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17, 2007

諾獎評審 馬悅然槓上瑞典政府

【聯合報╱陳文芬/斯德哥爾摩報導】 2007.09.16 03:33 am



瑞典遠東圖書館面臨人事縮編、難以為繼窘境。
陳文芬/攝影
諾貝爾文學獎評審、國際知名漢學家馬悅然槓上瑞典政府,九月初在《瑞典日報》發表專文〈向中國乞討保護文化的錢〉重炮抨擊,批評政府縮編遠東圖書館在內的三大博物館,政策失當。馬悅然義正辭嚴、來勢洶洶,在瑞典文化界掀起軒然大波。

事實上馬悅然早在八月中,就透過網路廣發電子信給國內外文化學術界兩百多人,為維護北歐最大漢學研究中心遠東圖書館。馬悅然說,圖書館是漢學家的天堂,猶如木匠的房子,他的學問是用圖書館的手工藝做出來的。瑞典政府正在謀殺遠東圖書館,可貴的文化資產將毀於一旦。

中國熱吸引觀光客,

把學術當成百貨公司櫥窗

馬悅然批評,政策錯誤的起點,是1990年代文化部長將遠東圖書館劃入哥德堡「世界文化博物館」(簡稱SMVK)轄下,與人類博物館、地中海地區博物館三館同列,與專業國家博物館脫軌。錯誤之二,是瑞典政府要求所有文化機構照市價付房租,SMVK不善理財,積欠政府六百萬克朗。為償還欠款,三館原本編制有專業修繕維護人員十人,縮編成兩人,包括國際漢學界知名的遠東圖書館館長馮遼(Lars Fredriksson)、北歐唯一的善本書修護專家張琳(曾於北京故宮修習書畫保存技術)都因人事縮編退役,僅剩一位館員毫無圖書館資歷。

SMVK另一重大缺失在順應「中國熱」潮流,無視遠東圖書館的研究功能,耗資兩百萬克朗大肆整修,在藏書玻璃櫃上噴「經、史、子集」大字,意圖吸引中國觀光客,把學術當成百貨公司櫥窗。

館員縮編,

十萬冊藏書變成琥珀裡的小蟲

圖書館工作人員縮編,書櫃全上了鎖,鑰匙扣在兼管遠東圖書館與地中海博物館的一位管理者身上,十萬冊藏書變成琥珀裡封藏的小蟲,只能看不能用。當年馬悅然在斯德哥爾摩大學當中文系主任時,根本把遠東圖書館當教室,活用藏書閣在此開書院。教學生讀書做研究時,馬悅然每談到一部書,就走到書架前抽出來翻看,今昔相比,圖書館已然失去漢學研究中心的功能。

瑞典官僚的權力之大,遠圖事件表露無遺。針對馬悅然批評,館長只透過網路公告回應:縮編是為「增進行政效率」;文化部長回信,此事與她一點關係都沒有,SMVK可以用各種辦法還政府錢。

馬悅然請教專家,政府左手的錢交給右手,幾百萬的房租跟一塊錢的象徵租金有何區別。若沒有,何故非要圖書館付房租。問起收高額房租是否違憲、能不能控告政府?有議員指點馬悅然,七年前議會已指出是施政錯誤,要求改善,遲遲未見動靜。

給中國高額金援,

瑞典自己連文化都顧不了

馬悅然自己做起經濟學功課:瑞典政府每年贈給「弱國」中國經濟援助八千六百萬克朗,68%用做環保、商業與民生,32%用做教育、人權和平用途。他又提出一個數據:依世界銀行報告,中國每年贈給第三世界八十億美金,其中給非洲有十億美金。馬悅然指出,瑞典給中國高額金援為保護自然環境,可是瑞典連自己的文化都保護不了,這種金援合理嗎?不如伸手向中國乞討來保護文物!

馬悅然連番出擊,不肯善罷甘休。他悍然建議:三館把典藏文物全部歸還原籍國家,剩下的在國際市場拍賣,空出來的博物館拿來開賭場,不然怎付得起高額房租。這些事要做成了,政府跟議會就是史上最大的文物竊奪者。「這比卡夫卡小說裡的官僚體制還要荒唐,最可怕是不管誰執政,沒有一個官員為此負責。」

遠東圖書館與博物館救得起來嗎?最後的一線希望是工會委託人力調查公司的評估報告,指向圖書館遣走專業人員,是非常可怕的人力損失!「我永遠都不會原諒他們。」馬悅然持續發信給國際圖書館聯盟,呼籲國際專業組織將瑞典博物館與圖書館除名。

【2007/09/16 聯合報】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