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06, 2009

從大稻埕修錶鋪 到頂級鐘錶業龍頭

* 2009-02-26
* 撰文/王榮章、趙曉慧
(更多精彩請閱本期《今周刊》)

本期《今周刊》封面(圖/《今周刊》提供)

金融海嘯肆虐的二○○八年,對許多富豪來說是傷心的一年,但對國內鐘錶業龍頭「中美鐘錶」王家來說,卻是輝煌的一年。

這一年,王家砸三億元開設勞力士專賣店,花近三億元買豪宅「帝寶」,並且在高檔出脫股票,成功躲過金融海嘯!讓人不禁好奇他們的致富祕訣以及理財方法!

去年八月,正值金融海嘯爆發前夕,全球經濟一股山雨欲來的氣氛,兩岸三地知名的富豪村「宏盛帝寶」內,動輒二、三億元的豪宅,也隨著股市與產業景氣的榮枯,上演著新、舊主人更替的戲碼。

當時,一位持有兩戶帝寶的林姓股市金主,對他的朋友說:「我有一戶帝寶,因為兒子想留在國外發展,所以打算賣掉,你有沒有興趣?」

對方仰慕帝寶已久,回首一生,事業也算得上是一方之霸,應該買一戶台灣最頂級的豪宅犒賞自己,於是爽快點頭,以每坪一百四十萬元高價,買下一戶二百一十坪的豪宅,總價二.九四億元!

全球經濟在當時已步入衰退,許多富豪的投資慘賠,不是急著調頭寸就是暫時收兵。景氣寒冬降臨之際,誰還能夠如此豪氣出手?這位帝寶的新主人究竟是何方神聖?

他,就是中美鐘錶創辦人王楨慧,由第二代接班的長子王文祥、么兒王文雄合購買給父親住,目前正由知名室內設計師譚精忠操刀規畫。

父親修錶學徒起家,五十六年後,成為帝寶新主人

談起父親想買帝寶,現任中美鐘錶董事長王文祥笑說:「單價一百四十萬元是買貴了,時間點也不是太好,合理價應該在一百萬元左右;不過,這是老人家的心願,他很高興,這是錢買不到的。」

一戶帝寶要價高達二、三億元,屋主若沒有十億元以上的身家根本買不起,換言之,中美鐘錶王家的身價應該不下十億元。這不禁令人好奇,中美鐘錶的致富祕訣是什麼?

台北市忠孝東路與復興南路口的三個街角,堪稱是「超級店王」,其中一家門市高掛帝王級鑽錶「勞力士」的招牌,這是台灣第一家勞力士專賣店。去年金融海嘯期間,全台限量一只、要價高達一千六百萬元的勞力士鑽錶,就從這裡賣出去。買家是一位四十來歲的神祕富豪,結果不到一個月,他又買了一只九百多萬元的勞力士鑽錶。

由此不難看出這一家店的市場地位,而這家店,正是由中美鐘錶經營。

中美鐘錶最巔峰時,一年營業額約二十億元,占台灣頂級鐘錶一年一百億元總銷量的二成。創辦人王楨慧是修錶學徒出身,從大稻埕的一個修錶鋪起家,一九五四年在延平北路開設第一家店,專賣機械錶。王楨慧從小接受日本式教育,養成強勢、霸氣的性格,「小時候我們在飯桌旁坐好等開飯,一看爸爸來了,大家都要馬上起立。」中美鐘錶副總經理王文雄回憶。

隨著台灣經濟起飛,高價錶的收藏需求大增,中美鐘錶的生意越做越大,一口氣在五年內拓展了六家店,成為台灣最大的直營鐘錶業者。

王文祥、王文雄和三位姊姊長期在店內幫忙,一九八○年代股市行情大好時,兄弟倆曾有意讓中美鐘錶掛牌上市,因此開始導入會計制度、現代化管理,並進行電腦化作業,將傳統、家族式的鐘錶行「公司化」。

王文祥回憶說,當時兄弟倆還斥資六十幾萬元買下一部電腦主機,建立銷售資料庫,卻被觀念保守的父親直斥兩兄弟「頭殼壞掉!」

不過,一九九○年台股大崩盤,重挫高價錶市場的買氣,加上王楨慧在股市套牢兩億元,讓中美鐘錶元氣大傷,被迫減少進貨,客戶也逐漸流失,中美鐘錶因此由盛轉衰。為了搶救中美鐘錶,王楨慧將經營大權交給王文祥、王文雄兄弟,第二代正式接班。

第二代接班,開設台灣第一家勞力士專賣店

接班之後,王文祥嗅到「鐘錶精品化」的趨勢,於是陸續開發卡地亞(Cartier)等新錶種,他說:「台灣的財富分配,十年前就開始M型化,八百萬元到一千萬元的高價錶,供不應求。」

二○○三年,揮別SARS疫情陰霾後,國內景氣開始翻升,一路旺到○七年,王文祥兄弟布局十餘年的中興大業,終於搭上這一波大多頭的列車,營運績效達到歷史巔峰,一年淨利約八千萬元,每月平均六百多萬元入袋。

不過,王文祥並不因此而滿足,放眼下一個十年的布局,若要站穩龍頭地位,勢必要全力拓展頂級、稀有錶種的專賣市場。他盤算:「勞力士的頂級鑽錶全球可能才二十只,只要拿得到貨,根本不用怕沒人買。」

