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06, 2008

標題: 意 料 之 外

「 我 的 朋 友 」 Holman Jenkins Jr. 在 《 華 爾 街 日 報 》 的 專 欄 論 美 國 政 府 拯 救 金 融 危 機 方 案 , 見 解 非 常 精 闢 。 他 說 : 救 亡 引 發 的 意 外 後 果 手 尾 長 , 當 一 切 平 靜 下 來 、 政 客 們 回 復 常 態 後 , 不 知 要 花 多 少 時 間 氣 力 才 收 拾 得 來 。 政 府 常 犯 的 錯 誤 是 藥 石 亂 投 , 以 致 後 遺 症 的 損 害 往 往 比 疾 病 本 身 還 為 嚴 重 。

這 就 是 為 什 麼 列 根 總 統 在 任 時 不 斷 的 說 : 政 府 是 個 不 能 解 決 而 只 會 製 造 問 題 的 傢 伙 。 這 次 美 國 救 市 的 效 果 如 何 尚 是 未 知 數 , 但 我 想 , 美 國 金 融 界 到 了 像 今 日 般 的 爛 攤 子 , 就 是 最 反 對 政 府 干 預 的 自 由 派 經 濟 學 者 都 不 敢 說 不 應 該 干 預 了 吧 , 因 為 袖 手 旁 觀 後 果 不 堪 設 想 。   是 的 , 政 府 干 預 市 場 是 不 智 的 , 也 是 不 應 該 的 。 一 般 的 情 況 下 , 干 預 只 會 增 加 市 場 的 損 失 、 延 誤 復 甦 的 時 間 。 今 日 的 慘 況 如 果 是 干 預 過 度 所 致 , 譬 如 過 去 十 幾 二 十 年 來 濫 放 銀 根 引 致 銀 行 過 於 輕 率 貸 款 , 鑄 成 今 日 的 大 錯 , 那 麼 是 否 有 需 要 由 政 府 出 手 干 預 解 決 問 題 ?   要 是 原 先 沒 有 政 府 濫 發 鈔 票 , 銀 行 又 怎 可 能 無 處 不 在 地 放 貸 , 以 致 弄 出 高 風 險 的 債 務 ? 今 日 的 殘 局 是 人 為 的 泡 沫 , 要 是 讓 它 自 然 爆 發 , 債 券 市 場 會 死 寂 一 片 、 資 金 枯 竭 , 全 球 經 濟 停 頓 … … 這 是 個 極 可 能 會 發 生 的 後 果 。 就 算 不 致 那 麼 悲 慘 , 可 是 在 今 天 的 環 境 誰 敢 冒 這 個 險 ?   美 國 政 府 肯 定 要 為 今 次 破 天 荒 七 千 億 美 元 的 干 預 付 出 很 大 的 代 價 。 我 不 是 說 美 國 政 府 最 後 會 蝕 許 多 錢 , 我 甚 至 相 信 它 有 機 會 賺 錢 。 我 說 的 是 「 道 德 風 險 」 形 成 的 無 窮 後 患 。 一 旦 理 所 當 然 地 干 預 , 官 僚 不 難 從 此 上 癮 。 干 預 愈 多 、 市 場 空 間 便 愈 少 , 市 場 也 就 愈 來 愈 依 賴 政 府 的 主 導 ; 扭 曲 市 場 的 資 訊 , 導 致 風 險 錯 誤 分 配 , 更 難 擬 定 出 合 理 的 價 格 。

