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rch 25, 2009

統獨混戰空比劃 亂拳打死郭白目

我的好友郭冠英
2009-03-25梁東屏

郭冠英是我很好的朋友,范蘭欽也是。
這次事件由民進黨立法委員管碧玲引發而尚未正式引爆之際,郭冠英就已經把管碧玲爆出的資料 E 給我。我心裡有點嘀咕,「為什麼找上他?」,就給他回了一個 E-Mail,「 你沒事吧,小心應付」。

我當然從一開始就知郭冠英就是范蘭欽,但是郭冠英在第一時間否認他是范蘭欽,他應該有自己的考慮,所以我沒問他為什麼,只通過 e-mail 告訴他,「這件事恐難善了,必須拿出智慧,爭取最大利益」。 那是他奉召回台之際。

然後他回到台灣,第二天就發表聲明道歉,承認自己不適合駐外,同時宣稱接受新聞局的任何處置。我覺得處理得滿好,還通過 e-mail 告訴他,「繼續保持低調就好,沒必要就不要再(就事件)回應」。

坦白地說,接著的發展完全出乎我意料之外,幾天之內就急轉直下,二十三日一天之內遭停職、記過、免職,不但二十五年的公職生涯付諸流水、退休金泡湯,甚至連三月份預發的薪水都要追回。

冠英兄,真是不值得啊。

這麼多年,郭冠英幾乎所有的范蘭欽文章都會傳一份給我讀。

坦白地說,我確實對他的某些用語、用詞不以為然,因為我認為他許多文章的立論相當精準,邏輯十分清楚,文字也很獨特,有些我覺得特別好的,也會轉傳給其他朋友分享,可是他的情緒化用語或用詞,卻會讓文章的可信度打折扣。

有一度,我甚至考慮過規勸他改一下,但終究沒有開口,現在想想,竟覺有虧朋友的責任。

郭冠英身為政府官員,一直是極為小心的。

我跟他其實在一九八五年就應該互相認識了。

那時我在紐約的一家僑報工作,負責採訪江南案及隨後的竹聯幫大審案,因而和涉案被關押受審的「竹聯」大老張安樂(白狼)熟悉。

有次庭審之後,我因為有疑問就掛電話進紐約大都會看守所請教「白狼」。結果他說,「咦,你沒見到郭冠英啊,他今天也在庭上呀,他很清楚整個過程」。我才知道原來「白狼」已經跟郭冠英提過我,也要郭冠英跟我聯繫。


但是他始終沒跟我聯繫過。我在記者的生涯中,也很少跟官員來往,所以我們雖然人都在紐約,卻始終沒見過面。

如果沒記錯的話,一直要到十年之後,我在一九九五年到溫哥華訪友,才巧遇那時駐在當地的郭冠英。我笑問他當年為何不相認,他的回答是因為我當時服務的報紙是「左報」,而他是國府(國民黨政府)官員,身份過於敏感。

就這樣因為冠英兄的謹小慎微,我們的交情少了十年。

郭冠英在政府機構工作,要寫有政治內容的文章,身份當然也敏感,用筆名是很正常的事,也正好說明他知道不適合用官員的身份表達這些意見。

我不確知台灣是否有公務人員不能發表政治性文章的規定,如果沒有,那麼郭冠英有什麼罪?尤其他還是用筆名發表。

這次事件發生,郭冠英遭指責欺上瞞下,在事發之初不承認自己就是「范蘭欽」。

我不知道如果自己處在他的地位,突然之間面臨四面八方而來的壓力,突然之間遭綠、藍雙方奮力夾殺,我是否有能力作出比他更好的判斷。我只能說我可以理解他的躲閃,他在那短短的一、兩天之內,要考慮、要面對、要顧忌的事情,太多了。

去年七月底,我回台灣辦「閒走@東南亞」新書發表,冠英兄也來了,我介紹他時就說「他就是『大眾時代』裡的范蘭欽,藍得一塌糊塗」。他也沒否認啊。

說他撕裂族群?這恐怕太抬舉冠英兄了。他有什麼能力去撕裂族群?試問在管碧玲爆料之前,有幾個人知道范蘭欽?有幾個人知道他寫了什麼文章?

