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September 09, 2008

我這一生,脖子永遠不會向後看




吳舜文:‧天下 2008/08/20

企業不老,只是波濤不斷。橫渡過無數逆境與挫折,仍能樂觀向前的吳舜文,走完精彩絕倫的一生。

【文/吳琬瑜;攝影/天下資料】

她比中華民國小兩歲,裕隆集團的精神領袖吳舜文,在八月九日離世,享年九十六歲。她令人懷念不已,是一位永遠走在時代尖端的新女性。她說起話來,用語新穎,卻是充滿智慧;做起事來,看似柔弱,卻是決斷堅毅。

這位出生於江蘇常州的女孩,渡過蘇州河,遊歷上海、香港、紐約。民國四十年,吳舜文和夫婿嚴慶齡乘船抵達台灣。當時台灣文盲比例高達四成,剛取得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國際關係碩士的她,是這個社會的鳳毛麟角。

吳舜文原來是一個文藝女青年,最大的樂趣是教育,她在東吳大學教授國際關係,並且創立新埔工專(現為聖約翰科技大學),擔任校長。

命運的轉折都讓她在極為艱困的時候,一肩扛起大我的責任。「我的董事長都是天上掉下來的,」吳舜文笑著說。她中年以後的人生里程碑,就與台灣紡織、汽車工業發展緊密相連。

意外的人生

吳舜文從三十八歲開始陸續接下台元紡織董事長、中華汽車董事長,六十八歲時,先生嚴慶齡罹患腦神經萎縮症過世,獨子嚴凱泰年僅十六歲,她扛下裕隆汽車的經營重擔。

「我對她印象很深、也很感動,因為裕隆在經營很困難的時候,嚴先生又過世,是她一手接下來,發展到今天的榮景,」曾經主管台灣的日產亞洲部部長齊藤志郎,民國八十八年在東京銀座總部對著《天下雜誌》記者讚嘆。因為對以男性為主的日本人來說,像吳舜文這樣的女性CEO,非常少見。

吳舜文也在六十八歲時,以超過裕隆三分之一的資本額二十億元,建立自主研發的裕隆工程中心,推出國人自己設計的第一部汽車飛羚一○一,雖表現不如預期,卻種下日後成功的種苗。後來嚴凱泰以革新Nissan Cefiro之姿,轟動亞洲市場,背後的根基就是工程中心所累積培育的人才與設計能力,以及嚴凱泰對顧客心理需求的敏銳觀察。

吳舜文有精明的一面。她面對的世界是,汽車產業男女員工比例十比一、政府產業決策官員清一色是男性、核心關鍵技術掌握在國外大廠,她卻能周旋於男性社會與日本汽車大廠之間,成就裕隆曾經是台灣第三大企業集團的影響力。

同為競爭者的三陽董事長黃世惠曾經說過,「女性做事有許多障礙,比男性更困難。我佩服她能在困難、孤獨的環境中,度過無數做重大決策的痛苦時刻。三陽和裕隆是競爭者,在我眼中,裕隆總是龍頭。」

吳舜文曾經勉勵部屬,「只要有一支燭光,能照亮黑暗,就有希望。」

培養接班人

七十七歲時的吳舜文,身體漸弱,召回二十五歲的嚴凱泰回國,從此吳舜文晚年最大的課題就是培養接班人。

吳舜文眼中從小叛逆,只能順毛說、不能逆毛管的嚴凱泰,性格重情又重義,年紀輕卻職權高,要如何接班?兩人在家裡是母子情誼,在公司又是主從關係,更不容易。

「放手讓他做,」吳舜文相較於其他人交棒,採取的是更為授權的手段。令外界讚嘆的是,吳舜文能讓旗下的裕隆與中華良性競爭,互為砥礪。

她總是機會教育,對著中華說,「中華最好的就是團隊精神,但可以放開一點,把人才散到集團。」

她對裕隆說,「你們去參加國家品質獎,驗證自己的管理是不是上軌道了?」

她運籌帷幄的是人,不是事。

她了解人性,「身價不同,貢獻不同,也要讓專業經理人共享獲利。」她開枝散葉集團子公司,讓出董事長職位,並且與專業經理人合資公司。

中華汽車二十五週年時,當時的總統府資政吳伯雄當著幾百位貴賓說,「吳董事長的兒子是最優秀的第二代企業家,他這幾年吃苦耐勞,表現令人刮目相看,這是做母親最大的安慰,」攝影機特寫嚴凱泰臉部表情,他嘴一抿,雙眼突然紅了起來。

但是十年來,台灣整體經濟環境急轉直下,內外交迫。國內汽車市場從四十七萬輛萎縮到今年預估下修到二十五萬輛,幾乎失去一半;高油價時代,全球汽車業面臨鉅幅虧損的情勢。已經獨當一面的嚴凱泰,挑戰比回國接班時更為嚴峻。

企業不老,只是波濤不斷。吳舜文走過精彩絕倫的一生,她面對無數挫折與重大打擊時,總是能堅持理想,化暗為明,樂觀向前。如同她在民國七十一年接受《天下雜誌》採訪,成為《天下》首位企業家封面人物時所說,「我的一生,脖子永遠不會向後看。」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