結 果 是 美 國 以 後 會 進 一 步 加 強 監 管 金 融 市 場 , 令 投 資 者 更 依 賴 更 大 的 干 預 , 最 後 政 府 這 座 靠 山 變 成 了 金 融 機 構 的 唯 一 信 譽 , 官 僚 又 豈 不 喜 歡 走 上 這 樣 的 一 條 路 ? 今 趟 干 預 如 果 奏 效 , 官 僚 不 難 會 乘 勝 追 擊 , 要 管 制 這 、 管 制 那 , 終 於 將 美 國 金 融 業 推 往 奴 役 之 路 — — 金 融 業 社 會 主 義 化 。   這 個 發 展 不 堪 設 想 , 但 當 今 美 國 的 政 治 風 氣 愈 益 左 傾 , 什 麼 奇 哉 怪 也 的 事 情 也 可 發 生 。 這 種 「 道 德 風 險 」 才 是 美 國 政 府 救 市 令 人 最 擔 心 之 處 。 要 是 可 以 避 過 這 個 不 堪 的 發 展 , 那 麼 這 次 金 融 海 嘯 其 實 沒 有 什 麼 可 怕 之 處 。   經 過 這 場 海 嘯 的 洗 禮 , 金 融 界 會 否 從 此 縮 水 ? 清 理 過 融 資 過 濫 而 形 成 的 財 經 衍 生 工 具 , 而 華 爾 街 僅 存 的 巨 無 霸 Goldman Sachs和 Morgan Stanely又 轉 型 為 受 政 府 監 管 的 商 業 銀 行 , 商 人 銀 行 消 失 了 , 因 而 再 沒 有 短 錢 駁 長 錢 的 融 資 , 更 少 了 超 高 槓 桿 比 例 的 借 貸 , 金 融 業 將 變 得 保 守 , 融 資 萎 縮 。 那 麼 金 融 市 場 又 怎 可 能 不 萎 縮 ? 不 過 這 只 是 表 面 化 的 一 般 的 見 解 而 已 。   我 不 同 意 這 個 看 法 。 我 覺 得 值 得 深 思 的 反 而 是 另 一 個 問 題 : 你 認 為 未 來 二 十 年 , 全 球 經 濟 一 體 化 的 進 一 步 發 展 會 否 令 更 多 人 富 裕 起 來 ? 抑 或 經 此 金 融 海 嘯 一 役 , 世 界 經 濟 從 此 走 下 坡 ? 除 非 你 在 地 產 、 股 票 , 金 融 市 場 輸 到 懵 了 , 不 僅 厭 市 甚 至 有 厭 世 , 否 則 你 一 定 要 相 信 , 未 來 二 十 年 世 界 是 會 更 富 裕 的 。   世 界 更 富 裕 , 便 會 有 愈 來 愈 多 的 錢 要 尋 找 出 路 。 在 政 府 的 干 預 下 , 金 融 市 場 的 產 品 種 類 將 會 減 少 , 故 此 這 些 產 品 的 價 格 亦 將 會 相 應 被 扯 高 , 這 必 然 會 刺 激 大 量 新 的 金 融 產 品 應 市 。 果 如 此 , 金 融 市 場 又 怎 可 能 萎 縮 ? 故 此 海 嘯 後 金 融 業 會 萎 縮 的 說 法 是 不 成 立 的 。

任 何 市 場 上 有 需 要 的 商 品 , 其 供 應 必 定 會 源 源 不 絕 。 何 況 供 應 金 融 產 品 毋 須 到 深 山 大 海 發 掘 原 材 料 , 只 需 要 人 發 揮 其 聰 明 才 智 而 已 。 故 此 撞 過 大 板 後 金 融 衍 生 工 具 市 場 從 此 萎 縮 的 說 法 是 不 合 邏 輯 的 。 我 認 為 經 過 這 個 大 調 整 , 金 融 市 道 會 再 興 旺 如 前 , 甚 至 比 前 更 興 旺 。 只 要 有 更 興 旺 的 經 濟 便 會 有 更 興 旺 的 金 融 業 ; 這 是 順 理 而 又 成 章 , 並 不 是 什 麼 火 箭 科 學 。   過 去 廿 年 金 融 界 是 出 了 名 賺 大 錢 、 賺 快 錢 的 地 方 。 尖 端 的 人 才 閒 閒 哋 一 年 收 幾 億 美 元 , 職 位 稍 為 高 級 的 也 會 賺 好 幾 百 萬 美 元 。 景 況 興 旺 , 以 致 金 融 界 賺 到 的 利 潤 等 於 美 國 所 有 企 業 總 和 的 四 成 , 想 落 你 總 會 覺 得 這 個 比 重 有 點 誇 張 , 一 個 剛 讀 完 MBA, 沒 有 多 少 年 工 作 經 驗 的 人 哪 裡 來 一 年 賺 幾 十 萬 美 元 的 本 領 ? 金 融 市 場 真 的 是 滿 地 黃 金 有 錢 執 的 嗎 ? 好 多 人 不 禁 會 問 。   很 多 人 都 覺 得 金 融 界 的 薪 酬 是 高 得 太 過 分 了 , 是 不 可 能 持 久 的 , 這 個 大 調 整 導 致 不 少 金 融 界 人 才 失 業 , 薪 酬 水 平 理 應 向 下 調 整 了 吧 ? 一 兩 年 內 薪 酬 下 調 絕 不 出 奇 , 可 是 我 相 信 不 到 兩 年 間 , 昔 日 蓬 勃 透 頂 的 黃 金 輝 煌 歲 月 將 會 重 現 , 看 似 荒 唐 的 高 薪 酬 水 平 又 將 會 平 常 不 過 地 平 常 了 。 當 中 的 原 因 很 簡 單 , 金 融 界 本 來 就 人 才 不 多 , 經 過 此 次 大 調 整 , 難 有 新 人 入 行 ; 一 旦 生 意 回 復 正 常 , 人 手 會 更 緊 張 , 那 麼 人 工 又 怎 能 不 被 扯 高 ?   金 融 人 才 都 是 精 英 , 因 為 這 是 個 挑 戰 性 極 高 的 行 業 , 沒 有 過 人 之 處 是 勝 任 不 來 的 。 精 英 本 來 就 少 , 恨 錢 恨 到 不 惜 為 工 作 燃 燒 生 命 的 精 英 則 更 少 。 不 是 很 恨 錢 的 人 , 不 可 能 付 出 從 事 這 個 行 業 要 作 的 犧 牲 。 金 融 業 是 收 買 人 命 的 工 作 , 故 此 長 期 人 才 短 缺 。 金 融 界 的 薪 酬 同 樣 由 市 場 供 求 來 決 定 , 今 後 金 融 界 的 薪 酬 仍 然 會 很 不 「 合 理 」 。 我 認 為 現 時 失 業 的 金 融 人 才 , 不 必 灰 心 , 放 個 長 假 便 不 難 找 到 工 作 了 。