「大眾時代」應該是每期都有 E 給我,我很少看,今天想上去看看范蘭欽的文章究竟有多少點閱率,結果發現他的欄已經沒有了,我不知是否他為了擔心連累他人,自己要求拿掉。否則就太炎涼了。

但我寧願相信是他自己要求拿掉。冠英兄從來不是會牽拖他人的人。此次事件發生後,他就沒有再直接發 e-mail 給我,我發給他的也都是通過另一個帳戶。我很確定他這樣做,就是不要牽連朋友。


更有意思的是,我「赫然」發現「大眾時代」裡也有我發表在中國時報的報導。這麼一個連作者自己都不知道的網路平台,能發揮撕裂族群的作用?你嘛幫個忙。

當然,不能因此就說范蘭欽沒有撕裂族群的意圖。但問題是,有嗎?

完全斷章取義的一個名詞「高級外省人」,被無限上綱到顯示出外省人的優越感,歧視本省人。有嗎?你去讀讀「繞不出的圓環」,然後摸著良心說,有嗎?

我倒想特別提提一位淡江大學經濟系、自稱為「高級台灣人」的林金源副教授寫的文章。

他說他在寫文章之前特地仔細讀了很多范蘭欽的文章,特別是有「高級外省人」這個詞的「繞不出的圓環」,可是他實在看不出這篇講美食的小文有什麼冒犯他的地方,他寫道,「一個健康、自信的台灣人,怎會輕易被這樣的小文羞辱、挑撥?」。

說得真好,「一個健康、自信的台灣人,怎會輕易被這樣的小文羞辱、挑撥?」。

再說「台巴子」。

這是什麼啊?老實說我到現在還是不很明瞭什麼叫作「台巴子」。冠英兄用這種不通俗的詞來撕裂族群,只說明了他實在是個蠢蛋。

更準確一點來說,范蘭欽其實是撕裂族群的果而不是因,他也沒有那種能量,比他有能量而且正在作的人太多了,譬如說有個現在被關在土城看守所還喋喋不休的前總統,譬如說事件發生後,如蟻附羶炒作范蘭欽撕裂族群的政客。真讓人作嘔。

李敖說郭冠英最愛國。我完全同意,郭冠英當然愛國,范蘭欽當然愛國,不然就不會這麼責之切、恨鐵不成鋼。只不過他愛的不是「台灣國」,他愛的是「中華民國」甚至海峽另一邊的「中國」。

這樣,不可以嗎?就要像豬一樣的滾回去嗎?

這個基點弄清楚了,范蘭欽痛斥台獨的言論還有什麼錯嗎?支持台獨、反對台獨、支持統一、反對統一,不都是民主的一部份嗎?

范蘭欽當然藍,他還很藍,他藍到甚至不敢讓人知道他藍,他藍到「紅衫軍」最盛時,不敢走近台前引人注意而只在遠遠的角落流淚,他藍到終於確定馬英九當選時在家裡對著電視潺然淚下。


這些,都是我在范蘭欽的文章裡讀到的,讓我十分動容。

范蘭欽寫過很多好文章。他對 228 的研究,全台灣鮮有出其右者,他也是張學良專家。我讀過一篇他寫有關 Gore-Tex 布料的文章,真的是很深入,長我很多見識。

作為朋友,我唯一不捨的是,他太相信自己如椓之筆可以 Make a Difference。

其實都是狗屎,百無一用就是書生,天底下有哪個政治人物會按照書生的議論去執政或改變政策,書生的議論只是自己爽自己,頭顱擲處血斑斑的時候,倒楣的還是書生。

冠英兄這次調任加拿大,我相信所有的朋友都為他高興,他在新聞局其實一直很憋也很癟,能夠在退休前有可能是最後一次的外放,而且終於坐上新聞組長的位置,他自己也應當很高興,因此赴任之後還曾 E 來賞楓、遊冰河的遊記及照片,我也如身臨其境。

不久前,冠英兄的夫人才告訴我,她好不容易打包完家裡的東西,有一百多箱都是冠英兄的書及資料。我也答應她,暑假去紐約時會找時間過多倫多。她說,「我們來(紐約)也可以呀」。

言猶在耳,冠英兄卻已成了過街老鼠。

我的大學好友朱戈平也很關心范蘭欽事件(在台灣,誰不關心呢?),他在一封 e-mail 下了個標題,我覺得很好。

統獨混戰空比劃 亂拳打死郭白目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