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ne 15, 2009

台灣女人的創意漂亮瓷磚







  陳慶鳳剛把自己在杭州的小窩修整完畢。她的家在清波社區,離西湖太近了,踱著步,兩分鐘就能到。

  坦白講,她來杭州的季節實在不那麼美好,太熱。棉T恤,夾趾涼拖,陳慶鳳一邊流著汗,一邊佈置著家。和別人不同,陳慶鳳居室內最大的特點是滿眼都是瓷磚,廚房、洗手間,甚至床頭、書房、客廳……你想得到的和想不到的地方,都有瓷磚的影子。

  陳慶鳳是我們這期創意故事的主角。這個來自台灣的女人,獨立、幹練,足跡跑遍許多城市,現在,她的新一站是杭州。

  她更願意別人叫她Leslie。

  聽到這個英文名字的時候,心裏動了一下。Leslie,這也是張國榮的英文名。其實了解多了會發現,這兩個人某些地方還是相像的,一樣的固執,一樣為了美的東西可以不顧一切。

  張藝謀下足了工夫,奧運開幕式很中國很唯美,你還記得當中那個敦煌美女麼?兩分鐘的長綢舞驚艷了全世界。現在,Leslie把敦煌的歷史變成了瓷磚上的圖案,驚艷你的眼睛。是的,瓷磚,就是一般人用來貼廁所和廚房的那種樸素方片兒,Leslie把它拗成了一本好看的歷史書。   

  【創意·流程】

  研究古代圖案

  設計圖

  購買磚底

  拼成瓷磚

  冰箱帖

  杯墊

  各種軟裝飾   

  誤打誤撞出來的生意

  Leslie原本是個純粹的建築師,美國耶魯畢業後,在美國和香港的建築事務所乖乖打了幾年工,又跑去了上海,開始接觸室內設計。

  從她手裏變出了一套又一套漂亮的房子。

  本來一切還會按部就班地繼續下去,如果不是那次找不到瓷磚的話。

  可能你會說,什麼,瓷磚?杭州到處都有嘛,陶瓷品市場,裝飾城,一找一大把。但Leslie要找的不是那樣的。在裝修一套房子時,她想找一批有趣的瓷磚,但怎麼都找不著。好不容易翻出了一批手繪磚,樣子挺合心意,翻到背面一看價格,嘩,被嚇到了。

  有過裝修經歷的人應該都曉得,瓷磚的兩極分化情況很嚴重,要麼就是那種白白的、樸素至極的瓷磚,要麼手繪瓷磚,樣子是美,價格也是三級跳地跳上去了。

  那麼,是否可以找一個中間的替代品呢?

  Leslie想來想去,沒招了,乾脆就自己設計了一批,然後找人做出來。沒想到那批磚出來之後效果不錯,還得到了不少設計獎項和國外展出的機會。獲得了鼓勵的Leslie有點high了,開始越來越多地設計瓷磚。再後來,乾脆就把室內設計這塊丟了,安心搞起了瓷磚。

  “我算是被動地成了一門生意。” Leslie自己這麼解釋。口氣聽起來有點勉強,但在她臉上可以看到滿足和驕傲。

  Leslie的職業從室內設計師跨越成了瓷磚設計師,連Leslie自己都說,大概是孤陋寡聞了,連她也沒聽說過有“瓷磚設計師”這個行當。但就是這麼誤打誤撞,這個職業在她身上成了現實。



生活可以更快樂 學和他們一樣用心生活

  旅行中尋找靈感   

  旅行的意義是什麼?有的人是為了休憩,有的人是為了看風景,而對Leslie來說,一次旅行,是點亮靈感的好途徑。

  Leslie去馬王堆還是11年之前的事了。1997年,她背著行囊去馬王堆,站在凝固的歷史前,被那些古典圖案驚艷了。那麼古老,又那麼時尚。

  當找不到適宜的瓷磚時,Leslie腦子裏突然閃過了曾經見過的美麗文物。她設計的第一款瓷磚,就是來自馬王堆的創意。

  藍綠配搭棕紫色、淡紫襯著橄欖綠,這種撞色很大膽,但Leslie說:“不敢居功,這些是千年前就存在的元素。”

