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September 17, 2008

雷曼兄弟的末日記事

* 2008-09-17
* 【閻紀宇/紐約時報特稿】

危機風暴成形,華爾街陰霾密布,金融鉅子各有盤算,聯邦政府畫清界線…五天之後,美國第四大投資銀行、創業一百五十八年的雷曼兄弟控股公司(Lehman Brothers)應聲倒地。

九月九日(周二):。雷曼兄弟岌岌可危的消息傳遍華爾街,恐慌情緒蘊釀蔓延。雖然兩天之前聯邦政府才出手搭救房貸公司「房地美」與「房利美」,但是雷曼兄弟恐怕不會有這般運氣。南韓「韓國產業銀行」出馬併購的計畫破局,雷曼兄弟股價幾乎腰斬。

九月十日(周三):在雷曼兄弟位於紐約「時報廣場」的總部,董事長兼執行長佛德緊急邀集重要投資人與分析師舉行電話會議,公布該公司自創業以來最嚴重的虧損紀錄:一季失血卅九億美元(約台幣一千兩百五十億元)。佛德提出救亡圖存方案,打算將該公司一分為二,「好銀行」(優質資產)另尋買主,「壞銀行」(不良資產)由同業或政府承擔。

而雷曼兄弟股價繼續探底,大難臨頭的員工開始各謀生路,找出塵封已久的履歷表修改潤飾,聯絡求才公司或人力銀行,甚至公然在辦公室討論求職訊息。

九月十一日(周四):雷曼兄弟股價又重挫四○%,不到四美元的價位總算對可能的買家產生吸引力,美國商業銀行與英國巴克萊銀行表態有意入主,幾家私募股權基金也投石問路。然而市場情勢險峻,沒有聯邦政府擔保,實力再雄厚的買家也不敢出手。

華爾街的噩夢-骨牌效應來勢洶洶,美林集團(Merrill Lynch)、美國國際集團(AIG)、華盛頓互助銀行(WaMu)先後告急。聯邦政府先前已經掏出納稅人的三百億美元挽救貝爾斯登、兩千億美元支撐房地美與房利美,下一張倒地的骨牌恐怕只能自求多福。

九月十二日(周五):雷曼兄弟引發的恐慌侵襲全球市場。晚間六點,美國財政部長鮑爾森與紐約聯邦準備銀行總裁蓋斯納親自出馬,召集金融界鉅子在曼哈頓開會,試圖協商出搶救雷曼兄弟、穩定市場情勢的方案。一位熟悉內情的金融圈人士表示,雷曼兄弟財務快速惡化顯然讓政府措手不及,但是這回政府畫清界線,只出力不出錢。

蓋斯納呼籲各大銀行暫時放下競爭的戒心,為整個金融業的前景著想,如果紓困方案難產,雷曼兄弟絕不會是最後一張骨牌。然而在場的幾位銀行家質疑,雷曼兄弟陷入困境是咎由自取,憑什麼要同業不惜血本搭救?一位與會者直言,雷曼兄弟已經是一家「僵屍銀行」。

九月十三日(周六):上午九點,華爾街巨頭再度到紐約聯邦準備銀行開會,蓋斯納再度大聲疾呼。業者已經做最壞的打算,清查自家對雷曼兄弟的曝險部位,擬定緊急應變計畫;AIG與華盛頓互助銀行的情況迅速惡化,市場人士擔心體質較為健全的機構如摩根士丹利、高盛集團終難逃一劫。

九月十四日(周日):聯邦政府一再表明不會再拿納稅人的錢救火,美國商業銀行與巴克萊銀行先後打退堂鼓,收購希望破滅,雷曼破產成定局,員工開始打包私人物品,互道珍重,有人打算明早還是來公司看看,有人決定直接向就業服務中心報到,當年他們被雷曼兄弟錄用時,大概想不到自己與公司會有這一天。

