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y 20, 2009

【編劇大聲說】一段冒險的開始

陳慧如,《痞子英雄》編劇。

 台灣大學政治系畢業,美國芝加哥大學社會科學研究所碩士,發現自己最想做的是記者,

一栽就是八年,歷經雜誌編輯、記者、廣告AE、公關、行銷企劃、國會助理。


 在傳播圈裡找自己,最後落點在編劇,因為寫作,是自認做得最好、最快樂的事。
















前幾天,小慧(製作人)突然要我試著幫痞子的某一首歌填詞。我說,我沒填過詞,不知道做不做得來。她回我說:「這還不是妳第一次編劇?試試看吧!」

當下我啞口無言,馬上就開始認真了起來。詞後來是填了,他們會不會用我不知道,但是我只能說,這或許就是蔡導和小慧的魅力吧,他們真的很有辦法說動人去做一件事,因為你知道,他們即將帶著你,一起去體驗一場很棒的冒險。










2007年6月,好熱好熱的夏日,我第一次看到蔡導寫的【痞子英雄】故事大綱,大概有20幾頁左右,簡述了這個故事的開始,結尾,看完之後只有一個疑問:「這個劇本,我寫的出來嗎?」

那裡頭有好多在台灣電視劇不曾出現過的,槍戰,動作,追逐,刑事案件,鑑識,牽涉物理和化學原理的殺人與推理,最後甚至還有政治陰謀…這龐大、結構精密、又令人難以想像的故事,好像必須要找5個智商180以上的人,才可能編的出來。




而我連一個正式的劇本都沒寫過,正確的說法是,這個劇本要怎麼開始,我完全毫無頭緒。我要不就是夾著尾巴逃走,要不就是硬著頭皮做,然後寫到被蔡導開除的那一天。反正是第一次編劇,我也沒有什麼好損失的,就試試看吧!




那時候,普拉嘉的辦公室還沒有成立,那個夏天,蔡導,編劇統籌洛纓,和我,就常常窩在公館的一間咖啡館,從大中午討論劇情到天黑。密密麻麻的筆記在紙上,寫了又寫,推了又推,總覺得有好多事件要處理,每件事推著推著,不能斷,又有新的事情加進來,然後還要兼顧人物的情感發展,情感也會跟著事件變化。常常一件事推到一個點,覺得不理想,又放棄從頭再推一次,或者是想了一個很屌的點,但因為推不出好的邏輯,所以只好割捨。







現在回想起來,還是覺得很不可思議,蔡導和洛纓,竟然就帶著我這個沒寫過劇本,連分場都會分錯的人,完成了20集的【痞子英雄】。我很感謝蔡導,他對創意從來不設限,也從不以過去的經驗來教導我,而且我並不是戲劇科班出身,所以寫劇本靠的完全是直覺。蔡導和小慧只在乎一件事,那就是戲有沒有寫到好看的程度,這一點,我很贊同他們的信念。





寫【痞子英雄】的工作期長達一年,這一年,我把近期的好萊塢電影,動作類與推理類的都看遍,邊看邊做筆記。我也邊看美國影集【反恐24小時】跟【越獄風雲】邊做分場,體會他們是如何把戲推到極致。至於日本的推理小說,美國的政治與軍事小說,讀了不下20本。更不用說其他專業知識,為了瞭解駭客技術,我去訪問電腦駭客高手,大學實驗室的化學系教授跟研究生被我纏得要死,連警大鑑識系的系主任我都沒放過。我得坦承,當年我在美國寫碩士論文都沒這麼認真!




這麼多的努力,也並不代表每次的劇本都能順利過關。編劇會議的時候,蔡導會有一種眼神,不帶太多的情緒和批評,只是淡淡的一句:「再想。」即使這場戲已經推了十幾次,想了很多方案,我還是會摸摸鼻子,吞下這句話,然後,再想。







跟蔡導工作的人都知道,他的高標準不是無理要求,你也知道你做到以後會很爽,而且他的堅持永遠是對的,只是那個過程很折磨,很累人。不知道是出於自虐還是一種怎樣的心情,跟蔡導工作的人,就是會被他驅動,一再地去嘗試,試到完全沒有辦法為止。




說蔡導跟小慧是開發潛能的大師,我想也不為過吧!確實常常會先有「怎麼可能」這樣的想法,結果做到之後,又覺得「咦?還真的辦到了」。我不知道劇組其他人是否也跟我有同樣想法。確實,完成【痞子英雄】的本身就是一場極大的冒險,而我們真的做到了。




擔心文章太長,今天先說到此為止,我想針對【痞子英雄】的感情戲或動作戲,應該下次還可以另開別篇來談談囉。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