  把出土文物和時尚現代品之間畫一個等號並不容易。靈感在旅行中捕捉,也在旅行中沉澱為現實。

  有一款敦煌的雲紋系列,是Leslie跑到日本吉野山上躲了一個月的成果。吉野山最為著名的是溫泉,但她一次都沒泡。

  Leslie說,老闆娘很奇怪吧,早上送飯進來在畫圖,中午送飯進來在畫圖,晚上居然還在畫圖,像個神經病一樣。

  但最後瓷磚圖案真正拗出了的時候,成就感也是很濃烈。這批瓷磚後來貼上了上海酒吧的墻上,很多人還以為是西班牙或義大利出品的,Leslie有些得意:“想不到吧,其實是中國古文物中的經典符號,純粹的made in China。”

  現在,Leslie又在開發新東西,在研究一批窗格系列,就是中國傳統建築那種窗戶格子,桌上放著一本很厚的工具書,老外寫的一本《A grammar of Chinese lattice》(《中國格子》),下一個開發的就是這個。

  也許下一個idea

  是關於杭州的   

  想到瓷磚就覺得蠻倒胃口的,要麼是貼廚房,要麼是貼廁所。但Leslie從一開始就覺得,為什麼,誰規定的呢?

  在國外,瓷磚是家庭裝修的基礎材料,更是一款提升品位的裝飾物,貼在客廳、書房、臥室,還有酒吧裏。這種風尚,現在被帶到了中國。

  除了裝修用的瓷磚,Leslie還打算把這個東西開發成一條綿長的產業鏈條,杯墊、冰箱貼……還有一種有趣的貼紙。

  這個貼紙有點像我們小時候玩的那種粘紙,但不粘手,靠的是靜電,正面的花紋就是Leslie設計的花紋。

  這個東西有什麼用呢?

  打個比方吧,如果你剛租了一套房子,但瓷磚醜陋得讓你沒心情,把瓷磚敲掉再裝又是一個太浩大的工程,那麼,貼上這個倒蠻省力的,就像給瓷磚穿一層衣服。至於牢固程度用不著擔心,Leslie說:“死都不會掉。”等到再搬家了,撕掉就能帶走。這個東西,Leslie在法國、瑞典出售過,成績不錯。

  來杭州,Leslie的理由是對這裡的美景一點兒抵抗力也沒有,但在商言商,其實她也有商業上的目的,她的系列產品在Loft49齣售。Leslie對杭州這個城市是有期待的,對時尚感興趣、對生活品質有講究的杭州人,對她這個東西接受程度會有多少呢?

  我還問了她一個問題,其實杭州也有很多古典文化元素,有很多歷史,有沒有想過開發一款關於杭州的瓷磚呢?Leslie的回答是,反正在杭州會長住下去,慢慢挖掘吧。

  【創意·談】  

  Leslie的瓷磚,好看,也有文化內涵。但平心而論,技術含量並不高深。據她自己介紹,磚底是買來的現成貨,把設計的圖案批量生產,然後通過技術手段燒制熔入釉面,就成了獨特的瓷磚。雖然不是手繪,但基本可以做到以假亂真了,而且效果還不錯。

  關於手繪瓷磚這個東西,線條流暢,夠有個性,在國外是相當風行的。Armani有一個別墅,從米蘭飛行若干小時才能到,建在西西裏最大的海面島嶼——潘太列尼亞島上。這個Armani house很知名,室內全部是純棉或亞麻的軟裝飾,最奢華的部分在於瓷磚,全部手繪。

  我看過Armani house室內手繪瓷磚的圖片,一個字,美!兩個字,極美!

  可是極美的代價就是極貴,這種東西好看是好看,但尋常人家能搬得回去嗎?恐怕不行吧。

  我諮詢了一個專門搞裝修的人,對於老底子的人來說,瓷磚是上不了臺面的東西,只在廁所、廚房中來回徘徊,現在用的人漸漸多起來了,杭州有一戶人家,在家裏客廳內貼了一款名為“蝴蝶夫人”的手繪磚,六塊小磚頭,花掉了2000塊。還是太貴。

  “用得上的看不上,看得上的用不上。”這是Leslie形容自己最初作為室內設計師最常遇到的困惑,也是她後來做生意時的利益點。

  任何人買東西,除非你是郭臺銘,錢八輩子用不完,大部分人還是樂意買那種既好看價格又特別合理的東西,就從這個衡量標準來看,Leslie的瓷磚有它的生存之道。

  夠特別,還有濃烈的中國元素,完全擺脫了大多數人印象中對瓷磚的單調感覺,價格只有手繪磚的十分之一,這種便宜的美學,正是大多數買家在選的東西。在經濟元素和藝術品之間坐蹺蹺板,借鑒歷史文化,大打創意牌,在追求個性的當下,這就是Leslie在大踏步走的一條路。

來源:都市週報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