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ugust 27, 2009

感時篇/讓阿妹搖滾一曲「道德歌」何如?

【聯合報╱張作錦】 2009.08.27 04:21 am



教育部的「有品運動」不妨參照大陸的一些做法

經過「文革」十年的禮崩樂毀,大陸現在全力宏揚國學。電視台請名家講文學、歷史,聽眾反應熱烈,譽為「文化復興」。反對者則指是國學的「庸俗化」,那不是「講經」,是「說書」。

現在可好啦!官方不僅支持「說書」,而且要推動「唱書」了。

7月8日,中國大陸全國中小學國學教育交流會在成都召開,與會的教育部語言文字管理司司長王登峰透露,官方準備邀請歌星演唱經典詩詞,「以契合小學生的年齡特點和心理需求」。

他說:誦讀國學經典要與踐行道德相結合,與時尚元素相結合,不能太拘泥刻板。現在教育部正考慮把國學詩文譜寫成流行歌,以經典詩詞為詞,請著名歌星演唱,結合現代流行音樂讓中小學生傳唱。這樣做,「也是一種將中華民族傳統文化與西方文化進行辨別的方法。」

一定有人會大吃一驚,認為這樣做是離經叛道。實則中國的詩詞一向是可以唱的。只因為古代婦女不能拋頭露面唱歌,唱的多是青樓歌伎,被認為不登大雅,是以不傳。近代的〈我住長江頭〉、〈教我如何不想她〉等歌曲,都是由詩詞譜寫的,使多少人為之心醉。

說演唱詩詞「古已有之」,「旗亭畫壁」的文學典故最可為證。

唐開元年間王昌齡、高適和王之渙都是大師級詩人。某日三人到旗亭飲酒,隨後來了四位著名的歌伎。唐代作曲家選擇歌詞頗為挑剔,不是名作不選。三位詩人私議,這四位美女飲酒時一定唱歌,最後看唱誰的詩最多。

不一會,一名歌伎彈琴唱道:「寒雨連江夜入吳,平明送客楚山孤;洛陽親友如相問,一片冰心在玉壺。」王昌齡很高興,這是他的〈芙蓉樓送辛漸〉,他的詩排頭,在牆上畫了個記號。

第二人隨後唱道:「開篋淚霑臆,見君前日書;夜台何寂寞,猶是子雲居。」這是高適的〈哭單父梁九少府〉,他也在牆上落下記號。

第三人唱的是:「奉帚平明金殿開,且將團扇共徘徊;玉顏不及寒鴉色,猶帶昭陽日影來。」這是王昌齡的〈長信秋詞〉,他在牆上已經畫了兩個記號了。此時王之渙有點著急,跟他兩位朋友打賭,如果那最漂亮的第四位姑娘,還不唱他的詩,他就甘拜下風了。

琴聲起,歌聲隨:「黃河遠上白雲間,一片孤城萬仞山;羌笛何須怨楊柳,春風不度玉門關。」這是王之渙的代表作〈涼州詞〉,他終於鬆了一口氣。

我們教育部花近十億推行「有品運動」,立意雖善,但輿論並不看好,還有校長指為浪費錢,因為教育部提出的推動辦法,似乎未能「契合中小學生的年齡和心理需求」,效果可疑。大陸「演唱經典詩詞」的構想,不知能否給我們一點啟發。找張惠妹等歌手來唱「道德歌」,最好「搖滾」一下,看中小學生的接受程度如何?

若是教育部不敢這麼「大破大立」,何妨先做一項民意調查,聽聽老師和學生們的意見。林懷民曾說,雲門舞集也要與吳宗憲和蔡依林爭觀眾呢!

【2009/08/26 聯合報】@ http://udn.com/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