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September 18, 2008

「圍賭」中國 澳門先行

2008-09-18【文/鄭國強《理財周刊》】
450年前首批進入中國的歐洲人由澳門登陸,西學開始改變中國,
經過百年沉寂之後,這次澳門再度改變中國,甚至是整個亞洲,憑的是娛樂……
澳門威尼斯人酒店﹙理財周刊提供﹚




今日澳門,五光十色,多彩多姿,幾乎可以滿足任何娛樂夢想,有聯合國世界遺產榜上的各式葡萄牙傳統建築,也有全球最新式的娛樂賭城、旅館,現在還有亞洲最大的購物中心威尼斯人酒店、四季酒店的坐落。
東方與西方,古典與新潮,幾乎所有衝突的元素都匯聚在這個不到29平方公里的小島上,百年教堂古蹟和媽祖廟相距不過百呎,過去數十年來,澳門的光彩卻不如鄰近的香港、中國大陸來得亮麗,大陸成為製造中心,香港是金融中心,澳門有什麼?

西式博彩 打通金光大道

2006年,金沙集團改變了澳門,投資100多億元台幣興建澳門金沙娛樂場,營業11個月內投資就全部賺回,創下全球博弈產業新紀錄,更吸引其他拉斯維加斯業者的加速投資,短短2年不到,包括永利(WYNN)、米高梅(MGM)世界一級賭城業者紛紛進駐,當年度澳門博弈收入即突破70億美元,正式超過美國拉斯維加斯,成為世界的新博弈之都。2007年,澳門博弈總收入飆破百億美元。

博弈檯之外,NBA的開幕賽、警察合唱團演唱會、今年3月份全球歌壇巨星席琳狄翁(Celine Dion)於澳門威尼斯人酒店舉行演唱會、世界頂級表演藝術太陽劇團演出、11月份澳門威尼斯人將舉行包括全球排名第1等4位重量級的網壇冠軍球員競賽的「澳門威尼斯人網球爭霸戰2008」……永不停止的娛樂活動吸引全亞洲觀光客前往,因為在東京、上海、首爾、吉隆坡、馬尼拉所看不到的,澳門都能滿足,豐富的娛樂表演、演唱會、球賽已讓全亞洲目不轉睛!

自從澳門威尼斯人酒店在路島上開幕,已點起路金光大道的第1盞明燈,並正式宣告澳門由旅遊都市轉變為商業城市,未來金光大道上,還有10家以上的旅店、娛樂場設立。亞洲各國也紛紛仿效起澳門,未來5年內,從沖繩到新加坡都將有新式娛樂場的設立,連台灣政府也心動,為的就是趕上這波博弈經濟。

相隔450年 再度改變亞洲


回想起450年前,當耶穌會傳教士包括利瑪竇,將西學傳入中國那一剎那,澳門成為中國最早和西方接觸的城市,徹底的改變了中國近代的發展,也影響了整個亞洲,然後澳門又悄悄的退出歷史舞台,沉寂百年,突然間,她的博弈產業升起,讓東京、上海、新加坡各地不由得發出驚嘆號,再度撼動亞洲,澳門的下一步又將是什麼?

賭王安德森 從澳門圍賭亞洲

【文/高永謀《理財周刊》】

世界政治經濟局勢,每10年就有翻天覆地的變化。20世紀80年代,位於亞洲大陸東側的韓國、日本、台灣、菲律賓、馬來西亞與新加坡諸國,乃是美國與西方世界「圍堵」蘇聯、中國軍事勢力擴張的防線;但到了90年代,亞太諸國已躍居全球成長最迅速,但也起伏最劇烈的新興經濟體。

亞太諸國「圍賭中國」

時序進入21世紀後,中國已隱隱取代日本,成為亞洲經濟霸主,亞太諸國的經濟政策走向,紛紛朝爭取成為中國人消費市場的方向進行調整。

中國人賭性堅強,世所周知,中國政府明文禁賭,短期內也難改弦更張;於是,亞太諸國開始致力發展博弈產業,「圍賭」中國。除了韓國濟州島、馬來西亞雲頂高原、菲律賓蘇比克灣等傳統「博弈勝地」外,澳門也在引進美式博弈廠商後,從醜小鴨蛻變成美麗的天鵝,迅速成為中國與亞洲賭徒的最愛,光芒甚至壓過僅一江之隔、長久有「東方之珠」美譽的香港;而日本、新加坡、越南也決心在數年後加入「國際賭局」,連台灣也興致勃勃。

而在亞太諸國博弈產業中,企圖心最強的當屬美商金沙集團、馬來西亞商雲頂集團與澳門本土的葡京集團等三家。

從拉斯維加斯發跡的金沙集團,不但重新擦亮澳門博弈王國的美譽,彷彿亞太區域的「博弈首都」,還將陸續在新加坡、日本沖繩開設賭場;雲頂集團現在除在馬來西亞、菲律賓擁有賭場,也已取得新加坡賭場牌照。而金沙集團、葡京集團對於在台灣市場設點,皆躍躍欲試,金沙集團看好台北縣、高雄縣,葡京集團則鎖定高雄縣市。


而在即將加入「國際賭局」的國家中,最受重視的當屬日本與禁賭長達40多年的新加坡,這兩個經濟先進國家一旦加入戰局,亞太博弈產業的競爭勢必更加白熱化,澳門是否能繼續保有亞太「博弈首都」的地位,相當值得觀察。

雖然自1999年之後,澳門已是中國領土,但其與香港都屬「特別行政區」,中國政府規定,中國人想進入港、澳,必須先取得簽證。

澳門要從中國 走向亞洲

然而,自今年初開始,中國政府尤其是廣東省政府,開始緊縮中國旅客赴澳門旅遊的限制,從原本的1月1簽改為2月1簽,甚至傳聞將改為半年1簽,意味著中國旅客1年可到中國的次數,從12次縮減至6次或2次,造成中國旅客大幅減少,澳門美商在美國股價大幅滑落。