這 次 爆 煲 , 金 融 界 損 失 慘 重 , 但 你 會 發 覺 整 個 世 界 的 金 融 體 系 的 實 力 絲 毫 未 減 , 他 們 很 快 又 重 振 雄 風 了 , 這 才 是 現 代 金 融 市 場 的 奇 蹟 。 金 融 海 嘯 的 出 現 , 是 因 為 不 少 衍 生 工 具 還 未 成 熟 地 分 配 風 險 便 被 拋 出 市 場 , 為 資 金 搶 購 、 更 大 行 其 道 。 這 純 粹 是 資 金 過 濫 造 成 的 災 難 。 當 商 品 還 未 成 熟 便 已 其 門 如 市 , 品 質 又 怎 可 能 好 ? 金 融 海 嘯 是 次 貨 太 多 的 結 果 。   很 多 人 以 為 過 去 的 衍 生 工 具 都 是 數 學 天 才 炮 製 的 程 式 來 得 太 複 雜 , 以 致 市 場 搞 不 清 楚 風 險 的 分 配 。 其 實 不 然 , 複 雜 的 是 人 性 的 貪 婪 ; 人 性 的 貪 婪 將 金 融 市 場 變 成 了 賭 場 。 衍 生 工 具 的 出 現 本 來 是 為 了 攤 分 風 險 , 令 金 融 機 構 來 得 更 為 穩 健 的 , 後 來 卻 變 成 了 一 個 超 級 大 賭 場 。   就 以 次 按 為 例 , 本 來 就 是 為 了 將 質 素 較 差 、 風 險 較 高 的 按 揭 債 務 跟 優 質 的 債 務 分 辨 開 來 的 , 後 來 發 展 成 為 了 幫 想 置 業 、 卻 不 夠 錢 的 人 的 融 資 工 具 , 到 最 後 更 變 成 了 鼓 勵 無 錢 的 人 買 樓 的 勾 當 。 結 果 ? 次 按 成 為 一 場 徹 頭 徹 尾 的 金 錢 遊 戲 : 利 用 衍 生 工 具 泵 錢 入 樓 市 , 樓 價 被 扯 高 , 水 漲 船 高 , 衍 生 工 具 價 格 隨 之 而 上 升 , 因 而 刺 激 更 多 的 衍 生 工 具 應 市 , 導 致 更 多 的 錢 入 樓 市 … … , 如 此 不 斷 循 環 , 互 相 買 賣 令 泡 沫 愈 玩 愈 大 。   這 場 金 錢 遊 戲 得 以 愈 玩 愈 大 , 那 是 因 為 愈 來 愈 多 的 人 賺 大 錢 , 因 而 遊 戲 玩 得 愈 來 愈 大 。 人 性 的 貪 婪 改 變 了 這 場 遊 戲 的 性 質 , 亦 是 這 個 貪 婪 使 人 們 窮 奢 極 侈 , 而 禍 害 亦 由 此 而 起 。   更 多 的 政 府 監 管 會 否 讓 我 們 避 過 這 樣 的 災 難 ? 不 可 能 。 人 性 非 但 貪 婪 更 足 智 多 謀 , 輕 易 便 會 找 到 空 間 炮 製 另 一 個 賭 場 , 引 發 另 一 場 金 融 風 暴 了 。 我 們 永 遠 都 戰 勝 不 過 人 性 的 貪 婪 , 因 此 政 府 的 監 督 是 有 其 道 理 的 。 只 有 政 府 的 法 例 才 可 以 約 束 不 能 自 制 走 向 極 端 的 人 性 傾 向 , 到 了 那 個 地 步 政 府 的 干 預 便 變 得 理 所 當 然 了 , 而 這 才 是 金 融 海 嘯 最 令 人 不 安 的 後 遺 症 。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