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rch 25, 2009

【在巴士站,遇見天使】

前幾天遇見了一位朋友,聊著聊著,聊到了我之前在部落格上的一篇文章「天使,就在身旁」,他語帶抱怨地跟我說:「你怎麼那麼幸運,老是有天使、貴人在身邊出現?我啊,看完你的文章後,整天左顧右盼的,就是看不見任何天使的身影,倒是發現有不少的惡魔在背後猛盯著我看!你說,是你的世界太不實際了?還是我的世界太現實了?」

來得巧不如來得妙,咖啡館的音樂,突然傳來了「天使是要藏好翅膀……」的歌聲,我念頭一轉,「聽!」我說。

朋友被我這突如其來的舉動楞住了,接著用狐疑的眼神看著我說:「什麼?你喜歡這首歌啊!它是Tank唱的『專屬天使』,前陣子挺紅的。」我笑了笑說:「你沒有聽見嗎?你的專屬天使,是要藏好翅膀,不能被別人發現的!」

他很無趣的看著我說:「很泠!」

此時,我思緒飄得老遠,腦海中浮現了前陣子在曼谷的經歷,現在想起來,還真是意猶未盡。


這次去泰國,除了去清邁看新的時尚旅店外,另一件重要的事,便是要瞭解曼谷新機場到市中心的各種交通方式。於是,我利用了3次進出曼谷新機場的機會,分別試乘了計程車、機場快速巴士及捷運轉搭計程車等不同的交通方式。

就在我要回台灣的那天,因為我所住的青年之家前,剛好有「機場快速巴士」的等候站,於是我便順理成章地計畫搭乘機場快速巴士前往曼谷新機場。為了這個決定,我特別研究了一下機場快速巴士的行經路線及時間表,更在4個小時前,就乖乖地出現在巴士站候車,深怕一個不小心便耽誤了交通,錯過了飛機起飛的時間而回不了台灣,那就問題大了!

可是,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啊!那天明明是星期天,照理說曼谷是不會塞車的!偏偏我左等右等,等了一個多小時了,就是等不到機場快速巴士的縱影。漸漸地,我開始著急了,我反覆不斷地看著手錶,心中開始盤算,萬一我趕不上飛機,該如何處理是好。

就在我心急如焚的時候,突然間有人輕拍我的肩膀,我回頭一看,是一位身著黄色Polo衫及綁著馬尾的小姐,用很生硬的英文問我要去那裡?

我指了指行李說要去曼谷新機場(還好我學了新機場的泰文如何說!)她隨後指了指巴士站牌說:「552路巴士,can(可以)!」

我有些疑惑的看著她,而她則繼續說:「今天,不會塞車!552路巴士到新機場,Ok,機場快速巴士,No ok!」

我大概猜出她想表達的意思後,點了點頭,順便問了她搭巴士去新機場要花多久時間?多少錢?她說:「45分鐘或1小時;32泰銖。」

她的話才說完,552路巴士就來了。她急忙伸手招呼巴士,待巴士停了後,還跑到司機旁邊,用泰語說了些話。而我,手忙脚亂地將行李搬上車,還來不及向她道謝,車外嘩啦的一聲,天空竟然下起了傾盆大雨,再次回頭看,已看不見她的身影,只看見窗外的景色,隨著巴士的前行,模糊在滂沱大雨中。

老實說,當時坐在車裡的我,心中仍不免慌亂,因為我根本沒有把握這台巴士是不是真的會到曼谷新機場?那位姑娘又是平白無故地出現在我的身旁,隨即又消失蹤影,我該不該相信她呢?隨著時間的緊迫,我擔心可以平安地趕上飛機嗎?

就這樣,隨著巴士的開開停停,乘客的上上下下,我的心忐忑不安著,直到我發現曼谷新機場的身影出現在窗外,心中一顆大石才落下。

下了車,換了機場接駁車,一下車我便拉著大行李往航廈衝,一進門,眼前出現的是滿坑滿谷的人,每個櫃檯均是大排長龍,緊張的我卻也無計可施,只好望著眼前冗長的隊伍嘆氣,乖乖地排隊了。

辦完了Check in的我,抓著登機證就往候機室跑,偏偏這曼谷新機場又大,關卡又多,待我飛奔衝進候機室時,只見服務員看見我就問:「是不是溫先生?」原來我是最後一位未登機乘客,整台飛機就等我一人,真糗!

飛機平穩地升空了,我想起了那位小姐,心想,還真得要好好謝謝她才行,要不是她的出現,我大概還在等那不守時的機場快速巴士吧?更別說能趕上這班飛機了!心中不免疑惑:「她是誰呢?」為什麼會突然地出現隨即又消失?又怎麼會知道我需要協助呢?也許她是巴士站旁的小販,又或許她只是同樣在等車的路人甲,看見我在巴士站等了很久,才主動協助我吧!

回到台灣後,我想了很久,思緒一直沉溺在這戲劇化的旅程中。雖然,那位小姐的樣貌早已經在我的腦海中逐漸淡去,但她的善行,卻深深地烙印在我的心中。我想,她並不是別人,更不是路人甲,而是我的守護天使!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