聽過最甜蜜的回應,也常讓我動搖對blind date的抗拒。我猜想也許老闆娘就是喜歡聽這句話,所以才將「瞎眼嫁夫」這句話屢屢掛在嘴邊吧。

的確,如果人生中終究躲不過要經歷幾場瞎愛的洗禮,都要帶著幾分醉意體驗愛情,其實也就無須過於掙扎。詩人拜倫不就曾云:「人是如此理智,絕對必須陶醉,人生最美妙的時刻莫過於陶醉時。」因此,千萬別酩酊大醉,也別絕對清醒理智,最好伴著些許的盲(茫)意,盡情徜徉在愛情的夢幻世界裡。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