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ly 14, 2009

聯副故事屋/井底的美國鬼(下)

【聯合報╱吳敏顯】 2009.07.14 04:45 am


平日裡不管在哪裡收魂或收驚,通常會把孩子支開,說小孩元氣不足容易沖犯邪煞。這回大人自己好奇在先,也就忘了人群當中有幾個阿添的同學存在,我跟鄰居兩個高年級的硬是擠進人縫裡伸出腦袋。

我們腦袋伸出去的地方,正巧在紅頭司公和他兒子中間,看得清楚也聽得清楚。只見父子二人雖然各忙各的,卻井然有序,司公從布背袋裡取出紅頭巾包在頭上,那徒弟和阿獅嬸母子便忙著拆摺紙錢。等司公披好道袍,點了三炷香朝天地拜了拜插在井邊之後,立即把斜掛在胸前的牛角對住嘴巴,鼓足氣「嗚──嗚嗚──」地吹響,緊接著「噹、噹、噹……」地搖晃握在手上的小銅鐘。

那銅鐘顯然比學校工友伯伯搖著叫我們上下課的木柄銅鐘小很多,卻精巧漂亮許多。尤其那銅鑄的手把頂端,還分出三叉戟,想必是用來戳死妖魔鬼怪的。

紅頭司公嘴裡念念有詞,可惜有很多連大人都聽不懂,還是後來有人跑去問廟公,我們跟在屁股後頭才知道一些。廟公說司公念的內容不外是──

拜請,拜請!上宮收魂王大母,中宮收魂王母娘,下宮收魂狐狸師等等神仙。然後再請來五營兵馬,天兵地將和千千萬萬聖賢,一起幫著向鬼怪索討被驚嚇走的三魂七魄,然後祝禱阿獅嬸的後生能夠頭上有厄頭上解,雙手有災雙手消,雙腳有難雙腳除。最後,一定會要阿獅嬸仔等大叫三聲,魂快轉來!魂快轉來!

我和鄰居的小孩都愛現,忍不住插嘴告訴廟公,說我們也都幫著叫很大聲。廟公這才厲聲警告我們:「小孩子不可以隨便看司公收魂!」

廟公一這麼嗆聲,把我本來想問他的話只好吞回肚子裡。只偷偷地告訴同伴,其實司公在念那些古怪的神仙名字時,好像還重複了幾次拜請齊天大聖孫悟空呢!沒想到廟公耳朵很靈光,就在我們背後撂了幾句:「憨囝仔,齊天大聖神通廣大,曾經護送三藏走過很多國家去西方取經,一定精通很多種語言,紅頭仔請來孫悟空當翻譯沒什麼不對呀!」

看來,紅頭司公這次收魂確實有別以往。過去受驚嚇被收魂者並不需要到場,最後只要拎著所穿的衣服在金火堆上兜兜圈,由家人跟著喊三遍「某某人魂快轉來」,整個儀式就算完成。但這回直接叫阿添穿著那件放屁褲跨過金火堆,只算完成井邊的儀式,他還要領著阿獅嬸、阿添,和我們這些趕不走的觀眾,繼續朝著附近的宜蘭河走去。

到了河邊,紅頭司公面向河道重複一遍在古井邊做過的法事,只是他嘴裡念的詞句已經明顯不一樣。河邊風大,誰也沒辦法把話聽得很清楚,只能你一句我一句的湊出一些。例如,拜請的神仙裡頭,這回多了水仙王,還說了些天上人間欠帳還帳攏是公道,小小孩童無心之過,如今能夠借衫褲還衫褲,從此自當永不相欠,請美國老大公好兄弟大人大量,保庇伊林阿添很會讀書,趕緊長大去學ABC……

吹完牛角號,大家都以為整個收魂儀式完成了,卻見紅頭司公轉個身,要站在他背後的阿添把褲子脫下來。

對這突如其來的要求,阿添驚慌得不知道怎麼辦,趕緊把手護住繫在褲腰上的布條,雙眼不斷地在紅頭司公和媽媽臉上打轉。阿獅嬸慌張神情同樣掩飾不住,因為褲子一脫,孩子就光著屁股了。在那個年代,為了省些布料錢,連大人都不興穿內褲,小孩子當然沒內褲穿。還是阿春姨機靈,她安慰阿添說:「囝仔胚光著屁股沒什麼關係,你那小鳥還沒長翅膀哩!誰會看你。光著屁股,是向美國黑番展現咱的誠意呀!表示咱是誠心誠意要把褲子還給他呀!」

她看阿添猶豫不決,便把嘴巴湊近他耳朵,細聲細氣說:「憨囝仔,這件放屁褲都快穿一年了,夠本了。再說舊的不去新的不來,你還給阿督仔,媽媽會再縫一件新褲子給你呀!」

紅頭司公跟著解釋:「欠帳還帳,走到天邊海角都有理,但欠外國人的特別麻煩,大家話語不通,搞不好債還了他還賴,這回你赤著尻川讓那個督鼻仔看明白,正表示咱已經把欠他的還光光了。」

