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September 26, 2007

張愛玲反迫害 色戒寫了廿年

繼《不了情》、《半生緣》、《傾城之戀》、《紅玫瑰與白玫瑰》等小說之後,張愛玲的短篇小說《色·戒》再度被改編為電影,並且因為國際大導演李安的執導,以及獲得威尼斯影展金獅獎而聲名大譟。《色·戒》其實在一九五○年代已寫成但沒發表,經過反覆改寫後才於一九七七年底正式發表,這篇短短一萬多字的小說耗去張愛玲二十多年,只是因為她擔心又被冠上「漢奸」的大帽子,遭遇國民黨政府慘酷的政治迫害。

其實張愛玲早期竭力迴避讓她的小說沾染政治色彩,她本人也對政治沒有興趣,從不過問政治。一九四三年,時任汪精衛政權宣傳部政務副部長的胡蘭成因讀了張愛玲的《封鎖》驚為天人,兩人並於一九四四年結婚,日本戰敗後,張愛玲因此背負了「漢奸」的罪名,並且被中國文壇封殺。

一九四五年左派作家司馬文森編的《文化漢奸罪惡史》便將她列名其中,指責她在「漢奸」刊物上發表文章,還參加「大東亞文學者大會」。事實上,上海當時屬於淪陷區,無其他發表園地,且張愛玲從未有任何宣揚「大東亞共榮」的文字,「大東亞文學者大會」作家名單中曾列她的名字,當時她特地登報聲明自己和此事絕無關係,一九四六年《傳奇增訂本》發行,她又再度說明了一次,可見她對被視為「漢奸」相當在意。

儘管張愛玲的《秧歌》與《赤地之戀》兩部長篇小說都具有明顯的反共傾向,不過,當她發表《色·戒》之後,統派作家張系國仍以筆名在中國時報人間副刊暗指張愛玲為漢奸。

張愛玲在一九五○年的第一部完整長篇小說《十八春》中便曾首次表達她對政治的看法,小說人物慕璟就是被冤為漢奸下獄,太太也遭拷打慘死,她透過慕瑾說出她的心聲:「政治決定一切,你不管政治,政治要找上你」,完全是出自於她對文學遭受政治戕害的切身體驗。

作家出名後,風風光光享受讀者的尊崇、讚美,乃人性之常,張愛玲所以低調、神秘,真正的原因是她在中國時,早已領教過國民黨迫害文人的惡行,所謂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是也,因而她好不容易在台灣獲得一些讀者青睞和掌聲時,她還是不忘採取必要的措施,保護自己的人身安全,避免捲入政治迫害漩渦!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