剛愎「鬥牛犬」雷曼成敗皆佛德

【王良芬/紐約十六日電】

是誰終結了雷曼兄弟公司?全球矛頭指向執行長佛德(Richard S. Fuld)。佛德的傲慢、自大摧毀了雷曼兄弟,震撼了華爾街,牽累了全球金融。《商業週刊》曾稱佛德是「華爾街的鬥牛犬」,但這兇狠的掠奪性格,卻無助於最後力挽狂爛。

佛德曾被譽為華爾街最成功的執行長之一,現在走到事業盡頭,財經媒體票選他為「華爾街痛苦指數最高的執行長」。

在雷曼兄弟公司宣布進入破產管理後,佛德很快從媒體鏡頭前消失,雷曼兄弟的資深員工說,佛德可能去打壁球發洩情緒。

壁球是快節奏的劇烈運動,華爾街族多喜歡打高爾夫球,今年六十二歲的佛德卻嫌高爾夫球節奏太慢,獨對壁球情有所鍾,他經常對著牆壁假想敵人,猛烈出擊廝殺,打得全身大汗淋淋,精力絲毫不輸給年輕人。

佛德早年畢業於科羅拉多大學,後來在紐約大學得到商業管理碩士,自一九六九年進入雷曼兄弟公司工作以來,就沒有再離開過,直到雷曼兄弟倒了下來。佛德在雷曼兄弟工作的四十年中,他的鬥牛犬性格發揮無遺,帶給公司巨大的競爭激情,因能在眾多員工中脫穎而出,被拔擢為執行長。

「驍勇好戰」,是華爾街人對佛德的普遍評價。雷曼兄弟原本是一家從事債券交易的小公司,一九八四年,美國運通收購雷曼兄弟,在八○年代末、九○年代初,雷曼兄弟一度因業績不佳,美國運通考慮將其除名。

佛德在扛著極大的壓力下,決定雷曼兄弟必須擺脫美國運通,於是帶領公司爭取獨立,最後剷除美國運通龐大勢力,雷曼兄弟在一九九四年成功獨立,次年公司股票在華爾街上市。

雷曼兄弟公司這一關鍵性的獨立行動,讓公司從此商業藍圖大開,佛德在雷曼兄弟的地位確立鞏固。不過危機仍然不斷,一九九八年雷曼兄弟因受LTCM牽累,一度公司瀕臨瓦解,但他當機立斷割臂求生,把雷曼兄弟搶救回來,成為公司上下的英雄。

競爭和金錢是佛德激情的原動力,佛德對員工說:「雷曼兄弟員工都流著綠色的血,那是雷曼標誌的顏色。」但華爾街人說,美鈔是綠色的,佛德身上流著其實是美鈔顏色的血。

在佛德的強悍帶領下,雷曼公司業績快速成長,從一家原本從事債券業務的小公司,在華爾街很快竄起,竟然成為可以和高盛(Goldman Sachs)、摩根史坦利(Morgan Stanely)平行的巨頭。

凡和佛德交手過的華爾街人,都說佛德「心狠手辣」,佛德在金融業樹敵無數,以致雷曼兄弟出事後,華爾街各大公司都作壁上觀。雷曼兄弟員工則給佛德取了外號,稱他是人人畏懼的「酷斯拉」,行事傲慢自大,會議上是一人獨尊拍板敲定。

雷曼兄弟近年來擴張過度,危機早已埋伏,尤其是美國爆發次貸危機,房市由盛轉衰,雷曼兄弟手上積壓大量債務抵押證券(CDO),無法順利脫手,去年還有四十二億美元盈利,今年也有好幾次拯救的機會,但都在佛德過度自信之下,錯失起死回生的良機。

今年八月間,佛德原可將雷曼兄弟以四十億到六十億美元之間的價格,將公司的二十五﹪股份出賣給韓國產業銀行,但他自信雷曼兄弟由他一手打造,公司價值超過估價,堅持不接受「不爽的交易」。

「華爾街鬥牛犬」在最後一刻,都還在抗拒出售公司股票,事實上在他四十年在的工作生涯中,他為雷曼兄弟爭取獨立之後,永遠都在抗拒出售公司,而這剛愎自用的性格卻帶著公司走向毀滅。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