圍觀的幾個大人相繼點頭。阿添只好脫下那件放屁褲,光著屁股躲到阿獅嬸後,阿獅嬸認為小孩子沒什麼好害羞的,硬把他往身旁撥,阿添只能用雙手摀住小鳥。其實,真的沒什麼好害羞的,平日我們常偷偷到水溝或溪邊玩水,怕濕了褲子回家挨打,每個人都是脫得光溜溜下水,誰也不會認為別人的小鳥有什麼好看。

那紅頭司公的嘴裡念念有詞,拿著阿添的放屁褲繼續做起法事。約略分辨出他重複了兩次:「天公地公三界公,眾神明鑑,林阿添欠美國老大公的債馬上就要還了了,請將伊的三魂七魄放伊轉來!一手來一手去,從今以後兩不相欠!」

這時突然看見紅頭司公把手裡銅鐘急遽搖晃,使銅鐘叮叮噹噹的清脆響聲,宛如西北雨打在鐵皮屋上那麼急促;阿添脫下的放屁褲被紅頭司公另一隻手拎著打轉兜圈子,放屁褲像被繫住一隻腳卻不斷想奮力振翅掙脫繩索的大鳥,當銅鐘聲響得越急,那兜著圈子的放屁褲也越轉越快,說時遲那時快,日常一直緊閉雙眼做法的瞎眼司公,竟然睜開看不見黑眼珠而布滿血絲的眼球,並在抬起右膝蓋用力地朝泥地上跺腳的同一剎那,嘴裡吼出令人驚嚇的一聲「咄!」大家就看到那放屁褲彷彿一隻疾飛掠過頭上的大鳥,展開翅膀飛到河中央。

在眾人的目光中,那件寬大的放屁褲不疾不緩的平攤在水面上,順著河水朝下游流去。就像有個人穿著它仰泳漂浮的模樣,在夕陽的推送下朝著出海口流去。

圍觀的村民個個看得目瞪口呆,無不佩服這紅頭司公的功力。在你看我我看你地交互點頭讚嘆中,結束了這次收魂儀式。

當阿獅嬸悄悄把紅包揣進紅頭司公的口袋後,紅頭司公像個沒事人那樣,一手扯下繫在頭上的紅布巾,一手搭在他的兒子徒弟肩上,往村子的路上走去。光著屁股的阿添,還幾次調轉腦袋,朝著映著亮光的河道張望。這時,河面上只剩下最後一抹夕陽的稀微光燦,似有似無。

阿獅嬸由阿春姨陪著走在隊伍後頭,照舊鎖著眉頭默不吭聲。阿春姨勸她:「一切功德圓滿,應該歡喜才對。」

這時,阿獅嬸才貼近阿春姨偷偷地透露心事,說她突然想到,早先從教會領回來那條褲子時,見它又大又長,便剪下兩條大半截褲管,拆拆縫縫讓阿添的姊姊穿在身上。

她囁囁嚅嚅地朝著阿春姨咬耳朵:「應該說在阿添脫下褲子的時候我就想到了,但我不敢向紅頭仔說,畢竟是個查某囝仔,也比阿添大幾歲呀!總不能教她跟著脫光呀!」

阿春姨安慰說:「唉呀!妳不用想東想西,人家美國黑番只向阿添討褲子,又沒向妳女兒討衣服,妳就安一百個心吧!等將來女兒嫁個有錢人家,再多買兩件放流大海吧!」

阿春姨嘴巴說得好聽,心底還是有些疙瘩。第二天一大早便直奔紅頭司公那兒商量說,不知道那個美國鬼收到咱送還的褲子後,發現長褲少了一截變成短褲,會有什麼反應?

紅頭司公倒是意外地鎮定,把吸到胸腔裡的香菸吐個乾淨後,慢條斯理地應著說:「嘿,天照甲子繞,人照道理走,不管哪一國的人,人心攏總是肉做的,只要對方是誠心誠意、盡心盡力清償債務,再去計較還多還少就說不過去了!何況人家美國老大公只跟林阿添要褲子,又沒跟他阿姊討!」

阿春姨看到紅頭司公老神在在,心底那塊石頭也放下了。便扳著紅頭司公的肩頭悄聲問了一句:「紅頭仔,你又沒讀過ABC,和那美國鬼話語根本不通,講實在,你是怎麼跟那美國鬼說的?他怎麼可能聽得懂?」

臉上很少有表情的瞎眼司公,聽到阿春姨這麼問,滿臉皺紋統統鬆軟開來,朝著阿春姨笑著說:「該講的我都誠心誠意的交代了,我想那個美國老大公就算聽不懂我的話,聽聽我的口氣也應該明白才對!」

阿春姨還正想稱讚兩句,紅頭司公卻接著說:「阿春仔,人家美國老大公又不像妳,妳年輕的時候,我說的話妳明明聽清楚了,還假裝不知道哩!」

阿春姨覺得臉上有些發燙,這是很多年沒有過的感覺,雖然紅頭司公看不見她的表情,她還是把臉側到一邊,捶了一下紅頭司公的肩頭。

「我又不是吃飽太閒,哼,不跟你這個紅頭仔練話了!」      (下)

【2009/07/14 聯合報】@ http://udn.com/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