在民主、法治、經濟自由的國家,中國政府此舉簡直不可思議,等於是跟自己的稅收開玩笑;不過,中國還是共產黨一黨獨大的極權國家,為達目的不擇手段實為平常,根本無人可以力挽狂瀾,擋下此一違反資本主義邏輯的決策。

只是,現在中國積極發展經濟,突然有此「反挫」舉措,各種猜測甚囂塵上。澳門民眾普遍相信,中國政府此舉可能原因有二;其一,在四川大地震後,中國政府不滿澳門美商捐款「太少」,其二,據傳北方高官們在這些美商賭場欠下鉅額賭債,美商循管道追討賭債,但高官卻認為美商「不懂中國官場規矩」,所以才出此政策「整治」美商。

「澳門不只要當中國的拉斯維加斯,更要當亞洲的拉斯維加斯。」金沙集團董事會主席及行政總裁安德森(Sheldon Anderson),楬櫫了金沙集團在澳門的發展方向,而他也老早作好不再高度倚賴中國旅客的準備,因此中國官方此舉,雖傷及金沙集團的皮肉,卻未傷及其筋骨。

現在,走在金沙集團旗下的威尼斯人酒店中,旅客人數雖有減少,不復之前「摩肩擦踵」般地擁擠,但人潮仍然「川流不息」、從不間斷,但中國旅客比例已降至4成,其他國籍旅客愈來愈多,包括台灣、日本、韓國、越南、印度、新加坡、以色列等,反而使得旅遊品質大幅提升。其中,台灣遊客從原本微不足道的極少數,已大幅成長至5.6%。


從博弈首都到消費首都

「發展一個成功旅遊勝地的關鍵,在匯集比其他同類型城市更具特色的項目,因此,我們不斷加入更多元的元素,包括高級零售與國際級娛樂產業。」安德森特別強調,博弈只不過是金沙集團營收來源的一部分,未來從消費、會展、住宿所得的營收,比例將快速增加。

從金沙集團在澳門的歷史,便可見證安德森的企圖與雄心。金沙娛樂場是金沙集團在澳門的第1個據點,開幕於2004年5月,雖然以賭場為號召,但飯店所占的面積更大;第2個據點是威尼斯人酒店,開幕於2007年8月,雖然也設有賭場,但消費、時尚、住宿的功能更為齊全,更邀請國際級歌星、球隊到此表演或比賽,吸引了全亞洲的遊客到此一遊,短短的1年時間,便已吸引了約2千5百萬人次到訪,根據由澳門大學所作的統計,超過60%的旅客造訪澳門的最主要目的,便是為了到威尼斯人酒店一遊。

然而,金沙集團還在繼續擴充據點,2008年8月,與四季酒店集團合作的澳門四季酒店正式開幕,澳門四季酒店最大的特色,在於擁有許多專賣限量版商品的精品店,貨品甚至連香港的精品店也沒有,讓慣看精品的香港人也趨之若鶩。

但四季酒店只是金沙集團擴充計畫的一部分;未來,金沙集團還將跟喜來登、瑞吉紅塔、香格里拉、希爾頓、假日、麗都等酒店集團,各家酒店還將用空中走廊連接起來,還會有6個拉斯維加斯式的劇院與大型運動場,將澳門打造成一個龐大的消費天堂。

觀光產業需靠群聚效應

拉斯維加斯原本只是荒漠中的小綠洲,澳門也只是小漁村,但在引進博弈產業後,迅速成為舉世艷羨的觀光勝地,產業外移愈嚴重的台灣,也將發展觀光業列為重點項目,甚至考慮開放博弈產業;然而,澳門經驗有哪些地方值得台灣借鏡的呢?

台灣最容易的忽略有兩點。其一,交通便利是發展觀光業成敗的關鍵,以四季酒店為例,距離澳門國際機場只要5分鐘,距離港澳碼頭只需要15分鐘,而且金沙集團提供免費的接駁車,旅客一抵達澳門,很快便可到達目的地。


因此,台灣如果要引進博弈產業,而且企圖吸引國際旅客,地點最好設在國際機場半小時車程內的地區,否則旅客來到台灣後,還要經過數小時的舟車勞頓,恐怕會讓多數旅客失去到此一遊的興致。

其二,博弈產業絕不能只引進1家,而是要開放1個區域,而且透過賭場吸引高級飯店、精品店進駐,像澳門般形成產業聚落,提供遊客最多元的選擇,否則將只是一場可怕的失敗。

澳門 躍居中國、巴西經濟平台

即使沒到過澳門,大多數人也都知道,澳門曾被葡萄牙長期統治,而到過澳門的旅客都會發現,在所有公共場合隨處可見簡體中文與葡萄牙文的標誌,如果對澳門認識更深,就清楚澳門不只擁有許多葡萄牙式的建築物,目前還有為數可觀的葡萄牙人定居,葡語廣播、葡語報紙也相當活躍。

昔日,葡萄語並不受重視,但隨著近年來巴西經濟快速崛起,葡語人才重要性大幅提高,由於能聽寫懂葡語的人數遠比懂英文、法文、西班牙文者來得少得多,也使得澳門葡語人才日益受到重視,而澳門現在也躍居成為中國、巴西之間重要的商業平台。

巴西國際地位愈來愈重要,但台灣與巴西之間經濟往來並不密切,語言隔閡是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因為懂得葡萄牙文的台灣人,可說鳳毛麟角,或許台商可在澳門尋覓葡語人才,成為開拓巴西市場的利器。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