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12, 2009

電視宅男的異想世界》野蠻

【聯合報╱裴在美】 2009.05.12 04:21 am


三月初的某日,他突然記起,這不正是開春時節嗎?雖然在他所蟄居的這個城市的角落,從空氣陽光到建築、車輛行人,乃至於樓下的便當店、金飾鋪,對街的小超商、理療院、民代辦公室等,沒有哪一處有著春天的氣息。他卻有如受到某種巨大的召喚似的,不住地被日曆上「三月」這兩個字鼓動得心神不寧,最後索性奮而拋下身邊一切,如同一個中了獎券的人那樣,驚喜張皇地奔上大街,旋即跳上一輛駛來的公車,再轉了兩道車子,直達陽明山上。

繞過熟悉的花鐘以及聚集著販賣廉價紀念品與吃食的攤販;穿過太陽下開得有點豔俗、彷彿毯子一般伸展的杜鵑花區;拾階往飯店的方向行去。如此一路拾階而上,忽而看見蒼鬱的山岩中有個直瀉而下的白色瀑布,瀑布底端形成一潭清泉,十多公尺之後轉而為山澗,一路輕快地朝山下奔流。

風習習吹過,陽光閃動的圓點遍灑身上。自己有如一頭小鹿,在樹叢綠葉山澗中輕快漫步。動物的生命真比人要快活得多啦。這時,戴著墨鏡的眼睛以及透過鏡片加深彩度的視覺感,卻又處處提醒他──不僅做人,而且是作為城市人的優越。

這樣想著時,他已從店家手中接過找錢和冰凍珍珠奶茶,迫不及待地吸吮起來。真想不到啊,看起來溫煦的三月天,沒走上幾步,竟已熱出一身汗來。腦子還沒作成決定,人已走到桌旁坐下了。

不想,他的位置正對一台巨型電視,不看都不行。主持人很冷靜地警告觀眾:以下播出的這條新聞會讓人感到極度不安。

電視上都愛這麼說,其實根本沒啥大不了。他不以為然地這樣想著。原來是個七十歲老太太飼養多年的一頭黑猩猩,忽然發野攻擊起老太太的客人來。接著便播出老太打給一一九的電話錄音。

老太太哭叫著:牠(猩猩)在攻擊我的朋友……

接線生:你是說猴子咬人?

老太:不只是咬人……牠把她的臉整個撕了……

接線生:你說牠什麼?

老太:牠把我朋友的臉撕了。喔……喔太恐怖了……(老太哭出聲來)

螢幕上出現猩猩作為寵物的照片以及出事地點的空中封鎖圖。配音是老太不斷的抽咽聲。

接著幾個養過猩猩的飼主以及動物專家,一一在螢幕上發表意見:「猩猩再怎麼聰明,有再多年與人類生活的經驗,牠們仍舊是動物。也就是說,動物總是以生物的直覺來反應。」

「當牠們感到安全受到威脅時,就會立刻不假思索出動攻擊。」

一個飼養過一對猩猩的女人說:「有一天,我養的猩猩照例將手伸到我嘴裡。忽然我從鏡子裡看到自己嘴巴在流血,原來牠把我的牙齒拔出來了。」



直到那天夜裡,他怎樣都沒法將這則猩猩撕人臉的可怕事件從腦子裡驅除。更可怖的是他不斷在腦中搬演那隻壯碩黑猩猩動作野蠻地將某人臉孔撕毀的畫面。

以及那個突然出現在電視上──一名濃妝豔抹完全與野生動物節目不搭調女人的解說:猩猩當然也會殺死自己的同類……(這時播出一隻黑猩猩朝另隻快速追去,然後將其擊倒撲上。)牠們通常都是先揪下對方的手腳和睪丸……然後再將對方掐死或咬死。

哦……還好有叢矮樹徹底擋住了這場血腥恐怖的廝殺。



牠的飼主決定將牠放回叢林裡去。他們把牠帶到一處山野,把牠趕進一群黑猩猩的屬地中去,掉頭便走了。牠不捨地轉頭跟上,亦步亦趨尾隨他們穿過叢林,但他們頭都沒回,接著便跳上一輛吉普車。車子發出可怖的響聲,冒出一陣灰煙,很快地開跑了。

牠怎樣也無法忘卻自己在人類世界裡的記憶。即使從被釋放的那一刻起,牠竭力想成為一隻像叢林裡所有同類一樣正常的野生猩猩。牠看著牠們自在地抓蝨子,摳鼻屎,交配,吃奶,盪鞦韆,吊鋼絲,在樹幹中間擺盪跳躍……

牠卻兀自坐在樹下,無法將人類電視上的某些畫面從腦子裡驅除。

一把亮晃晃猶如懸月的硬物,碰到哪裡哪裡流血。

一隻黑黝黝的鐵器,拿在手中,頓時發出砰然聲響。對方馬上血流不止,倒地而死。

一個猶如雷電那樣的東西由空中投下,接著就是爆炸和火團。一群群的人這裡那裡流著血、摀頭拐腳倉皇逃出;更多的人橫豎躺在那裡不動了。

牠獨自坐在樹底,雙手抱著腦袋,拚命搖晃。不知怎樣才能將這些記憶徹底根除……



自己竟然變成了一頭猩猩? 呃,發現原來是在作夢。雙手還緊緊抱著腦袋,像是無法將人類弒殺的畫面從腦中驅除似的。

暗黑的寂靜中,傳來滴達滴達的鐘響。

可能白天爬山太累之故,很快又睡著了。



幾日後,他才突然又想起電視上的那條驚悚的消息。喔,總算厄運有解,自從夢到猩猩之後,那可怕血腥的撕臉畫面,便不再縈繞不去地困擾著他了。

【2009/05/12 聯合報】@ http://udn.com/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