同時,只要勞力士專賣店的口碑建立之後,其他高檔品牌就會慕名而來;就像百貨公司招商,如果能順利引進LV,開發其他品牌往往就能水到渠成,也是一樣的道理。

於是,他花了兩年取得勞力士的專賣權,並在○八年五月風光開幕,光是進貨就花了三億元,是鐘錶界歷來最大的投資案。儘管其他業者都看衰這家旗艦店,不過開幕至今,每月營業額站穩二千萬元以上,已接近損益平衡。王文祥打算花二年時間扎根,雖然短期內獲利不易,但他認為這對整體形象的提升,以及與國際頂級鐘錶品牌密切合作所學到的關鍵技術,絕對不是單純的帳面數字而已。

房地產鍊金有術,非黃金三角窗店面不取

鐘錶公司要在激烈競爭中勝出,門市地段的好壞相當關鍵,必須要選在人潮匯聚的商圈。中美鐘錶的房地產操盤手是創辦人王楨慧,以自購為主,而且偏愛台北市的鬧區三角窗。中美鐘錶旗下的六家分店,其中南京店、長春店、統領店,都是王楨慧在一九八六年陸續買下,一共斥資三、四億元,二十三年後的今天,已增值一倍以上。

而近年來王楨慧最轟動的房地產投資,就是以九千萬元買下忠孝、復興南路口,目前由雄獅旅行社承租的黃金店面,○六年再以一.八億元高價賣給知名的店面投資客「劉媽媽」,每坪單價高達四百五十餘萬元,轉手之間獲利一倍!

其實,中美曾一度到高雄開設分店,但無法適應南部特有的「搏感情」文化,想要談成生意,常常得和客人應酬;甚至有些買家在看了中美的獨家限量錶後,再找當地其他鐘錶公司向中美調貨,讓王文祥相當頭痛,最後決定撤出南部市場,專心在台北市開店。

看準鐘錶市場與股市的連動,金融海嘯全身而退

中美鐘錶每十天統計一次單一品牌的投資報酬率,每月統計一次各分店的業績。「景氣在高峰時,華麗的鑽錶就賣得特別好;相對的,景氣衰退時,則是功能型錶當道。」根據王文祥的經驗,股市興衰反映在鐘錶市場上,約有半年的落差。


例如去年一、二月,中美的業績來到高峰,對照半年前的股市,正好是○七年七月高檔反轉的頭部;反過來推,去年一、二月的業績高峰回落之後,九月就爆發金融海嘯。

接班將近二十年的王文祥,就從鐘錶市場的買氣抓出三波的景氣循環,調節進貨量。他自信地說:「鐘錶一波景氣週期約三、五年,只要做好資金調度即可,況且對抗低潮也是有樂趣的。

我們的備戰狀態一直很好,不但最早看出景氣即將反轉,也迅速做出反應,我們的營業額大概掉了三成,相較之下,許多同業都只剩高峰時的三成業績。」

王文祥不僅企業接班早,在投資上,他二十四歲就投入股市。一九八九年前後,股市飆上萬點,許多人靠明牌炒短線致富,王文祥也不落人後,偏好操作資產股,靠著高槓桿操作,賺進三○○%的獲利。

隨後股市崩盤,王文祥不僅賠光獲利,還倒虧七百多萬元,後來靠父親的資助才把債務還清。「這次獲得的慘痛教訓,就是不要擴張信用,同時要掌握公司的基本面。」他還老老實實地去上股市課程,打好投資基本功。

在股海重新出發的王文祥改買電子股,包括在六十幾元時買進日月光、二百多元時賣出;以及在四十幾元買進茂德,賣到九十幾元的高價,都是得意之作。

至於最近這一波,他則是靠茂迪賺了不少錢,在三百元介入後,漲到六百多元還大膽加碼,一路抱到八百多元才賣出,大賺一票出場。

○七年七月次貸風暴浮現、股市應聲暴跌,王文祥在九二○○點斷然退場;後來聽朋友的建議又進場搶短,不過在警覺事態可能比想像中嚴重後,立刻認賠出場。

去年股市彌漫五二○「馬上好」的股市萬點預期心理,讓許多投資人沖昏了頭,但股市與鐘錶市場的連動經驗告訴他,得小心謹慎;加上沒有投資基金、連動債等商品,讓他在這一波風暴中幾乎全身而退、毫髮無傷!

「我的職業敏感度訓練我,不懂的東西就不要碰。」除了投資觀念正確、經驗豐富,王文祥還有一項祕密武器,就是他的姊夫陳陽光。陳陽光是拓墣科技的創辦人,也是國票金控董事長洪三雄的舅子、國際通商法律事務所主持律師陳玲玉的胞弟。

精研電子產業的陳陽光,不但是最佳的諮商對象,也傳授王文祥許多操作技巧,讓他更能精準掌握個股的脈動。

這一波金融海嘯究竟何時可以落底,王文祥並沒有答案,不過他認為下半年應該就會慢慢好轉,他樂觀預估,今年中美鐘錶的業績僅會比去年減少五%,甚至有機會維持去年水準。

目前加緊裝潢中的帝寶新家,未來王楨慧進住後,屆時一百多戶的富豪鄰居,都可能成為中美鐘錶的潛在客戶。花大錢買一戶帝寶,既能夠完成父親的心願,又能為兒子創造更多的人脈與商機,怎麼看都是一筆划算的投資!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